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捉鬼记》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潘海根

[ 复制链接 ]
《捉鬼记》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潘海根
声明:本书由拾光网(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内容简介
  一次我错把冥钱当成了真钱,结果走入了一条梦噩般的不归路……
  你手里的钱,它有可能不是真的钱,而是冥钱。
  路边的乞丐,他有可能不是真的乞丐,而是高人。
  我是阴阳先生,下过阴曹,睡过女鬼……一切尽在《捉鬼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3-26 09:10:3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鬼节捡钱
  人人都喜欢钱,甚至是黑心钱。但是如果我说你手里的钱,它有可能是冥钱,你信吗?
  冥钱,又叫纸钱、死人钱或鬼钱,你也可以理解为死人在阴间用的货币。我叫陈二狗,就是因为有一次错把冥钱当成了真钱,结果走入了一条梦噩般的不归路……
  那是在七月十五鬼节的当天晚上,我和隔壁老王、老乡小刘跑出去打麻将,回家的时候已是半夜时分了。
  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当时从麻将馆出来时,街上空荡荡的,没有车,也没有人,昏暗的路灯下,街道路边上到处都是一堆堆烧完的黄纸钱,阴气森森。
  从麻将馆出来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当时老王却突然两眼一亮,指着前方叫道:“你们快看,那是啥子哟?”
  我顺着老王所指的地方一看,只见前方的路口边上,竟然散落着一堆花红花红的东西,仔细一看,那可不就是钱么?
  我们当时别提多兴奋了,我发誓,从没见到过这么多的钱,散落在地上那是一大堆啊,全都是红红的百元大钞。
  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这大街上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呢?第一直觉,那就是这些钱不会是假的吧?要知道这可是一堆钱啊。
  不过当我捡了一张拿起来看了看,却惊讶的发现这些钱竟然都是真钞。而一旁的老王和小刘也说全是真的。
  眼前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钱,当时我的小心脏就怦怦直跳,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街道上依旧没有一个人影。
  我问老王,谁会掉出这么多钱来呢?
  老王却说:“老子管这么多干啥子,反正这回咱们算是发财喽,这么多钱估计起码得有好几万,咱们三个平分,这个月打麻将输掉的啥都回来了。”
  说着话的同时,他们二人就把地上的钱全部捡了起来,好大一叠。细细一数,竟然有六万元。
  我劝他们还是别捡了,要不然就交给派出所去吧。
  他们如今已经掉进了钱眼里了,哪里会听我的劝呀。他们每人分了两万块,同时还分出两万块钱递给了我,我不想要,但是他们强塞,于是我就接了下来。说实话,我这也是半推半就,我一个穷屌丝,突然间看到这么多的钱,不动心那是骗人的。
  老王叮嘱我们,捡钱的事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讲,包括身边的同事也不能说。
  分完钱,我们就分手了。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会是我梦噩般的开始……
  这隔壁老王,其实并不老,四十岁不到,四川人。我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我们在同一家餐馆上班,我是服务员,他是厨师,当初我找房子时,正好他租的房子旁边有一间空着,所以我们不仅是同事,还成了邻居,相处了大半年,关系很不错。而小刘是我在这个城市的老乡,虽租房不在一起,但平时常在一起聚。
  回到租房后,我就将钱放进了一个铁盒子里面,如果失主真的找上门来了,这钱我二话不说就退还给失主,咱不赚那个便宜。
  不知为何,当晚我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怪梦。我梦见自己手里捧着一大堆的钞票,我乐开了花,可是当我准备数一数这些钞票有多少时,却发现数出来的根本就不是钱,全部都变成了一张张的死人钱。
  虽然是身处梦境之中,但是梦里的我却十分清醒,知道这是死人钱,所以吓得不轻,就想将手里的死人钱扔掉。可是我无论怎么扔,那死人钱都扔不走,它飘飘洒洒的又会飘落到了我的手里,我这叫一个急,一慌就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摔,我发现自己竟然摔下了床。虽然醒了过来,但是我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觉得做这种梦晦气,以至于脊背发寒。
  窗外月光照入房中,显得十分清冷。我看了看手表,发现才到半夜三点。
  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我就爬回床上打算继续睡。可是就在这时,浑浑噩噩之间,我眼睛一瞥,忽然见到床头边上竟然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那黑影背对着我,面朝着墙壁站着,鬼气森森,我也看不清楚他的相貌。
  当时我就吓了一跳,那是动都不敢动了。我心说完了,闹鬼了,大半夜的突然见到自己床前站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别提多恐怖了,心里又惊又恐,这种恐慌让人感到窒息。
  就在我惊恐万状的时候,那鬼却缓缓将头转了过来,我一看,更是吓了一大跳,只见这鬼竟然是隔壁老王。
  只见此时的老王穿着一身黑衣,站在漆黑的房间里,脸孔煞白如纸,毫无血色,样子十分的阴森恐怖。怎么说呢,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他是死人。
  老王出现在我的床边,忽然手里拿出一叠钞票,这叠钞票我很眼熟,好像就是我们昨天晚上在路边捡来的钱。
  老王就这样站在我的床边,然后拿着钱就往空中撒去,那钱在空中飘飘洒洒而落,落到我房间里的地上满地都是,仔细一看,这些钱可不就是死人钱么?
  老王撒呀撒,我很害怕,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我的房间里撒死人钱。就在我惊恐万状的时候,这时他的脖子突然被一条麻绳给套住了,顿时他就现出一脸狰狞的表情,伸着舌头,手脚拼命的挣扎,喉咙里发出“咯吱咯吱”恐怖的声音。
  这一下我真是吓坏了,顿时心里猛得一跳,一个激灵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猛地打开了电灯,然后第一时间就急忙朝床头边上望去,可是让我惊诧的是,只见床边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老王的踪影呀,而且地上也不见有什么死人钱。
  这下我傻了眼,心里十分的纳闷,为什么突然会不见了?难道刚才我是眼花了?
