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红烧大唐》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英年早肥

[ 复制链接 ]
《红烧大唐》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英年早肥
声明:本书由拾光网(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简介一:
  二八佳人体如酥,腰中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养生四要》
  简介二:
  这是发生在盛唐时代一个涉及祖孙三代的伦理恩怨故事。
  简介三:
  故事说的是大唐高宗时期的事儿,属于现代人穿越之后的架空历史。
  当然,如果你有考据的欲望,那就把这本书当成披着唐皮的全架空来看好了,因为人物上时间上会有不少与真实历史不相符的地方,奉劝一句,阅读本书时千万不要非得硬着头皮往历史里套,那会自找别扭的,诚非作者所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3-26 08:38:0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王孙怨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第一章 最后一堂课
  “萧挺,你来啦!”碧桃一直就在楼梯口帮自家小姐哨探着呢,一看见萧挺来了,赶忙迎了下去。
  下午时候的凤还巢,还属于休息时间,全然没有晚上的那份热闹与秾艳,大堂里只有几个龟奴在擦擦洗洗地做着准备工作。
  萧挺一边上楼梯一边冲她笑着点点头,“你家小姐在?”
  “在呢,一直都等着你呢!”楼梯中间接着他,碧桃便抱住他的胳膊,把半边身子偎了上去。才十五岁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若只从外表看还带些青涩稚嫩的味道,其实身子却已经出落得甚是丰腴,此时胸前的两团嫩肉压在臂上,便顿时显出了份量来。
  这小丫头每每喜欢这样勾引萧挺。
  或是用涂了艳艳丹蔻的指甲在他掌心轻轻地挠几下,撩拨得人心里痒痒的,或是从后面抱住他,将已然初长成的身子密密地抵在他后背上,让人忍不住砰砰心跳,再或者……就是现在这样了。
  萧挺又不是圣人,当然会心动,但是心动归心动,有些事情也只能想想就算了,人生中很多事本来就是当不得真的。
  “你这死丫头,忒多花招,惹急我你就小心着!”萧挺伸手在她光滑娇腻的脸蛋儿上掐了一把,笑道。
  碧桃娇乎乎地冲她皱皱可爱的小鼻子,旋即也笑了起来。
  小姐说过,只有坐怀不乱的男子,才值得女孩子家厚着脸皮儿主动去勾搭呢!像那些拖着钱箱子嗷嗷叫着要扑过来的癞皮狗,还用得着勾搭吗?为什么有些男子那么讨女人喜欢?还不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有股老子谁都不在乎的傲气劲儿?
  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是天生犯贱的。
  杨柳作为凤还巢的头牌红阿姑,长安城四大花魁之首,自然要有与她的地位相对称的待遇,所以凤还巢的四楼,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到了四楼,碧桃自然就要收敛一点儿了,凡事都得有个上下之别嘛,即便是男人,也得先是小姐的,才是自己的。
  打开门进去,杨柳的闺房收拾得相当大气而精巧,给人一种既简约干净又华美绮靡的感觉。
  花魁毕竟是花魁,心思总是或多或少的比普通青楼女子要高出一截去。
  “小姐,萧挺来啦!”碧桃进了门给萧挺奉了茶,见自家小姐还没从里间出来,便叫了她一声。
  “死丫头,萧挺也是你能叫的,叫公子!”说话间,水晶翠吊的帘子里伸出半截白生生的小臂来,里面人撩开帘子走出来,萧挺不由看得一愣。
  她将乌鸦鸦的秀发挽做蓬松俏皮的流云髻,上面斜插着一支颤悠悠金镶玉步摇,螓首一动,那步摇便晃个不停,越发衬得脸上笑容调皮可爱。
  她身上那彤艳艳的柳红金泥衣只笼住了两条藕段儿一般白嫩腴美的玉臂,却将两瓣浑圆丰润的香肩露在外面,葱绿色绫罗肚兜将胸前两团雪腻裹得密密匝匝,只有正中绣的那朵大红牡丹被撑得怒放了开来,让人看了便觉心热得不能呼吸,更兼优雅白皙的秀美脖颈下一痕雪腻的胸脯亦是白嫩惹人,直将个本就巧笑倩兮的美人儿衬得越发美艳不可方物,让早就见惯了她万种风情的萧挺都不由得看傻了眼。
  杨柳她……今天竟然是一身盛装!
  说起来萧挺做她的书画先生已经两年了,两年的时间里,杨柳凭借着萧挺教给她的翰墨功夫,楞生生地把自己的地位从卖艺不卖身的平康坊名妓提升成了琴画双绝的长安第一花魁。
  即便是只凭这一点,她与萧挺的关系也非常人能比,所以每逢五逢十萧挺来上课的时候,她都是以一身闲时家居的装扮相见的,而萧挺又穷得根本不可能花钱去看她的演出,因此都当了她两年的老师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副打扮。
  碧桃见萧挺果然也跟其他男人一样露出这副傻乎乎的样子直直地瞪着自家小姐,不由捂着嘴儿吃吃地笑,杨柳啐了一口拿眼瞪她,“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这两年有萧挺宠着,碧桃小丫头倒是不怕她,见萧挺回过神来之后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她促狭地冲着自家小姐眨了眨眼睛,附在萧挺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声音虽小,却又偏偏让杨柳也能听见。
  “我们小姐在勾引你呢!”
  “呸,你作死呀!”杨柳脸蛋儿飞红,“这死丫头,制不了你了还!”
  萧挺摸摸鼻子咳嗽一声,主动地避开了这个话题,“那个……上课吧!”
  他又不是傻子,这主仆俩的心思,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只不过……
  见萧挺突然把话给支开了,杨柳脸上掩饰不住的流露出一丝失望,碧桃见状也赶紧收起玩闹的心思,乖巧地为小姐整理了一下锦塌,请她坐下。
  萧挺清清嗓子,“上次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今天……是最后一堂课了!”
