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当灾》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鳗鱼桑

[ 复制链接 ]
《当灾》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鳗鱼桑
声明:本书由拾光网(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内容简介:
    世有三灾,一曰洪灾、一曰旱灾、一曰疫灾,皆因灾兽现世,引异象乱华,不过每有大灾降世,亦有能人异士下山,驱逐灾兽,还天下太平。然,今世道突变,旱魃现世,三灾降临,百姓疾苦,一名年轻的修道者横空出世,为对抗灾兽,他以万众立命,以百姓立心,修仙道,立道心,平乱事,救灾民······==========================自嗨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3-25 08:50: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乌渔村
    古有诗云:
    三月无雨旱风起,苗不秀而多黄死。
    九月霜降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
    这古诗中描述的景象,大抵可以说是当今的世道了。
    只是如今广安大旱,却并不简单地因为天气异常导致,而是因为一种怪物,就是神州大陆上人们谈之色变的、能够带来大災的上古災兽——旱魃。
    所谓旱魃,就是从上古时起就流传下来的能引起旱災的怪物。
    根据多方古籍记载,“旱魃为虐,如惔如焚”、“乾旱之鬼曰旱魃”,说的就是这旱魃的可怕之处。
    再说災兽,便是能引起人间灾难与浩劫的异兽。
    自史书都不曾记录的上古之时起,神州大地就多次面临災兽带来的災難,横尸满地、饿蜉遍野的惨状也常被记录在册册古籍之中。
    好在神洲大地,自有正道浩存,共同守护这方土地,驱赶诛杀災兽。
    如今守护这中原大地黎民百姓的,便是神洲大地上的七十二门宗,七十二门宗内修道之士万千,还以东莱道派、紫云顶天宫、幻剑盟和大道无情的寒冰阁四个超级大宗视为门宗领袖。
    更有人云,正是因为四大门宗带领中原七十二门宗下的修士共同对抗災兽,才保黎民存活至今,因此修士在神州大地上,自然受万人敬仰。
    但这种说法似乎也不是人人都认可的,就比如现在,边陲地一个小渔村里就出现了另外的声音。
    ······
    “喂,你娘炸了。”
    有个声音小声在沐辰耳边嗡嗡作响,沐辰痛苦欲绝,狠狠瞪他,破口大骂:
    “你娘才炸了!”
    但他的嘴却被将他们扛在肩上的老道士死死按住,不让他发出一点声响。
    爆炸热浪卷起天边的云,霎时间红光笼罩整片天地。
    老道士更加快步,飞速走在山间,沐辰眼睛看着天边那抹鲜红越来越远……
    沐辰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突然这样,明明今晨他还和平日里一样,去远处还未完全荒掉的山上砍柴打猎。
    虽然遇到几个穿锦衣的修士,听到他们说着听不懂的话。
    “总算找到他们……”
    “这次绝对要拿到宝贝!”
    “哼,就想着宝贝,你怕是要犯戒规,替师门清理叛徒才是正事!”
    “也就说得好听,你手上可不干净……”
    即便他听到这些,也没想到自己的生活会在短短一日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记忆又回到今日他砍柴回家的时间点。
    沐辰住在一个依河而建的村子里,虽然因为连年大旱,这村子早已荒凉得只剩几户人家,连捕鱼的网子挂在梁上落满灰尘。
    但依靠着别的办法,还是有人赖赖巴巴地活着,只是也都快到达极限。
    沐辰刚刚下山时,就看见村子正门口的乌婆婆拄着拐杖站在村口,她双手合十向上苍乞求降雨,颤颤巍巍,神情悲痛。
    乌婆婆是乌渔村年纪最大的人了,脸上布满沟壑,嘴唇皲裂,驮着将所有年岁都压在身上的背,顶着烈日,不停祈求。
    沐辰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孙儿祈雨。
    再没有水喝,那个刚出生几个月的娃娃就要活不成了,只是太阳依旧高挂天上,广安边境三年滴水未降。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向乌婆婆跑去。
    今天上午在山上打了两只兔子,沐辰思量了一番,便决定要分给乌婆婆一只。
    只是他刚走进村口,乌婆婆突然跪下,沐辰抬头看去,原来是有几道霞光从天空快速掠过。
    “仙人、是仙人们!”
    “仙人、仙人们啊,这災年究竟何时能过去啊,救救我们乌渔村吧!”
    乌婆婆激动地举起拐杖,虽然眼中干涸无泪,但她用力呐喊,仿佛要将这哀求之音传到天上。
    只是天边的光很快离开,没有所谓的仙人回应她的祈求,望着光芒消失的天空,乌婆婆颓然跌倒在地,喃喃自语。
    “没救了、我们乌渔村没救咯!”
    “都要死了、都要死了,我的孙儿们都要渴死饿死了”
    沐辰连忙将乌婆婆扶起,开始安慰起这个可怜的老人,并迅速解下腰间的一只死兔子送到乌婆婆手中。
    “乌婆婆,您这是在做什么啊,您快起来罢!”