  可是我心里十分肯定,刚刚看得非常真确,绝对不是眼花,更不是做梦。我看了一眼门窗,尚还关得好好的,而且还是反锁着的,也就是说,老王根本不可能进来。既然老王不可能进来,那我刚才见到的老王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忽然感到后怕了,脊背直冒寒气,难道我刚才见到的真的是鬼?
  回忆起刚才看到的一幕,我就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里渗得慌,总觉得这事很邪门。
  我就这样僵坐在床上,也不敢再睡了,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天越来越亮了,随后我起了床,第一时间就去敲老王的门,想问问他昨晚是否来过我的房间。
  可是我去敲他的门,房间里竟然毫无动静,就好像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住人似的。
  难道他已经起床出去吃早餐了?
  当时的我也没多想,出门吃了早餐就去上了班,反正我和老王在同一家餐馆上班,到时候再问问他昨晚半夜的事情。
  可是,让我不解的是,老王当天竟然没有来上班,他旷工了。
  餐馆少了一位大厨那怎么行呢,打老王的电话也不接,餐馆老板就叫我回去找老王。当我回到租房处时,房东大姐正巧也来找老王收房租,问我老王去哪了,叫我见到了他的话,叫他赶紧把这个月房租交上去。
  我告诉房东大姐,我也在找他呢。
  说着这话,我就去敲老王的房门,房门里头依旧没有丝毫回应。
  我想了想,于是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老王的电话,电话虽然通了,但对方仍然没有接听。不过,让我惊讶的是,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老王手机的铃声。
  我顿时眉头就一皱,仔细一听,那手机铃声竟然是从房间里头传出来的。
  有了这一发现,我就眉头都皱了起来,十分的疑惑。因为老王的手机既然在房间里,那么代表他也多半就在房间里。可是,为什么敲门也没反应呢?
  难道他病了?
  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半夜在房间里见到了老王,所以我心里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隐隐不安。
  老王的手机铃声还在房间里继续响着,直到挂断才停下来。我又猛敲了一阵门,屋内依旧毫无回应。
  我问房东大姐有没有备用钥匙,房东大姐点了点头,然后就帮我将老王的房门给打了开来。
  可是这房门一开,房东大姐就发出了一声嘶心裂肺的惊叫,就好像见到了鬼似的,一下就窜出去几米远。
  我问她怎么了?
  房东大姐脸色煞白,满脸惊恐的指着房门里头,花容失色地叫道:“死……死……死了……”
  看到房东大姐那惊恐万状的模样,虽然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害怕的东西,但是我心里却已经感觉到不妙了,心道谁死了,总不能是老王死了吧?
  此时的房东大姐已经是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我也只好赶紧推开房门,往房间里头看去。
  房门打了个半开,外面日头虽大,但是房间里光线却很差。我往里头一瞥,麻痹的可没把我给吓死,只见房间里的房梁上竟然吊着一个人!
  那人脸正朝着门口,穿着一身黑衣,房间里光线虽然差,但是我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上吊的人,这个人不是老王,还会是谁呀?
  只见老王脸孔白得吓人,就像是白纸似的,已经没有一点血色了。因为是上吊窒息的原因,一对瞳孔就像两个鸽子蛋似的暴凸在眼睛外,怒目圆睁,满脸痛苦狰狞的表情。
  更让人心里发寒的是,他竟然咧着嘴在诡笑!就好像他在临死之前,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似的,死相十分的诡异。
  我这个人胆子本来就不是很大,此时一看到老王这副恐怖瘆人的死相,我顿时就是一惊,心里咯噔一声,差点也像房东大姐一样叫出了声。只觉得后背直冒寒气,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9:10:5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冥钱
  我心说完了,老王真的出事了。
  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这老王好好的,怎么就会死了呢?而且还是上吊死的!难道他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吗?还是遇上了什么过不去的坎了?
  我心中十分的纳闷,昨天我们还一起去打麻将,也没见他有什么烦心事。唯一让他烦心的那就是这个月钱堵光了,他不知道如何向家人交代。可是,昨天晚上我们不是捡了一笔钱么,按理来说钱的问题等于解决了呀,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自杀呢?
  难道他是因为捡了钱,良心发现,心生惭愧,所以上吊自尽了?
  这就更加不可能了,老王这个人虽然不坏,但却也不是啥君子,如果他真有这种觉悟,前天晚上也就不会强行要捡那地上的钱了。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事情倒底是为什么。
  说实话,除了心中的疑惑,此时我真的吓得不轻,十分的害怕。但是我还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赶紧叫惊慌失措的房东大姐报警,然后我自己则鼓起勇气,慢慢朝房间里走了进去。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老王身前,他的鞋子掉在了地上,光着脚丫。我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脚,入手一片冰凉,心里一跳,我知道他是断气很久了,因为他的身体都早已僵掉了。
  想到昨天晚上我们还在一起,也就是说,老王是在昨天晚上死的。
  碰了一下,我就不敢去碰第二下了,更加不敢给他松绑。只等警察来了,让他们去处理这些事情。
  这时,我就环视了一下房间,接着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只见房间里满地到处都散落着钱币,这些钱不是真钱,而是印着“天地银行”字样的冥钱!
  看到这满地的死人钱,我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瞳孔猛地一缩,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幕不就是跟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那幕一模一样吗?
  昨天晚上我看到老王站在我的床边,先是不断的往空中撒死人钱,撒的满地到处都是,最后他的脖子突然被一条麻绳给套住了。而眼前的一幕,可不就是那个情景一样吗?一样的是地上到处撒的是死人钱,一样的老王被麻绳给吊住了……
  卧槽!难道老子昨天晚上真的见鬼了?