  杨柳默默地点点头,碧桃却是忍不住撅起小嘴儿,“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继续教下去?”
  萧挺笑笑,又伸手在她腴嫩的脸蛋儿上掐了一把,“因为该教的我都已经教了呀,我就这么点本事,这两年已经都被你们家小姐给掏空啦,再教下去可要丢人喽!”
  顿了顿他又道:“其实你们小姐现在的画已经比我都好了,我这个老师,自然也就该当到头了!”
  说到这里别说碧桃了,就是萧挺自己也有些唏嘘,还真是的,不知不觉又是两年过去了!
  自己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吧,穿越到唐朝……也已经是整整十八年了。
  他收拾了一下心情,强自笑道:“今天这最后一堂课呢,我不准备说什么了,想给你画幅画,就算是留个纪念吧!”
  杨柳笑笑站起来,“好,碧桃,笔墨!”
  碧桃撅着小嘴儿把桌子上的笔墨纸砚收拾好,杨柳走过去亲自给萧子枚研墨。
  早在一个月前,萧挺就已经决定要送给杨柳一幅画权作这一段师生之谊的了结了,所以这幅画在他心里早就已经构思成熟,也因此,不过烧壶水的当儿他便已经收了笔题上字,画的名字叫《菩萨蛮》。
  画意当然是取自两百多年后温庭筠那首著名的《菩萨蛮》,只不过萧挺并没有把那原词写上去罢了。现如今是永徽二十八年,就连律诗还常常会被人瞧不起,认为跟古诗和长歌相比,那是没有根基的浅薄东西,词这种题材就更是不入流的了,压根儿也没必要拿出来丢人。
  萧挺穿越前毕竟是中国美术学院的高材生,国画,尤其是人物画还是很有些水平的,再加上因为是送给杨柳的,所以格外下了些心力,所以这画自然让杨柳看得连连点头。
  碧桃端了水来,萧子枚洗了手一边擦着一边道:“这幅画送给你,今天的课……就这样吧!”
  杨柳把画放下,犹豫一下才问:“伯母的身子好些了吗?我……我想找个时间上门去看看伯母,成吗?”说着,她抬起头来看着萧挺,眼神中满是期待,甚至有一点点乞求的意味。
  “这几个月比去年冬的时候好多了,咳嗽得也见轻了些,我最近又刚请大夫给新开了一个方子,想要趁着这个夏天让她多吃几服,看能不能把这个病根儿给去了!”萧挺笑着说道。
  顿了顿却又说:“到你这里来教你画画的事儿,我没敢告诉她老人家。”
  这话看似答的文不对题,内里的意思两个人却都明白。萧家虽然没落了,只剩下母子俩相依为命,而且还只能住在长寿坊那种贫民聚居之地,老夫人更是一身的病,但是世家大族的行事作风却仍然保留了下来,萧家的子弟居然跑到平康坊给一个下贱的章台女子做师傅,这要是被老夫人知道了,怕不要被气死!
  至于登门造访,更是想都别想了,老夫人可固执着呢!管你是什么卖艺不卖身,管你什么花魁之首,总归还是贱籍不是?她萧周氏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儿子跟一个贱籍女子有来往呢!
  杨柳默然低下头,这时候,连碧桃这个整天笑嘻嘻的小丫头都没了玩闹的心思了。
  还勾引什么,再怎么着到头来不还是一场空?
  萧挺笑笑,走过去伸手捧起杨柳的脸蛋儿,触手处的肌肤直比上等的绸缎还要滑腻几分,他轻轻地在她眉心处吻了一下,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睛,“我走了!”
  见惯了大场面的长安第一花魁此时倒像个小孩子似的别过脸儿去不肯理他,萧子枚笑笑,转身又走到碧桃身边往那脸蛋儿上掐了一把,“都不理我是吧?真走了啊!”
  碧桃撅着嘴儿正想开口说话,却突然听见房外有人喊,“碧桃,快请你家小姐出来,有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8:38:1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两双绣花鞋
  碧桃小丫头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闻言几乎蹦起来,“有课?有什么课,从今往后都没课了!”
  这话说完便明显地听得外面的脚步声一滞,屋里萧挺和杨柳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过之后,杨柳却是很快又皱起了眉头,自从三年前一曲成名成了凤还巢的头牌以后,她这里就已经定下了规矩,那就是没有她点头答应,便是天上下来的客人都要挡驾,明嬷嬷难道忘了不成?怎么都没问我一声就突然的带人上来了?
  碧桃无奈地过去开了门,让那嬷嬷进门之后却又挡在门口不许客人进来,那嬷嬷见状先是向站在一旁的萧挺问了声好,然后笑着才刚想说话,就听杨柳冷着脸道:“嬷嬷,莫非你是忘了我这里的规矩,我下午是不见客的!”她本来心情就正差劲儿呢,又碰上这种事情,语气自然好不了。
  在整个凤还巢都是一言九鼎的明嬷嬷在这间房子里却是地位最低的一个,她连碧桃这个丫头都不太敢得罪,当下只能一脸讨好的笑着凑过去想要解释,但是还没等她张开嘴,却又突然听那还被挡在门外的一位客人笑嘻嘻地问:“一千贯摘牌子的钱,也不行吗?”听他的声音脆生生的,应该是位年轻公子。
  这时还没等屋里人说话,挡在门口的碧桃已经冷哼一声,“别说一千贯,就是三千贯五千贯,咱们什么时候看在眼里过,我们小姐说了,今天不见客,两位请回吧!”
  “咦?好厉害的小丫头!”那公子惊讶道,然后嘿嘿地笑了一声,“果然不愧是长安第一花魁手底下调教出来的,倒是一张好利的嘴!……明嬷嬷,我们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呀?”