    “您放心吧,我们不会死的,我爹已经去东莱寻求修士帮助了,只要再忍耐几天,爹一定能找来愿意帮助我们的人!”
    沐辰满脸心疼地说着,轻轻拍下乌婆婆身上的沙土,又有外出的回村,看到乌奶奶也只是叹息着摇摇头,加快脚步回家去了。
    其实沐辰心中藏了件事没说,他认得刚刚飞过的那群仙人,就是他在山里遇见的那几个笑着喝酒闲聊的修士。
    他们的确会飞,可他们不是来救灾的!
    乌婆婆被小心扶起后,还是死死撰住沐辰的手,沙哑悲痛。
    “沐家小子,你阿爹都走了一年多,要真能找到帮助我们的仙人,他早回来咯!”
    “我们没救了、我们没救了”
    沐辰咬住牙冠却没有说话,只是将她送回家中。
    托她家里的婶婶好好照顾婆婆后,沐辰又将死兔子送给他们一只。
    虽然家里剩下的食物已经不够他和娘两个人一天吃的,但时间还早,他下午还可以再出去打猎。
    离开乌婆婆家往自己家中走去,沐辰手中的拳头却攥紧了,眼中也迸出不像十二岁孩童应有的惆怅和愤怒,只因他脑中浮现的全是刚刚在山林里看到的画面。
    那些修道者明明看到干涸的土地,却只是嘲笑寻常百姓遇到点事情就要死要活。
    他们根本不把普通人当人看,像乌婆婆这样的人在他们眼里,可能都比不上路边的野狗!
    想到这里,沐辰长呼出一口气,愤愤踢开路边石子。
    “说什么仙人,什么仙人的庇护?”
    “哼,不过是一群修道的凡人,唤不来降雨,也根本不会管我们死活!”
    “若是我再多练几年,年长几岁,定要和爹一起外出,寻那災兽旱魃,把它驱出神洲大地,还旱地安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5 08:50:3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古怪的老道
    “只是不知为何,阿爹说我练剑的事情不能随便让人知道,难道我练剑修道,不是为了以后对抗災兽吗?”
    说着沐辰取下腰间的砍柴刀在空中胡乱劈了几下,发泄心中愤怒。
    燥热的风夹杂黄沙吹过,火辣辣的太阳烤在脸上,他劈了几下后便左右张望,见四下无人,忽然放下身后柴火,从满满的枯枝中拔出一根细长枝条。
    他拔出这枯枝后不再胡乱挥舞,而是以握剑的方式向村中唯一一颗还活着的古树刺去。
    虽然以枝为剑,但沐辰的气势却丝毫不减,这一招突刺速度很快,就连枯叶也被这小小身影带起。
    他满脸坚定,仔细回忆着那一百零八招剑式,枯枝也在他手中越舞越快
    风再次吹过黄土大地,布衣少就在风中穿梭往返,伴气贯长虹之势,踩古树枝干,踏上古树的顶端,使出自上而下的剑招,卷起漫天沙尘。
    只不过这枯枝终究不是真正的剑,就在沐辰使出这招从天而降,木枝触地,就啪地一声折了。
    沐辰见木枝断了,赶紧以掌拍地面翻身落下,叹出一口不符合年龄的浊气,心中更觉得无比烦闷。
    他扔掉手中的断枝收回心神,重新捡回地上的背篓,打算回家。
    就在此时,沐辰背后突然响起一阵不明所以稀疏的掌声。
    “好、好一招从天而降!”“
    小朋友,你这剑舞得可是比我这顽徒舞得好多了,今年几岁,练这剑法几许?”
    沐辰猛然回头,竟看到鼻子下面长着八字两撇的小胡子、穿着一身青袍子的苍老修道之人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茅草屋檐下。
    而跟在这名苍老修道士身旁的,还有一名脸色很臭的红衣少年,看上去比沐辰大不了几岁。
    沐辰心中大惊,刚刚他已经检查过没有人在附近,因此才敢在此耍剑,这两个是何时注意到自己的?
    他努力压下惊讶之情,再仔细观察这小胡子修道者的穿着打扮,见和他方才在山中见过的修道者很像,但又不尽相同。
    他拿不准这两个古怪的人是干嘛的,便悄悄向后退了两步。
    “你们是谁,来乌渔村做什么?”