  想到这些,我就感到浑身毛骨悚然,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说实话,我真的是尿都快吓出来了,马上就从老王的房间里退了出去,冷汗一个劲的往外滚。
  当然,原本老王死了便死了,失去了一个朋友,我最多也就是感到悲伤。之所以让我感到害怕的是,为什么这一切会和我昨晚见到的一模一样?这真是活见鬼呢,还是有其它什么原因?
  这事情太蹊跷了,我脑子转得飞快。突然,我想起了昨晚老王在我房间里撒钱,当时房间里光线虽然很差,但是我却知道那钱是我们昨天晚上在路边捡来的那笔钱。
  忽然想到此事,我心里就是一惊,暗叫一声不好,莫不会我们捡来的那笔钱是冥钱吧?
  而且昨晚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手里好多的钱,可是最后却变成了冥钱。
  想着这些事,我越加觉得事情太蹊跷了,我一下子就呆在了那里,呆了足足有好几分钟,心里一片慌乱。直到房东大姐碰了一下我,我才给吓得回过神来。
  房东大姐说她已经报了警,警察马上就会到了。
  我点了点头,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顾这些事情了,当即就转身往自己的租房里冲了进去,我要去检查一下昨天晚上捡到的那笔钱。
  昨天晚上,我就将钱放进了一个铁盒子里,那以后就没有再去看过。
  我几个箭步冲进租房内,找到了放钱的那个铁盒子,当我打开铁盒子一看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手猛地一抖,铁盒“嘭”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铁盒里的钱撒了出来,不过这些钱却并不是真钱,而是全都变成了冥钱!
  我先是浑身一寒,狠狠打了个激灵。第一个念头就是看花眼了,但是仔细一看,没错真的全是死人用的冥钱。因为这些钱不仅印着“天地银行”的字样,而且面值都是一万、十万,甚至是一亿元的面值。这不是烧给死人的冥钱,还会是什么呀?
  看到这里,我眼睛都瞪大了,心里暗叫了一声完了,活见鬼了。
  这铁盒子里我明明装着的是昨天晚上捡来的两万块钱,怎么这才两天不见,却无缘无故的变成了冥钱啊?
  难道是捡钱的时候看走了眼?错把冥钱当成了真钱?
  我有这么笨吗?何况当时也不止我一个人,还有老王也查看过了那些钱,捡钱的时候确实捡的就是真钱。
  一时之间,我吓得动都不敢动了,只觉得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过了一会儿,我慢慢冷静了一下,然后就鼓起勇气开始去数掉在地上的那些冥钱。很快,冥钱就数完了,一共两百张,和之前捡的那钱张数是一模一样,一张也不多,一张也不少……
  我脑子一转,冲出了自己的房间,又跑到了老王的房间里,将他那房间里散落在地上的冥钱全都捡了起来,开始去数。结果他房间里的冥钱数量也是一样,两百张冥钱!
  这时我不得不相信这个结果了,我们昨天晚上的确捡回来的就是死人钱!
  这一想,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因为这件事情太他妈邪门了。
  当然,更加让我感到恐慌的是,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老家流传的一句话,说是错把冥钱当成了真钱,那是死亡的征兆,只有将死之人,才会把冥钱当成了真钱。而且我有个发小叫石头,他就是这样死的。
  他家是开小超市的,24小时营业的那种,平时石头在家经常会替父母看店。
  有一天石头晚上替父母看店,那天夜里出奇的一个生意也没有,石头便坐在店里打起了瞌睡。大约到了半夜一点多的时候,店里走进来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女人。
  绿衣女人进了店之后,买了一把雨伞,给石头一百块钱,也不用找零钱,直接出门就走了。
  天亮后,石头却发现那钱是假钱,而且还是一张冥钱,于是就跑去看监控,这一看,可把他吓傻了。
  监控里面显示,店里进来的那个绿衣女子,并不是活人,而是一个纸人。
  是的,纸人!整个人就是用绿油油的薄纸糊的,纸人身上有一个地方的纸破了个洞,在监控画面里还能清楚看见破洞里头的竹篾,因为这个纸人其实就是用竹篾做的架子支撑着的。
  也就是说,石头收到的那张冥钱,是纸人给他的。
  看完这个监控,石头吓得不轻,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谁曾想到,就在三天之后,石头从学校回家的时候却出了车祸,被一辆泥头车给撞飞了起来,当场死亡。
  奇怪的是,石头被泥头车撞的时候他并不是走在公路上,而是在离公路有一两米远的人行道上。更为诡异的是,那泥头车的司机说,当时突然见到一个穿着绿油油衣服的女人从车头冲了出来,他吓了一跳,所以猛打了一下方向盘,这才撞到人行道上去的。而事发现场,并没有见到什么绿衣女子,只有一个用绿纸糊成的纸人静静地躺在马路上……
  很多知情的人都说石头错把冥钱当成了真钱,那是死亡的征兆,因为石头是将死之人,所以才会把冥钱当成了真钱。他们认为,如果石头收到冥钱之后,能及时找到高人破解灾劫,说不定就能避免这场不幸了。
  这件事我一直记忆犹新,到现在想起来,仍然有种脊背发寒的感觉。
  如今我竟然也遇到了同石头一样的事情,那是不是代表我也是将死之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9:11:0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死亡征兆
  以前我一直认为这些事情都是无稽之谈,可是如今老王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捡到冥钱就莫名其妙的上吊死了,这不是死亡的征兆又会是什么呢?
  我和老王一起捡了冥钱,现在老王死了,那么下一个显然就该轮到我和小刘了。想到这事,我全身汗毛都栗了起来,如坠冰窟,从头凉到了脚,内心尽是惶恐。
  现在的我虽然还活得好好的,但是我却不认为这代表我没事,如果错把冥钱当成真钱真是死亡的征兆的话,那么我出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我该怎么办?去找高人解灾?可是哪里有高人呢?