  “进,进,两位公子稍等……”说着她拉了拉杨柳的金泥衣,把她拉到角落里低声地也不知嘀咕了些什么,然后就见杨柳的脸上已经从冷怒变为无奈。
  她歉然地看了萧挺一眼,萧挺马上笑笑道:“没事儿,我这不正要走呢嘛,画也送完了,课也上完了,我也该走了!”
  杨柳强自笑了笑,“碧桃,让他们进来吧!”
  碧桃无奈转身让开屋门,突然转身跑进里间,然后又飞快地跑出来抱住萧挺的胳膊,手里却多了一个蓝绸的小包,她仰起脸儿看着萧挺,“我送你下楼!”
  萧挺知道这小丫头的脾气可倔着呢,她是不愿意给人家倒茶伺候,当下笑笑,“好,那你就送我下楼!”
  门一闪开,外面的两位公子便走了进来,看见他们,萧挺心里不由得暗暗喝了一彩,真是好丰仪呀!
  当先走进来的那位公子生了一张雪白精致的鹅蛋脸,身形十分饱满秀美,一袭裁剪合度的雪白团衫穿在他身上愈发衬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看去几若神仙中人。他头上虽只是简简单单的包了一面湖蓝绸巾,却更显得倜傥不群,令萧子枚一见就生出好感——“这才是大唐人物呢!”他忍不住心道。
  跟在那公子身后进来的是一个风姿傲骨的年轻公子,这人看去不过十六七岁年纪,却是生得个子极为高挑,目测着竟是与萧挺差不多的身量。他也是一身读书人的打扮,腰上却佩着一把红缨长剑,顿时又添三分英气。
  “像这样的人物,即便是处在敌对角度都不得不先赞一声吧?”萧挺心里忍不住想,然后又自嘲似的笑了笑,看这两个人的衣着打扮身家气度,定是世家大族里出来的公子哥儿,只怕自己连与他们敌对的资格都没有呢。
  “哎,你笑什么呀?对了,你就是琴画双绝杨大小姐的情郎吧?”那当先走进来的年轻公子并没有急着去看杨柳,反倒是先上上下下的打量起萧挺来,倒好象他对萧挺的兴趣比杨柳还大些。
  “情郎?我可没那个福气!”萧挺笑笑,转身向碧桃,“丫头,你不是要送我下去吗?走吧!”
  那佩剑的公子闪身让路,萧挺带着碧桃出了门,那当先进门的年轻公子忍不住要追出去,“哎,你别走啊,那你是杨柳的老师?”
  “也不是!”萧挺边走边答了一句,说完这话已经到了楼梯口。
  这时那嬷嬷一脸奉承地笑着,“殿……平公子,您进来坐!”
  那平公子闻言却并不理她,他站在门口看看杨柳,再转身看看正在下楼梯的萧挺,也不避讳屋里的两人便笑嘻嘻地那位佩剑公子道:“长安第一花魁杨柳姑娘的老师兼情郎,这个人倒有意思,独孤,你去跟着他,打听打听他是什么人!”
  那被称为独孤的年轻公子闻言点头应了声是,转身出了门。
  然后那平公子进了房,直接便开口问道:“杨柳姑娘,我没耽误你的好事吧?”
  毕竟是做了几年花魁的,此时的杨柳已经收拾起心情,一脸平静地一边布置棋盘一边道:“如果有好事,谁都耽误不了,如果没有,您又到哪里耽误去?殿下,您陪我下盘棋吧?”
  那平公子闻言一笑,“说得好!不过你可是好大的口气呀,普天之下还真没几个人敢说让我陪他下棋的!”
  说着,他正要在杨柳对面的锦塌上坐下来,却又突然瞥见另一边书案上的一副行墨,不由得走过去,扫了两眼嘻嘻地笑着问:“这就是你老师加情郎送你的画吧?”
  杨柳没承认却也没否认,而是静默了下来,那平公子往画上看去,只见一个面目精致而妩媚的美人儿正坐在铜镜前梳妆,她的眼角眉梢分外慵懒,说不出是春愁还是秋思,纤细的皓腕抬起,露出两截白玉也似的小臂,在她身后,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绣被上,一对泥金鹧鸪正交颈缠绵,分外的衬出她的孤单……
  “好画儿啊,好笔法!”
  ※※※
  “行啦,看你小嘴儿撅的,都能拴住驴啦!”走到二楼的时候,萧挺忍不住伸手掐掐她的脸蛋儿,轻轻地调笑道。
  “你为什么不承认是我们小姐的情郎?”碧桃锲而不舍地追问。
  “我本来就不是啊!”萧挺笑笑,“再说了,你们两个粉嫩的人儿,我一个穷书生怎么养得起,这个情郎我可当不起哦!”
  “谁说要你养啦!”碧桃愤怒地瞪着他,忍不住伸手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萧挺“嘶”了一声,“小丫头你今儿算是真疯了!”
  碧桃娇哼一声,“那为什么都不承认是小姐的老师?”
  “因为本来也不是啊!”他笑笑,“所有的课都已经结束了!”
  “你……”碧桃站住,撅着嘴儿泫然欲泣,萧挺伸手捏捏她的鼻子,“好啦,就送到这里吧,我要走了,以后如果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跟杨柳的!”
  碧桃又哼了一声松开手臂,把那个蓝布小包递到萧挺面前,“这里面是两双鞋,一双绿水鸳鸯的是我们小姐做的,一双荷花的是我做的,你要不要?你不要我就扔了!”
  这就是那早就说过要送的礼物吧?只是……萧挺一愣,杨柳居然还会做鞋?
  碧桃看出他眼里的疑问,刚才还一副要哭的模样,却突然的一羞,两只手手指相缠,低下头说:“本来想做成靴子的,但是那个太难了,就是这鞋我们也跟人学了好多天呢!”
  说完了她抬起头来,“爱要不要,不要就扔了吧!”说完她蹬蹬地跑上了楼。
  萧挺站在楼梯上打开小包,里面果然是两双鞋,但是这两双鞋却看得萧挺哭笑不得。
  两双鞋上都绣着红红绿绿的图案,一双看着像水鸟,应该就是杨柳做的所谓绿水鸳鸯了,而另一双则是映日荷花……
  很明显,两个笨丫头折腾了好些日子的所谓礼物,竟然是两双超大型号的绣花鞋!
  这让我一个男的怎么穿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8:38: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晒夕阳的幸福
  萧挺拿着刚到手的两件礼物回了家。
  杨柳是堂堂的长安第一花魁,不知道有多少才子加财子爱慕不已,只想求她一幅画,不知道有多少权贵愿意一掷千金,只为听她一首曲子,但是她却甘愿像一个待嫁的小丫头一样跟人学着做鞋,虽然从眼下的产品来看她的针法实在是笨拙,而且这个男鞋女式的作法有点憨憨的,但是这份心意却是无价的,只可惜她这落花虽然有意,眼下自己这流水却根本就没资格对她有情!
  虽然同在长安城内,但是一个在东北边一个却在西南方向,因此从平康坊到长寿坊足足有十几里路,要走半个时辰还多,这一路,足够他慢慢的叹息和回味了。
  回到家里,萧挺才刚刚打开大门,就听见屋里有人问:“是挺儿回来了吗?”
  “是我,娘!”
  他先到外间自己的小小的木榻上把那个蓝布包小心翼翼的放到枕头底下,然后走进屋去,“娘,我回来了。”
  他的母亲周氏正半躺在一具更小的木榻上,见儿子进来了,正挣扎着想要起身,萧挺赶紧过去扶着她坐起来,“娘,我扶着您出去溜溜弯吧!”
  “好,好,出去溜溜!”虽然只能晒夕阳,可老夫人还是很高兴。
  萧挺笑着搀她起来,然后老夫人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萧挺出了屋门,在院子里慢慢地散着步,这是她一天中唯一一段能活动一下的时候,每到这时候,她总是高兴的了不得。
  虽然才刚嫁到萧家四年萧家就被抄家,一个月后丈夫死在被流放的路上,只剩下自己母子两个流落街头无依无靠,五年前自己又身染重病至今形同废人,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但是她却觉得老天并没有亏待自己。
  因为她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儿子。
  扭头看看身边的儿子,老夫人忍不住停下来,一抹残霞照在他脸上,越发显得唇红齿白俊美非常,十八岁呢,儿子长大了,比他爹当年还要好看,想来只凭这张脸,这通身的气派,就足以让很多女孩子疯狂吧,更何况这孩子打小就聪明之极,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只可惜祖业已经没了,不然便是皇家的公主也娶得!
  老夫人伸出手来婆娑着儿子的脸,脸上越发慈祥。
  说起来是自己这个当娘的拖累了他呢!五年前自己一病不起,才十三岁的孩子便独立的支撑起这个家,既要到读书,又要挣钱给自己请医买药,回到家里还得做饭洗衣照顾自己,自己这个当娘的非但什么都给不了他,反而成了他最大的负担。
  虽然儿子懂事孝顺,该他做的不该他做的他都做了,而且还做得比任何人都好,但是作为一个母亲,总是要忍不住内疚。
  如果这个家还没有破落,如果他能像别人家的小公子一样在父母膝下快快乐乐的长大,每天读读书作作诗,出去和朋友诗酒唱和,只怕早就已经成了名满天下的大才子了呢!
  想一想吧,名动天下之后找那些世家大族拜谒一下,越发的把名声给托上去,有了人推荐之后,就凭挺儿的才学,想来一榜进士还不是手到擒来!这是多好多合适的一条路啊!
  但是现在,有自己这么一个废掉的老婆子在,他每天都忙得没有一点时间,多少人上门邀请他出去赴会,都被他毫不犹豫的推辞了,那一次次都是多么难得的出名机会啊!唉……
  印象中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他像其他的年轻人那样使使小性子发发急脾气了,似乎他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是来受苦的,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跟个大人似的,动不动就皱着眉头,说话行事都老成得吓人……
  对了,前几天她还看见,自己才十八岁的儿子都已经有白头发啦!
  “挺儿,今天学里好吗?”老夫人笑着问。
  “好,好着呢,学里先生还夸我来着!”萧挺也笑着回答。
  “娘,等什么时候儿子挣了钱,咱们就回到乡下买上几百亩地,我天天陪着您晒太阳好不好?到时候咱们晒上午的太阳,不晒这残阳了!”
  老夫人笑着,“好,好!在乡下买地好,但是咱们不能回去住,我儿还要考进士做官呢,怎么能回乡下陪我这个老婆子!”
  萧挺笑笑,“娘,这进士咱就不考了吧,做官有什么好,您想想我爹,他还不是二十三岁就中进士,是咱们大唐建国以来最年轻的进士呢,结果又如何?仕途险恶呀,还是咱们老老实实的置办些好地,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好,您说呢!”
  老夫人摇摇头又停下来,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讨厌考进士讨厌做官。
  其实老夫人不知道的是,她以为自己这个儿子根本就不记得的东西,他三岁之前萧家锦衣玉食的日子,萧挺却都知道,都记得呢!谁让他刚出生就已经拥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灵魂了呢!
  “挺儿啊,娘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别忘了,你姓萧!”
  顿了顿,她又说:“咱们萧家可是关陇一带的百年大族,虽然现在没落了,但是咱们萧家还有你,挺儿,娘要你答应我,一定要尽你一生,重新振兴咱们萧家!”
  萧挺默然低头,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却并不回答,“娘,趁现在还有太阳,咱们接着再走走吧!”
  老夫人不动,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挺儿,你跟娘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中意的女孩子了?”