  害怕、惶恐、不安……
  一时之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从未有过这么的害怕,就好似有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我的头上,这种死神即将降临的感觉无比的恐怖。
  我不想死,我害怕死。我才毕业半年刚参加工作,还有很多事没有做,特别是还没来得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如果我就这样死了,那父母得多伤心啊?
  越想越害怕,越想我越不舍得就这么死去,可是如果这是死亡前的征兆,那我又怎么能够躲得去呢?
  我就这样吓得站在原地发呆,什么也没做,整个人都吓傻了。站在原地大约足足有三四分钟吧,直到被一阵警笛声给惊醒过来,回头一看,才发现是警察来了。
  那些警察进到房间,先是检查一下案发现场,法医也对老王的尸体进行初步的检查,而我则被一个警察喊过去询问。
  询问我们的自称姓王,四十岁左右,是刑警队的队长。
  和我一起被王队询问的还有房东大姐,王队并没有问什么,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我们是如何发现死者尸体的事情经过。
  我和房东大姐简单的讲了一遍事情经过之后,这时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走了过来,对王队小声说了几句,然后王队就对我们说法医初步鉴定,死者不是他杀,而是自杀身亡的,死亡时间应当就是在昨天晚上,同时问我们知不知道死者最近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我一想,摇了摇头,老王哪里会有想不开的事情呀,吃喝嫖赌他样样精通,日子过得跟神仙似的,根本就没有想不开的事情。
  王队见我们不知道老王为何事自杀,也就没有多问什么了,说了一句谢谢配合,然后就准备结束询问。
  见警察要走了,我心里不由纠结了起来,心想到底要不要把昨天晚上捡钱的事情说出来呢?如果说出来的话,肯定对我的名声不太好,毕竟捡钱不上交,是一种很无耻的行为。可是,若不说的话,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帮我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说出这件事情来,警察能不能够帮到我,但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还是叫住了那个王队,然后告诉他,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和老王、小刘捡到了一笔钱。
  王队一听,就问我:“钱呢?”
  我指了指老王房间地上的那些冥钱,道:“在那里,全部变成了冥钱。”
  说出这话的同时,我心里也很惶恐不安,担心对方不会相信我说的话,毕竟这事情太过诡异了,说实话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此事,或许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
  哪知道我这话一说出口,王队却一愣,眉头一皱,然后就急忙问我,那些钱是在哪里捡到的?
  见王队并没有怀疑我说的话,于是我就将捡钱的事情一五一十通通讲了出来,并且告诉他,我怀疑老王的死,就是跟捡到冥钱有关。
  王队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然后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我给吓死。他说:“这事真太诡异了,一个月前也有几个人在那个路口捡到了冥钱,后来死了。”
  “什么?还有别人在那个路口捡到了冥钱,然后死了!”一听到这话,我整个人都吓傻了,忙问对方:“你说的是真的吗?”
  王队点了点头,道:“一个月前有四个人接连死亡,虽然都是死于意外,但是因为这几个死者都是平时玩的很好的朋友,所以这就有点不寻常了,于是我们警方就去调查了一下,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倒是得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这几个人在之前捡到了一笔钱,次日却发现那笔钱竟然是死人钱,而他们捡到钱的地方就是你说的那个路口。说实话,我们一直觉得这些事情很匪夷所思,真没想到你们竟然也遇到了这样的事。”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问道:“他们四个都是怎么死的?”
  王队想了想,然后说:“一个和你朋友老王一样上吊自杀,一个出车祸,两个暴毙。虽然死的很蹊跷,但是通过鉴定,都不是它杀。”
  “自杀、车祸、暴毙?”听到这话,我浑身一寒,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恐慌在心里蔓延。如果说老王的死,与冥钱无关,只是一个巧合的话,那么加上半个月前死去的那四个人,这难道还会只是个巧合,还会与冥钱没有半点关系吗?
  我不是傻子,现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真的会是意外。虽然他们都是死于意外或自杀,但是这却更加的证实了,捡冥钱就是死亡的征兆。捡到了冥钱的人,都得死!包括我在内。
  心中满是恐惧,甚至手都颤抖了起来,我忙对王队说:“警察大哥,你得帮帮我啊,我和老王一起捡到的冥钱,现在老王也死了,那下一个就轮到我或者小刘了。”
  说实话,此时的我都快急哭了,因为我真的害怕。
  可是王队却表示虽然他相信我没有骗人,但是这种事情太玄了,上不了台面,所以他们无法立案侦查。不过,他也告诉我,他会私下里去帮忙调查一下捡冥钱的这个事情,同时也将我和小刘的信息登记了下来,说调查出什么情况就会立即告知我。
  我点了点头,虽然警察不能立案侦察,但是王队能够私下里帮我们调查一下此事,我心里也蹋实了些许。
  这时王队突然好像记起了什么,然后说:“噢对了,一个月前捡到冥钱的那些人,其实一共是五个人,不过只死了四个,还有一个人至今还活得好好的,所以你不要想太多了。”
  “有一个没死?”我一愣,五个人捡钱,死了四个,还有一个怎么会没事呢?他是怎么躲过去的?