  萧挺给问得一愣,赶紧笑笑,“没有啊,您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老夫人看着他,“你娘虽然身子不好,可鼻子却是灵得紧,最近两年来,每到逢五逢十的日子,你回来的时候就是一身的女儿家脂粉香,为娘岂能闻不出来!”
  萧挺一愣,不好意思地笑笑,从长安第一花魁的房间里出来,身上没有女儿香才怪了,倒是难为了母亲一直都没问。
  老夫人又道:“挺儿啊,你听娘一句话,你喜欢谁都不要紧,将来只要考上进士,不管她是多么高的门第,用一个进士当敲门砖都能给她敲开了,但是没把人家姑娘娶进门来之前,你可千万别……”
  “娘,您想什么呢,我怎么会做那种事!”萧挺笑笑。
  老夫人笑笑,其实她对自己儿子的人品一百个放心呢,但是她对外面的那些女孩子可是不放心的紧!
  “将来得给挺儿娶一房门第好模样儿脾性也好的姑娘才成呢!”老夫人一边在萧挺的搀扶下慢慢地散着步,一边想道。
  夕阳下萧瑟庭院里这对母子慢慢地溜着弯儿说着些家长里短的话,不知不觉暮色渐暝,萧挺扶着母亲到里间躺下,然后便忙活着做饭去了。
  这母子俩最近五年,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虽然困苦,却也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8:38: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有客登门
  第二天萧挺一早起来做好了饭,伺候母亲吃了,然后自己带着两个杂面饼子便出门去了,上午县学里有课呢!
  一路上吃了两个杂面饼,他赶到县学里的时候却是正好赶上点儿,抢在夫子身前进了课室,倒也不必挨戒尺,这个年代没有手表手机,但是几年艰苦的生活下来,他的生物钟却是准得令人咋舌。
  上午放了学,他把几本书收拾了一下,又要赶紧回去给母亲做饭,几年来一贯如此,倒也不觉得辛苦了,但是他才刚走出课室,却见县学里的学正陈大人正在门口站着呢,他忙和其他学生一样向陈大人施了礼,然后便要转身走开,这时陈学正却突然把他叫住了。
  “你跟我来!”他叫住萧挺便转身走回自己在学里专属的书房,显然他站在门口就是专门在等萧挺的。
  萧挺赶忙跟上去,这位学正陈大人甚是爱才,三年前萧挺已经穷得读不起书交不起束脩的钱了,就是这位学正大人一力要求萧挺继续读书,然后帮他垫付了秋季该交给学里的束脩,这才让他继续留在了县学。虽然去年萧挺手里有了钱之后就把那个钱还上了,还好好地谢了他,但是这个情却一直不敢或忘。
  到了陈学正的书房,萧挺正等他说话呢,他却又站起来小心地检查了一下关好的门,然后才走到萧挺面前,虽然低声但却很是愤怒地大声道:“我听说你去平康坊给一个名娼做老师?有没有这回事?”
  萧挺愕然,刚想说话,陈学正却又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糊涂,你还想不想进学?想不想考进士?你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多大的污点吗?”
  看他气得身子直发抖,萧挺见状忙道:“是,老师,学生错了!”在众人面前他都是称呼陈学正为大人,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则会称他为老师,作为长安县学里最出色的学生,他这么称呼陈学正非但不生气,反而对他更见近乎。
  陈学正来回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如果你是世家大族的公子,如果你是名满天下的才子,如果你已经中了进士,那到时候你去平康坊非但不是什么丑事,反而是才子风流,那是一段佳话,但是现在,现在你一个县学的学生去那里,还是去做什么老师……你……唉!”
  顿了顿他又道:“去给我辞了,你不用担心束脩的事,有我呢!”
  萧挺闻言松了口气,这才小声地道:“老师,昨天我已经辞了!”
  “哦?辞了?”陈学正愣了一下,“好,辞得好!嗯,现在这件事还没人知道,你也不要出去乱说,就这么捂着吧,不等你功成名就了,不许说出去,你记住了没有?”
  萧挺忙低头受教,“是,老师,学生记住了!”
  陈学正这才舒了一口气,走到书案后坐下来,却似乎仍是心有余悸,“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以后这种事切忌不要去做,对你来说,钱是小事,名声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萧挺躬身答了声是,陈学正捻着胡子,“嗯,其实让我说,以你现在的底子,已经差不多了,要说差的,就是声望了,我觉得你该多去走一走那些朝臣们的路子,多花点心思写上几首进谒的诗到他们府上投了,一旦有谁看中了你为你鼓吹鼓吹,这样名声就出来了,到时候我也好再帮你活动活动,毕竟咱们县学里没有推荐士子赴考的名额啊,要想考进士,还得是去到府学才好拿到那名额!”
  萧挺犹豫了一下,道:“回禀老师,学生觉得自己还年轻,还不急,那些朝臣权贵们……学生的这点墨水,只怕还入不得人家眼睛!”
  陈学正点点头,“你的学业嘛,我是不担心的,我就不信就凭你的本事还不能打动他们,我担心的是,你一直不肯出去与士子们结识,老是闷在家里,这可不行啊!你如果缺钱,尽管跟我说,这点聚会应酬的钱我还是掏得出来的,不要为了钱毁了自己的前程啊!”
  萧挺默然,过了一会儿又重重地点点头,“是,谢谢老师!”
  陈学正叹了口气,“我一直都纳闷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跟那些权贵们结交,你要知道,他们的嘴,可是你的唯一出路啊!”
  萧挺又点点头,“是,学生记下了!”
  陈学正又叹了口气,“赶着回去给你母亲做饭是吧?快去吧,刚才我说的那些事你莫要忘了,尤其是那去平康坊的事情,切切不可说给任何人知道!”
  萧挺又答应一声,见陈学正没有其他吩咐,这才转身出了他的书房。
  虽然一路上神思不属,左右的想着刚才陈学正说的那到朝臣权贵们门上投递行卷以求荐举扬名,并争取进入长安府学拿到考进士名额的事儿,但他走路的速度仍然很快,几年下来,都成习惯了,只是走到半路他却又突然回过神来,今天……倒也不必急了。
  下午已经不必去平康坊了,可以在家里陪陪母亲了。
  他叹了口气,那行卷的事儿,不去也罢,低三下四附人门下,还不知道得多窝囊呢!再说了,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现在当朝这位皇帝陛下的名讳可是叫李治啊,据说他现在身子骨已经不怎么样了,指不定再过上几年,那位姓武的女强人就要上台了,一旦她登台执政,只怕现在这些所谓的权贵世家们就要倒大霉了,这个时侯去依附他们,将来难免会受到牵连……殊为不智啊!
  他停下步子摇了摇头,又快步的往家里走。
  走到家里推开门,却突然看见堂屋门口站着一个人,萧挺愣了愣,这才看清这抱剑而立的人竟然是昨天下午在凤还巢看见的那个年轻人!
  “呃,你怎么知道我家?你怎么在这里?”他几步走到堂屋前,一边走一边忍不住问道。话刚说话还没等那人回答,他已经听见里面的谈话声。
  “我们呀,我跟子枚兄认识好几年了,呃,我们是文友,文友!”里面有个脆生生的声音道。
  文友?还认识好几年了?
  听声音,这里面的人倒真像是昨天在凤还巢见到的那位平公子,“只是,这两个人怎么跑我家里来了?”萧挺忍不住心里纳闷。
  老夫人的耳朵好得紧,她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萧挺该回家做饭了,因此虽然正跟人说着话呢,耳朵却还是留意着大门的声音,此时听见萧挺在院子里说话,老夫人不由道:“挺儿,是你吗?你快进屋来,你有个朋友到家里拜访来了!”
  朋友?萧挺皱着眉头看了那抱着宝剑站在门口的家伙一眼,无奈地答了母亲一声。
  这家伙真是傲气的紧,他就这么没经过自己这个主人的允许就随意的进了大门,还站在自家堂屋门口,问他话他却是看都不看自己,目光始终三十度角仰视。
  对这种人,萧挺还真是没辙。
  刚走进堂屋,那刚才在屋里陪母亲周氏说话的平公子已经迎了出来,见了萧挺,他脸上挂着一抹调皮的笑容却很有男儿气概的当胸一抱拳,道:“子枚兄,久违了,小弟特来探望!”
  “呃……”萧挺压低了声音,“你怎么知道我的字?干嘛冒充我朋友?你到我家来做什么?”
  他也压低了声音笑嘻嘻地道:“喂,子枚兄,你这可不是待客之道了哦!”
  萧挺无奈地皱皱眉正想说话,这时里间的老夫人却已经问道:“挺儿,既是朋友来了,赶紧请人家坐呀,怎能让人站着说话!”
  萧挺摸摸鼻子,那人却是无声地嘿嘿笑了起来,萧挺咳嗽一声,“那个……请坐吧!”
  说完了他快步进了里间,想问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刚进了里间老夫人便冲他招手,脸上还挂着一抹甚是玩味的笑意,萧挺一愣,赶紧过去小声问:“娘,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周氏笑了笑,拉着萧挺的手靠近了些,这才附在他耳边说:“挺儿啊,你真是好眼力,这位小姐不错!”
  萧挺先是下意识的一皱眉,然后才反应过来,“您说什么?女……他是……”他赶紧压低了声音,“您是说,他是女的?”
  老夫人恨恨地在他肩膀打了一巴掌,然后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唬的萧挺赶紧帮她拍着后背,过了一会儿,这咳嗽才停下来,老夫人又瞪了他一眼,“你嚷什么,人家小姐扮了男装来还不就是不想让我瞧出来,你这么一嚷人家还不得害羞的跑了啊……呃……你说什么?你不知道他是女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8:39: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太平公主
  母子俩四目相对,然后同时愣住了。
  “你们认识多久了?”老夫人问。
  “一天!呃,不,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就是昨天见过一面,我只知道她叫什么平公子!”
  老夫人闻言愣住,喃喃自语道:“只看这位小姐那通身的气派,还有那骨架儿面相的,可不简单!人家姑娘家只见了你一面就主动扮了男装到咱们家来拜访,这个……”到底还是老人家人事纯熟,遇事主意来的也快,她想了想,伸手推了萧挺一把,“你快去陪人家好好的说话去,跟你说啊,这位小姐为娘的可是喜欢的紧,你可要好好陪人家说话,可不许吓跑了!”
  萧挺愕然,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怎么就喜欢了,再说了,就看那位那笑嘻嘻的劲儿,能是被轻易吓走的主儿?
  他恨恨出来,却见那位平公子……或许更应该叫她平小姐,正笑嘻嘻地跪坐在席子上。
  “你是女扮男装?到我家来干嘛?”他压低了声音问。
  “喂,你娘看出我是个女的来了,她是不是特喜欢我?是不是特别想让我给你当媳妇儿?”她笑嘻嘻的也压低了声音问。
  萧挺无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头,“你怎么知道我家?你都跟我娘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呀,就是陪老夫人聊聊天嘛!我知道令堂大人卧病在床已有数年,所以不辞劳苦的特地来陪她老人家聊聊天呀!”她鬼兮兮地笑笑,“其实呢,我也没说什么话,光听老夫人一个劲儿的夸他儿子有多好了,哎呀,听得我都害羞死了!”
  说着她还故意做出一个羞答答的姿势来,看着萧挺一副无奈的样子,她不由得又嘿嘿笑了起来。
  一旦知道她其实是个女孩了,再看过去立刻就觉得果然不一样了,那红腻圆润的耳垂上明显有穿过耳钉的痕迹嘛,而且她眉峰如黛,红唇樱樱,眼波流转之间自成风韵,最明显的就是,没有喉结啊!她可不就是个女孩嘛!