  忽然,我就好像看到了一线希望似的,急忙问王队,那个还活着的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怎么联系。
  王队原本不想告诉我,说这些信息是他人的隐私,不过我好一阵乞求之后,或许他也觉得我很可怜吧,于是出于同情便把那个人的信息告诉给了我。
  他告诉我,半个月前捡到了冥钱的人叫李强,是个货车司机,而且还就住在离我这不远的一个小区里。王队之所以知道冥钱的事情,就是从李强口中听来的。
  这个消息可以说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我决定要去找这个叫李强的人,问问他是怎么躲过死亡的。或许,他能活下来,是有着什么办法。
  随后,王队见我惶恐不安的样子,还安慰我,说他们的死或许只是个巧合,世上是不可能有死亡征兆的,何况和你们一起捡钱的刘伟不是也好好的么,所以小伙子别太迷信了。
  刘伟是小刘的名字。对于王队的安慰,我自然听不进去,因为在我看来,老王的死一定就是跟捡钱有关。
  因为老王的死因是自杀,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不久之后,警察就离开了,同时将隔壁老王的尸体也一同给运走了,等着老王的家属来认领。
  一时之间,租房的地方就只剩下我和房东大姐两个人了。房东大姐此时脸上依旧满是后怕,但是却也有几分生气的样子,骂道:“这老王真不是个东西,要死干嘛不上别处去死,非得吊死在我的房子里,太缺德了。”
  房子如今死了人,自然是让人觉得十分晦气,别说以后卖出去了,如果别人知道房子里有人上过吊,就算是租都难租出去了。这也不怪房东大姐会这般生气。
  房东大姐是骂骂咧咧离开的,当所有人都走后,我依旧还处在惶恐之中。
  脑袋乱成一锅粥的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当晚和我一起捡钱的小刘,当即我就拿出手机,打通了小刘的电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9:11: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小刘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接电话的是小刘,听到他的声音,我心里也略微松了口气,这代表他暂时还没事。
  我直接告诉小刘,老王死了。
  小刘有些惊讶,问我老王昨天还一起打麻将了,怎么好好的就死了呀?
  我说:“你先别管老王是怎么死的,我先问你,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咱们一起在路口捡到的那笔钱么,你的那笔钱呢,还在么?”
  小刘说:“在呀,我担心失主会找上来,所以这一天放在柜子里都还没敢去动哩。怎么了?”
  我说:“怎么了,咱们捡的那笔钱根本就不是真钱,而他娘的是冥钱!”
  “啊?你说啥,昨天晚上咱们捡到的那笔钱是冥钱!”虽然我看不见小刘此时的表情,但是却也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他的惊诧。
  我问他现在在哪,小刘说在家里,我就叫他赶紧去看一看那笔钱是不是冥钱。
  小刘也慌了,电话也没挂,直接就去查看他的那笔钱。我等了一会儿,电话里就传来了小刘惊恐万状的声音:“二狗,这他妈的到底是咋回事呀,这钱怎么会变成了死人钱!”
  听到这话,我叹了口气,很显然他那边的两万块钱也成了冥钱。
  见果然如我所料,于是我就说:“咱们现在惹上大麻烦了,你知道老王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小刘声音里满满的恐慌。
  “就是因为捡了这笔冥钱才死的!”我说道。
  小刘吓得不轻,声音颤颤巍巍的道:“二狗,你……你他娘的可别吓老子,就……就算咱们晦气捡了冥钱,那也不至于死啊!”
  我说:“你难道忘了咱们老家的发小石头吗?他可不就是因为错把冥钱当成了真钱,所以才死的吗!”
  小刘和我是一个地方的,所以石头的事情他也知道。
  一听到石头的事,小刘整个人也都紧张了起来,不过嘴上还是说:“石头的死或许只是巧合呢,二狗,你丫的可以不这样来吓我好么!你都要把我吓坏了。”
  我说:“我也希望石头与老王的死都只是个巧合,可一个月前也有五个人捡了冥钱,结果死了四个。凡是把冥钱当成真钱的人,不久都会莫名其妙死去,难道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电话那头的小刘明显更加紧张了,问我这事是听谁说的?我说是听警察说的,你不信可以去问警察。
  这回小刘终于是害怕了,问我该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只是叫他赶紧过来一趟,带他一起去见一个人。
  是的,我打算去见一个月前同样是捡了冥钱,但却幸存下来的那个李强。
  挂断了电话,我就等待着小刘。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餐馆老板打来的电话,问我去找老王怎么找了这么长时间。我说老王死了,同时还将捡冥钱的事情讲了出来,问老板能不能先将这个月的工资预支给我。
  老板原本是不愿意预支工资的,不过我告诉他,万一我死了,再来问你要工资就不好了。老板听我这么说,立即就点头答应了预付我一个月的工资。
  我先是回餐馆领了这个月的工资,然后还向老板请了一下午的假。
  我工资很低,一共就两千四百块钱,老板说我不容易,所以这次多给了两百奖金给我。拿着两千六百块钱,我先是去买了一条四百多的中华烟,然后就重新回到了租房。
  我前脚刚回到租房住处,小刘骑着摩托车后脚就赶来了。他或许是因为这件事给吓坏了吧,脸色煞白,十分的难看,一脸呆滞的样子。
  一见到我,小刘就说:“二狗,我带你一起走,我们回家吧!”
  说实话,我也想回家,因为回家能够给自己几分安全感。但是我心里知道,回家其实根本没有用,因为如果我们真的是将死之人,就算回家还不是一样难逃一死么?于是我对小刘说:“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或许这个人能够有办法救我们。”
  小刘问我要去见谁,我说去见一个同样是捡了冥钱却还活着的人,或许对方有办法化解这种事情。同时,还将李强的事情对他讲了出来。
  小刘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骑上了摩托车,示意我上车。
  坐上小刘的摩托车,我们直接出了门,往李强家赶去……
  小刘专心的开着摩托车,一句话也没有,这使得我有点担心他,因为平时他这个人是最多话的,很显然他之所以这么反常,一定是这件事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我坐在小刘的摩托车上,安慰道:“小刘,你别太担心了,我们现在去找的这个人,他也是捡了冥钱,但却活得好好的,我想他一定有着自己的办法的。”
  小刘依旧沉默不语,许久之后他才说了一句:“二狗,我们一起走,好吗?”
  我叹了口气,于是道:“如果李强那没有办法,那我就陪你一起回去。”
  小刘听到这话,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对我笑了笑。
  这时,我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不由一愣,只见来电显示的号码竟然是小刘打来的。可是……可是小刘现在两只手正骑着摩托车。
  我眉头一皱,就问小刘,你电话不在身上吗?
  不知道是不是骑摩托风大的原因,小刘好像并没有听见我问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直接就接了这个电话,放在耳边去听,看看里面会不会有人说话。
  手机贴在耳朵上,果然电话里头传来“喂”的一声。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这声音而且听上去还有些耳熟,就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我却非常肯定,电话里头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小刘。一来,小刘的声音不是这样的,二来,此时的小刘正骑着摩托车,我就坐在他身后哩。
  我第一反应就是小刘的电话掉了,对方捡了他的电话。
  于是乎,我就问道:“你是谁,我朋友的电话怎么在你那里?”
  对方说:“你是陈二狗吧,我是警察局的王队啊!”
  “王队?”一听这话,我不由一愣,有些惊讶,我说:“王队,怎么是你呀,你怎么用我朋友的电话……”
  我话还没说完,王队就打断了我,直接道:“先不说电话的事,我问你,你现在在哪?”
  我隐隐约约听得出来,王队好似有什么急事,于是我也不敢扯闲话了,赶紧回道:“我和小刘在去李强家的路上,怎么了?您是不是调查出什么情况了?”
  哪知电话那头的王队却一愣,好似显得十分的惊讶,问道:“啥?你刚才说你和谁在一起?”
  我说:“和小刘在一起呀,就是和我一起捡冥钱的那个刘伟。”
  王队好像更加的惊讶了,他说:“你说的刘伟,是不是这个手机的主人?”
  我说是,同时还问他,小刘的手机怎么会跑到你手里去了?
  王队说:“这怎么可能,你现在怎么可能会和刘伟在一起。你不会是骗我吧?”
  一听这话,倒换我愣住了,我说:“王队,我骗你干啥呀,我现在真的正和小刘在一起,正在去李强的路上哩。您打电话给我,到底有啥事呀?”
  “啥事?你口中的这个刘伟已经死了,在他自己的租房内自杀的,初步鉴定死了有一天时间了,我正在死亡现场呢。”
  王队这句话可没把我给吓死,手一抖,手机都差点一个没拿稳掉到地上去了。
  我第一反应就是听错了,小刘怎么可能死了,他不是活得好好的么,现在正骑着摩托带着我哩?
  我当下就说:“王队,您说什么,这不可能吧,我正和小刘坐在同一辆摩托车上哩,您会不会是搞错了呀?”
  电话那头的王队也慌了,说:“应该不会搞错吧,死者身上的证件都在我手里哩,而且这个手机就是从死者身上取下来的,我本想在手机里查找死者的家属,结果看到了你的名字,所以我就打电话过来证实一下。这样吧,我拍一张死者照片给你,你看看是不是他。”
  “嘟嘟嘟……”王队那边挂断了电话,而我整个人却惊呆了,心中又惊又恐。因为如果王队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用摩托车载我的人又会是谁呢?
  “叮”的一声,手机收到了一条彩信,是王队发过来的照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9:11: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活见鬼
  我颤抖着双手,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点开了这条彩信,一看,顿时心里一跳,尿都差点吓出来了,因为彩信里的那个人就是小刘!
  照片里的小刘,死相和老王一样,因为是自杀的所以十分的恐怖吓人。
  彩信里的死者,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他就是小刘,绝对没错!
  卧槽!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整个人都快吓疯了,王队带给我的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直接把我给震得僵住了。
  小刘既然死了,那眼前这个“小刘”岂不就是鬼了?
  想到这里,我动都不敢动了,只感到脊背发寒,浑身毛骨悚然,冷汗不断的往外冒……
  我说小刘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一言不发,感情他娘的就是个鬼啊!
  我当时就吓得坐不住了,哪里还敢继续坐他的摩托车呀,立马就叫他停车,我想下车。
  可是小刘却毫无反应,依旧开着摩托,头都不回。
  看到摩托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胆都要吓破了,不用想我都知道,他这是来索我命的啊,说不准老子就得出车祸不可。
  见到小刘根本不理我,我急得都快哭了,吼道:“你他妈的快停车,快停下,你都已经死了,别来找我。”
  “我们一起来的,也得一起走,老王还在等我们呢!”小刘缓缓回过头来,嘴角一咧,鬼气森森地说道。
  一听到这话,我尿都吓出来了,是真尿了。特别是看到他那咧着嘴角诡笑的样子,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老王的死相就是这样子的。
  我直接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就从摩托车上摔了下去。此时的我心中又惊又恐,一边对着小刘吼叫,一边拨打了王队的电话,想喊他来救命。虽然我也知道王队不可能救得了我,但是我已经想不到第二个办法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见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亮着红灯的十字路口,而小刘却并没有要停下来等绿灯的意思。我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我有一股强烈的预感,要出大事了!
  心猛得一紧,我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在摩托车冲向十字路口的时候,我急忙纵身一跳,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马路上,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说实话,我真的以为这一次是死定了。从行驶中的摩托车上跳下来,人得滚出去多远呀?就是没给摔死,也会被经过的车给辗死。
  不过,幸运的是这一次我并没有死,当我醒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头上被缠了一块白纱布,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而在我的床前却坐着一个人,是王队。
  原来,王队之所以会出现在病房,是因为我在跳车前拨打了他的电话,跳车我晕倒后,路人捡起电话告诉他我出车祸了,于是他才赶过来的。
  王队见我醒了,就说我小命真大,竟然敢闯红灯。不过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
  虽然我头还晕乎乎的,但是我还是记得之前遇到的事情,于是惊魂未定的对王队说,不是我要闯红灯的,是小刘要害我,他故意载着我闯红灯。
  “你出事前小刘就已经死了,哪里来的小刘呀,分明是你自己找死闯的红灯。”王队翻了个白眼。
  见王队不信,我就急了,我说当时真的是和小刘在一起,是他载着我,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一问事发时的路人,他们一定有人见到过他的。
  哪知王队却道:“胡扯!事发路口的监控我已经看过了,当时摩托车上就是只有你一个人。另外,据多名目击者称,说看到你时就发现你精神失常,手舞足蹈,又吼又叫,像发疯似的,然后在快要冲到路口时自己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
  听到这话,我不由愣住了。
  我一个人?我记得当时是小刘载着我,我坐在后面还接了王队的电话,我的手根本就没有放在摩托车的车把上,这车又是谁骑的呀?总不可能我坐在座位上,那摩托车会自己走吧?而且,我根本就没有摩托车。
  我大感疑惑,整个人都有些疯了,问道:“王队,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记得十分清楚,我就是坐在摩托车上,是小刘载着我,总不能那摩托自个儿上路跑吧!”