  想想昨天自己还傻乎乎的在心里夸人家好丰仪呢,这会子不由得心里暗骂两声笨蛋!
  说实话,她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蛮好看,而且似乎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丝天然的贵气,这要是换上女装,还不定是怎样的倾城之姿呢!
  “喂,你看什么?”见萧挺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她脸上竟是罕见地露出一丝害羞的表情,旋即却又强自做出一副不屑状,“你不会是也看上本宫……本小姐了吧?别做梦啊!快给本小姐烧水去!”
  萧挺无奈起身,走出两步忍不住又回过头来,弯下腰小声问:“是不是杨柳告诉你的?”
  “你以为你住的地方很难找吗?本小姐想知道还用问别人?”
  萧挺语结,走到门口正好又看到那冰山一样站在那里的家伙,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时候那位平小姐已经跟在身后走了出来,到了院子里她的声音大了一些,“喂,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就成了那杨柳姑娘的老师了?”
  “嘘!”萧子枚竖起食指,然后指一指里屋,那平姑娘往里飘了一眼,转过身来笑嘻嘻地看着他,故意大声的咳嗽了一声,萧子枚实在是拿这种赖皮没办法,又怕她真给大声说出来惹母亲生气,只好压低了声音道:“两年前这个时侯,我去曲江池边上现场给人画肖像挣钱的时候被她看见了,然后就请我做了老师!”
  顿了顿又没好气的说:“我说平大小姐,咱们又不认识,你们来我家到底要干嘛?”
  那平姑娘点点头,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原来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啊,难怪,难怪!”却对萧子枚的问题避而不答。
  萧挺叹了口气,突然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子才抬起头来,缓慢而平静地说道:“咱们俩是在杨柳那里认识的,想必你该是为了她而来的了,如果你是个男子,倒还好理解,但偏偏你又是位小姐,所以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到我家来作甚。既然你又不肯说,那我只好送客了,你们走吧!”
  那平小姐闻言一愣,“喂,你……亏你还是个县学的学生呢!哼,我进去跟老夫人说话去!”
  她转身要回屋里,萧挺以为她要进去胡说八道呢,见状不由得心里一急,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触手处肌肤娇嫩得滑不留手,不过到底还是把她拉了回来,但就在这时,刚才还跟一尊冷菩萨一样抱剑而立在门口一动不动的那位却突然宝剑出鞘,一眨眼的功夫,萧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呢,本来还在五步之外的剑尖就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你干什么?”
  “放手!”
  他们两人同时道。
  冰凉而锋利剑尖抵在喉咙上令萧挺在一瞬间寒毛炸起,一不小心就被平小姐把手挣开了,不过这时那平小姐也被这霹雳一剑给唬了一跳,忙道:“独孤,把剑收起来!”
  独孤收剑而立,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又回复到刚才抱剑而立的样子站在门口,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萧挺愣了一会子,那平小姐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露出一丝讨好的微笑,“那个……你没吓坏吧?谁让你突然伸手拉我呢,独孤是负责保护我安全的,谁敢碰我她就会出剑的,所以……这个……”
  萧挺无奈地拍拍额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我请你们走都不行?”
  看他的模样好像是真的恼了,那平小姐赶紧道:“你别生气嘛,其实我来,只是想请你教我作画的!”
  “让我教你作画?”萧挺一愣。
  “是啊,”那平小姐赶紧道:“本来我听说那杨柳的画技被称作是长安城除了阎立本之外的第一人,所以想去找她学学来着,但是昨天我知道了你是她的老师之后又觉得,找徒弟当然不如找师傅啊,所以就来找你了!”
  萧子枚本就是聪明人,此时闻言仔细的一咂摸,顿时觉出不对来。
  这位平小姐生得贵气不说,还有身手超一流的保镖随身,而且她对于当朝二品的工部尚书阎立本似乎一点儿敬意都没有,居然直呼其名,想到昨天那明嬷嬷跟杨柳说了几句话之后她脸上的无奈,再一联系这个平小姐的名字,萧挺觉得自己好像是恍惚之间明白了一点什么,却偏偏还差着一点儿,愣是想不起来。
  他皱着眉头,“我还是第一回见找人学画拿着剑来的,阁下这样的学生,我收不起!”
  “学生?谁说要拜你做老师了?只是让你教我作画罢了,要当我的老师,你可不够格!”
  萧挺闻言气结,“既然如此,那就更不必找我了,请恕在下难以从命,你们请回吧!”
  平小姐瞪大了眼睛,“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像你这样的读书人都希望能到本小姐我的门下来?能教我作画这可是你难得的机会哦,说不定你要是教得让本小姐满意的话,我会荐举你直接去参加进士科考哦,你可想好了!”
  萧挺再次皱皱眉,刚想说话,却突然一愣,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平……太平……公主?
  他心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要真是她,这人可不好惹啊!
  用探询地目光看了她一眼,萧挺心里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犹豫了一下道:“在下实在才疏学浅,不足以教人,还请平小姐见谅!”
  “喂,你不是已经猜出我是谁了吗?还不答应?”
  这位公主殿下的聪明还真是有些咄咄逼人哪!萧挺心里感慨了一句,狠了狠心还是决定要离这种危险人物远远的。
  他微微躬身抱拳道:“正是因为知道了殿下的身份,所以在下才更不敢答应,殿下还是请回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6 08:39:4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赶鸭子上架
  太平最终还是趁兴而来,大怒而归,而且这回去的一路上她越想越怒,自己已经亮出了堂堂的公主身份,那萧挺竟然还是说什么都不肯低头,难道说指导本宫我学作画还成了祸事不成?用得着你那样如避蛇蝎的?
  从小到大,谁敢给自己这样的难堪!这厮真真该杀!
  回到府里换上一身榴粉色的曳地长裙宫装,头发也打散了重新梳妆成朝阳髻,她心里仍然恨恨不绝,到底还是摔了茶盏,又寻个错处打了两个下人家奴各二十板子,这才觉得心里略舒坦了些。
  这时丫鬟青奴重新奉上新煎的团茶来,低眉敛首的似乎很是乖巧,“殿下,刚才薛公子前来拜访,想要邀请您一起过两天到城南春猎,现在还在外面客厅等着呢,您见还是不见?”
  “薛公子?哪个薛公子?薛绍?不见!”太平一挥袖子,气冲冲的在锦塌上坐下,旋即却又回过神来瞪着她,“好你个青奴,挑我生气的时候说这个,人家薛绍得罪过你?”
  青奴低着头笑得很乖巧,“哪里有,奴婢是什么人,薛公子又是什么人,他怎么犯得着得罪奴婢这等下人呢!奴婢是觉得殿下您不是一直都不待见他嘛,所以必须得问过了您才好回话呀,奴婢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您面前打马虎眼呀!”
  “哼,懒得理你们那些破事儿,你给本宫记住啊,你跟独孤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你们就是整天打架本宫都不管,可是有一条,不许打着本宫的旗号,以后那个薛绍再来了我就不见了,你帮我打发走就是!他什么东西,居然整天来缠着本宫,烦人!”
  青奴捂着嘴儿笑了起来,“是,殿下!”
  有这么件事一打岔,太平心里的气儿也不知怎么就顺了不少,对萧挺的痛恨也显得不是那么剧烈了,她叫住要走的青奴,“你过来,本宫知道你一向鬼主意多,过来帮本宫出出主意。”
  ※※※
  “你糊涂啊挺儿!”老夫人死命地往萧挺额头上戳了一指头,然后又叹口气,“人家小姐请你去教她作画,你为何不去?”
  “娘,您都听见啦?可是……她是太平公主啊!”
  “唉,你呀!太平公主怎么了?多好的事儿啊!你教公主殿下学画,公主殿下还能没个表示?她只要稍微帮你活动活动,就能帮你把名声给鼓上去,到时候别说进府学,就是考进士,凭我儿的能耐,还不是手到擒来?”
  萧挺默然低下头,他这个穿越者虽然对历史了解不多,却也知道从高宗朝后期一直到武周时期,唐朝中央的政权是很混乱的,各种斗争你来我往纷乱不休,这个时侯依附于谁都不是稳健的办法,闹不好就会惹来满门大祸的!至于太平公主,萧挺则只记得历史上她好像是个淫荡入骨的女人,所以对她没有丝毫的好感,避之唯恐不及,怎么肯跟她有什么瓜葛。
  但是对于老夫人来说,萧挺知道的这些事情眼下还都没发生呢,又怎么解释得清?
  犹豫了一下他说:“儿子不想攀附别人,更不想攀附一个女人!”
  老夫人闻言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幽幽地叹了口气。
  挺儿他父亲不就是因为清高,不肯对任何人低头才最终出了事的嘛,要不怎么说是父子呢!
  ※※※
  “你干嘛这么看着本宫?”太平突然觉得脸儿有点烧,不由得瞪了青奴一眼,把从昨天见到萧挺到今天登门求教却被拒绝的事儿跟她一说,她就这么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让人心里突然慌慌的。
  这个鬼丫头,眼睛里好像有条蛇!
  青奴赶紧低下头去,捂着嘴儿笑了起来,她一笑的时候眼睛会弯成月牙儿形状,分外的可爱而娇媚。
  “死丫头,你再笑本宫把你配给匠户,让你受一辈子罪去!”青奴这小丫头太灵巧,太聪慧,一举一动总是能做到人心里去,而且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让她出个主意,往往能轻松的解决,因此这几年太平竟是拿她当个小军师来用,两人之间反倒是像小姐妹更多一些,平日里很是亲昵。
  “殿下真的想让他教您作画?我大唐那么多才子,画儿作的好的也不少,何苦非要找他,换个人不就行了?”她眨着眼睛,眸子亮亮的看着太平。
  太平又瞪了她一眼,“当然要找他,否则还用得着让你出主意?本来也不是非他不可,但是他竟然敢拒绝本宫,这口气本宫咽不下去!”
  青奴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眼睛又笑得弯了起来,“非得要他……倒也好办!”
  “怎么办?”太平闻言急忙问道。
  “您最近不是一直想学画嘛,那就发些帖子出去,把那些会作画的士子们都召集起来,来它一场文会,就说是要公开选个教习书画的师傅,然后再把阎老尚书请过来做评,那场面想必就会很不小了。”
  顿了顿,青奴继续道:“到时候只要把他也请来,一是有阎老尚书在场,哪个年轻才俊不想展示展示?二来请将不如激将,到时候只要您帮他把公愤给激起来,那些士子们傻乎乎的群起而攻之,只怕他就是想不出名都不行了,只要他一出了名,一切不就都在您掌握之中了吗?您就完全可以以征调为名把他请到咱们公主府里来了!您看这个主意如何?”
  太平听得频频点头,想了想却又忍不住苦恼地道:“问题是根本就没办法把他弄来呀!那个家伙,油盐不进的!”
  青奴笑笑,“他会来的,到了那一天,奴婢陪着您一块儿去接他,皇上不是御赐您了半副銮驾吗?咱们就坐着那半副銮驾去接他,他敢不来吗?”
  太平闻言一愣,拍案而起,“你……那叫什么来着?对了,赶鸭子上架?你又是这一套,这主意也太鬼了!”
  她兴奋地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两手不住地搓着,却又猛地站住转过身来,脸上有点怯怯地问:“他性子很硬的,而且臭脾气还不小,好像还特别讨厌别人逼他,本宫要是这么做,会不会反而把他逼急了,那就……”
  青奴突然低下头捂着嘴儿又笑了起来,太平一下子飞红了脸,“死丫头,不许笑!你还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