  王队盯着我看了一眼,说:“这就得问你了,骑摩托的技术也太好了吧,不管是监控还是目击者,都看到你双手在空中抓狂发疯,实在是太危险了。”
  “难道监控里也看到我双手没有扶在车把手上?”我一愣。
  王队点点头:“没有,就是直挺挺的坐在车上。”
  这一下我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我说:“这样我他妈的能开车吗?”
  王队翻了个白眼,说:“这得问你自己了。不过幸好你小子命大,如果你晚一点跳车,你就同那摩托车一起被货车给撞飞不可。”
  “那摩托车被撞了?”我颤颤巍巍的问道。
  王队点点头,说在我跳车后,摩托车就被一辆大货车给撞飞出去十几米远,车身直接散架了。
  听到这话,我狠狠打了个寒颤,心中莫名一阵惊慌后怕。如果当时我还坐在摩托车上,那一准完蛋。
  我对王队说,我根本就没有摩托车。王队把那辆摩托车的车牌号说了出来,我一听,这可不就是小刘的摩托车么?
  当下我就快哭了,我说:“王队,你可要相信我啊,我犯不着说谎话骗你,我当时真的是被小刘载着。虽然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如今小刘也死了,下一个就得轮到我了。王队,您可得帮我啊!”
  这一次,我虽然大难不死,但是下一次呢,我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说实话,这一次真的多亏王队打来的那个电话,告诉我小刘死了,要不然今天我非死在那个十字路口不可。
  想到这里,我就感到一阵恐慌。
  王队眉头紧锁,有些无奈地说:“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实在是这事太玄了,你说下一个死的就该轮到你了,可是凶手也没发现一个,你叫我如何帮你?”
  听到这话,我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是的,他是一个警察,而我遇到的是鬼,他又如何能帮得了我呢?
  心中十分的绝望,这时王队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好好休息,不要给自己太大的思想负担。
  王队安慰了几句之后,就走了。
  躺在病床上我那是越想越后怕,如今老王死了,小刘也死了,很显然我也难逃一死。
  想着这些,我就躺不住了,我可不想躺在病床上等死,我得去找李强,因为眼下或许只有他才能有办法帮我。
  我强行出了院,重新又买了一条烟,然后就打了个的士,往李强家赶去……
  按照警察提供的地址,我很轻松的就找到了李强的住处。
  刚到李强的住处,就见到有一个中年男子从门口走出来,他出来的房门正是李强的住所。看到这人,我忙迎上前去,问道:“请问,您是李强吗?”
  中年男子见到一个陌生人上门找他,不由一愣,皱眉打量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是的,你是谁?怎么认识我?”
  一听他果然就是我要找的人,我不由有些激动了起来,看来警察说的没错,一个月前在路口捡到冥钱的人里,还真有一个没出事。
  当下,我就急忙对他自我介绍道:“李哥,我叫陈二狗,是从警察口中得知你住在这里的,冒昧登门,打扰之处还望见谅。”
  “警察告诉你我住这里的?”李强有些惊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点了点头,说:“李哥,这次我之所以特意找到你,是想来向您问一件事情,您一个月前是不是和另外几个朋友在路口捡到了一笔冥钱呀?”
  我问出此话,我能明显感觉到对方一惊,然后也不说话,转身就要出门离开,似乎很忌讳谈起此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9:11:5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李强的办法
  一看他要走,我哪里会肯呀,赶紧几步追了上去,问道:“李哥,我是真的有事找您,希望给我几分钟时间,跟我说一说那件事情好吗?”
  李强脸色很不好看,冷冷地道:“我没时间,还得赶着去送货呢。”
  很显然,他并不愿意将此事与外人谈论。可是,他是我眼下唯一的希望了,如果他不愿意帮我,那我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我强行拦住了他,求道:“李哥,我不是来找事儿的,我是来找您帮忙的,我不会耽搁您太多时间的,行吗?”
  李强见我拦住了他,略有些生气,口气非常不善,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干嘛跑来问起这事儿。”
  我说:“实不相瞒,我昨天晚上也在那个路口捡到了冥钱,和我一起捡钱的还有两个人,不过那两个人都死了。我也是从警察那里听说您也遇到过这种怪事,所以这才来找您的,希望您能帮帮小弟。”
  “什么?你们也在那个路口捡到了冥钱!”李强听到这话非常的惊诧,倒是收起了之前那不友善的表情了。
  “是的!”我点了点头,道:“听说一个月前您和几个朋友也在那里捡到了冥钱,是不是有这回事?”
  李强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好似回忆起了一月前的事情,脸上现出了几分恐惧,然后道:“那是死亡的征兆,你还是多注意点吧,我也帮不了你。”
  我一听,心中大急,心说你要是不帮我,那我可不就死定了么。于是忙求道:“李哥,李哥,您可得帮帮我啊。和您一起捡钱的不是还有四个人么,他们都死了,就您没事,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您就帮帮我吧!”
  李强说:“我只是个开货车的普通人,又不是大师,哪里有什么办法啊,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我怎么会就此放弃呢,这可是事关我的性命啊,于是拉住他,对他说:“李哥,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不帮我的话,那我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着这话的同时,我将事先买好的那条中华烟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或许是出于同情,或许是因为看我可怜,又或许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李强最后终于还是叹了口气,点头答应跟我好好说一说话了。
  李强将我拉到一旁,见四周无人,这才小声对我说:“小兄弟,既然你找上门来了,那我就告诉你吧,那冥钱是捡不得的,那是减寿钱,谁捡了那钱,谁就得死。”
  “减寿钱?”
  听到这三个字,我心中一惊,虽然不知道减寿钱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十分的害怕。
  “对,减寿钱。这种死人钱是烧给阴人用的,生人是不能乱捡的。只要谁捡了那些钱,谁的阳寿就会被减掉,正怕谓得了横财丢了命,就是这个道理。”李强若有其事地说道。
  “啊?”一听这话,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这不就是等于我的阳寿已经给减去了么?我以前也听老人们讲过,说人这一辈子注定了能赚多少钱,是贫是富,这就是人的福禄,一旦享受了这么多福禄,阳寿也就尽了。而我和老王捡到的那些冥钱,其实全是一万甚至是一亿的面值,这得多少钱啊?我自问这辈子的福禄绝对达不到亿万富翁的级别,如果这些冥钱也算是我得来的横财的话,那我这辈子的福禄可不就尽了么。
  这么一琢磨倒是觉得李强说的话不无道理,接着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冥钱竟然这么邪?
  一时之间,我就觉得冷汗不停地往外冒,急忙问李强:“李哥,既然您知道这么多,肯定有办法应对,您可得救救小弟啊。”
  哪知李强却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吱吱唔唔半天竟然不愿意多讲。
  这一下可把我给急坏了,我说:“李哥,小弟现在实在是毫无办法了,全盼着您给指条生路了,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呐。”
  李强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小兄弟,不是哥不愿帮你,只是……只是我这个办法有点损,万一……万一传扬出去了可就坏事喽。”
  此时我可管不了什么损不损了,就是缺德的办法我也得听啊。于是,当下我就说:“李哥,您就快说吧,不管是什么办法都行,我绝对不会对第三个人讲的。”
  李强沉默了片刻,然后这才对我说:“我这个办法也是听老家的一位先生说的,他叫我把捡来的冥钱扔在路边上去,让别人捡去,这样就能把这个晦气转移到另一个人头上去。你也知道,这么做其实就是去坑害另一个无辜的人,但是哥也是没办法,为了自个儿的小命也只得那么做了。唉!”
  听到这话,我恍然大悟,不过我也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他之前吱吱唔唔不愿意多讲,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见我露出惊诧的表情,李强连忙道:“小兄弟,这个办法我只是跟你这么一讲,你愿不愿意这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好好思量吧。”
  说完此话,李强就不再愿多说了,转身就出了小区,任我怎么喊他也不愿再停留一步。
  李强走后,我也只好一个人回到了租房处。望着租房里那一叠冥钱,心中惶恐不安。
  天色渐晚,已近黄昏,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心中一直在想着该不该听李强的话,把冥钱扔到路上去。
  眼下就是一道选择题,A:将冥钱扔到路上去,找个倒霉蛋替我死;B:自己当那个倒霉蛋,就此寿终正寝。
  我想了想,长叹了口气,虽说要我去害别人,良心多少有些不安,但是想到不是别人死,就是我死,我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毕竟咱不是雷锋。要我选B,除非老子的脑袋真的被驴给踢坏了。
  我虽然自问不是什么坏人,但是我也绝不是雷锋,没有那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霸气,因为这么做的人全都死了,而我不想死。在面对死亡的关头,只有两个选项,我还真没有那个坐等死亡来临的勇气。既然明明可以选择A,那我为什么要那么傻去选B呢?
  心中有了计较,于是我就做出了决定,今天晚上我就把那些冥钱扔到街上的路边上去,让哪个倒霉蛋去做我的替死鬼。同时心里还宽慰着自己,这怨不得我,要怨就怨自己吧,谁叫你丫的手欠,要去捡钱呢?
  当天晚上,我等到半夜十一点左右,就拿着冥钱出了门,直接来到了当初我捡钱的那个十字路口。
  为了能让别人把冥钱给捡回去,我还特意将冥钱装进了钱包里头,而且还在冥钱的两边各放了两张真钱。因为一般捡钱的人都做贼心虚,不敢仔细去检查,他看一眼发现外面那张是真钱的话,多半就拿着赶紧开溜。
  虽然这么做有点缺德,但是为了活命,我也只好这么做了。
  当我来到那个十字路口时,街道上已经很少有行人了,只有两三辆汽车在视线之内。当那两三辆汽车驶向远处之后,我就立即将冥钱扔到了路边上,然后转身就赶紧往回跑。
  一口气就跑回到了租房内,一颗小心脏已是嘭嘭直跳,也不知道是累成这样的,还是做了亏心事怕成这样的。
  进了屋,我立即就将房门给反锁上了,然后转身就躺在了床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说实话,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我心里的滋味是十分复杂的,既感到良心不安,又有一种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就好像是大松了一口气。这两种感觉让人十分的纠结,一方面解决了心中的惶恐,但良心却又感到了不安。
  我一遍遍的宽慰着自己的良心,说这不能怪我,我也是没办法,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如果不选择这么做,那么死的那个人就会是我,我毫无选择。
  当然,我对李强的办法还是十分自信的,我相信只要将冥钱送走了,我应该就会平安无事了,毕竟与李强一起捡钱的有五个人,其它四个半个月前都死了,唯独他还活得好好的,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换句话讲,如果李强的办法没用,他应该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我长舒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然后迷迷糊糊间就睡着了。这一觉,我睡得很香,也没有再做前两个晚上的那种怪梦了,这倒是让我十分的欣喜,越发觉得李强的办法起到效果了,或许我真的躲过了一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