    谁知这小胡子并没有回答沐辰的话,只是三两步就走到突然沐辰面前。
    他直接还上手按住沐辰的后颈,顺着脊椎和肌肉一路捏下去,过了许久才放开,右手摸着自己的小胡子。
    “天资聪慧、根骨极佳。”
    老道士又抓住沐辰左手腕,像个江湖郎中一样号起脉来,沐辰想要挣脱,但不知为何,这小胡子虽没有用很大的力道,只是轻轻一抓,他就动弹不得。
    耳边又传来这人的喃喃自语。
    “先天灵气充沛,是修道之良材,若悉心培养,坚定道心,三十年或可入大道。”
    沐辰听不懂这人的话,心中焦急。
    “你们究竟是谁,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
    老道士终于撒开沐辰手腕,哈哈一笑,向沐辰微微鞠躬,双手于腹前合抱,自下而上,行了一个道家最常见的拜面礼。
    “小娃娃不用紧张,我们不是坏人,只是来乌渔村寻人的。”
    “对了,虽然你刚刚说的话有些意思,不过以后可不能再乱说了,要是被那些人听了去,只怕要惹上大麻烦。”
    沐辰心中更加惊讶,原来从他说那些修道者坏话时这两个人就在,不过既然他并没有因为那些话找自己麻烦,是不是说明这两个人和那些修士不是一路人?
    他已经可以确定他们不是普通人,不然这老道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出现,还跟自己说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话?
    就在沐辰思考时,这修士又问:
    “小朋友,请问你们村子可有一户沐姓人家,家里共有三口人,女主人姓乌,男主人此时不在家中,而是去东莱去了。”
    沐辰听到这话,瞬间瞪大双眼,旁边红衣服小子依旧摆着张臭脸,好像有人欠他几百挂钱,毫不客气地质问。
    “喂,你这小子,我家师父问你话呢,你是聋还是哑了,怎么都不知道回答,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师父是个糟老头子你就可以无视,不懂礼数!”
    沐辰皱着眉头,面对红衣小子质问排斥的目光,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年迈的修士见状连连摇摇头,转身训斥。
    “艺儿,还不闭嘴,你是又想抄背门宗戒规了吗!”
    红衣小子噘嘴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这名修士略带歉意地向沐辰微微点头示意,再次开口:
    “小朋友,恕我冒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姓沐吧?”
    “其实我认识这剑法,你也不用惊讶,我这次前来是沐卯的意思,他遇到一些麻烦,因此特拜托我前来寻你们母子”
    “你、你认识我阿爹,你是我阿爹的朋友!”
    听到沐卯两个字后,沐辰眼中突然升起欣喜兴奋之色。
    只因沐卯离家两载,最开始那几个月还偶尔传回书信,可这一年多来,沐辰和乌氏就再没有收到沐卯的任何消息。
    此时老道说他是沐卯派来,沐辰大喜,恨不得马上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娘!
    “你真的认识阿爹?”
    “那我爹现在遇到什么麻烦,他何时才能回家?”
    沐辰焦急地问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而他的激动与焦急并不只是因为自己,阿爹离家许久没有音讯,阿娘日日挂念,都快得了心病,这才是他如此焦急地想知道沐卯下落的原因。
    “啊,是啊,我们不光认识,还很熟络,不过若要细说起来,那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名修士若有所思,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曼妙独立而绝世的身影,苍老的脸上还不自觉泛起一丝红晕,就这样不经意间张开嘴巴呆了两秒
    他身后那红衣少年赶紧拉拉他衣襟。
    “喂、喂,老头子,注意形象,口水都滴到地上了,难不成真是上了年纪就控制不住日常行为。”
    “我说师父啊,你是不是快要得老年痴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5 08:50:5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乌渔村之灾
    “娘,我回来了!”
    门阀吱呀一声,沐辰推开茅草屋外门,兴奋地跑入屋中。
    内沐辰的母亲乌氏正在缝补衣物,虽说她常年生活在这乌渔村中,身上穿的也只是些粗麻布料缝制的衣物,却也无法掩她盖白腻的肌肤和绝代风华的容貌。
    她早就不再是妙龄少女,但这素腰一束竟也不赢一握,眉目如画、美玉荧光,秀丽之极,竟还有些书卷子里的清气。
    再仔细看去,沐辰也与他母亲长得有五分相似,但他总在山上砍柴,对形象不拘小节,看上去却不如乌氏得体了。
    乌氏听见沐辰回来的声音后不慌不忙地将手中衣物放下,柔声询问。
    “辰儿,发生何事让你如此慌张,怎么连柴火都背到屋里?”
    沐辰连忙接过干布,脸上满是兴奋,激动地抓着乌氏的手。
    “娘,我们家来客人了,是爹的朋友!”
    乌氏听到这话也放大瞳孔,震惊不已。
    只是她身体颤抖,却没有像沐辰一样面露喜色,反而拄着桌子慢慢坐回木凳。
    沐辰心中有惑,却不知为何乌氏听了这消息不喜反忧。
    门口又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乌氏深吸几口气稳住心神,面对沐辰的关心也只是挥挥手让他安心,起身亲自开门。
    她推开房门,就看见一张苍老得布满沟壑的脸,脸上充满激动与紧张,果然是那老道,在这老道身后有一个头上长了好几个包的红衣少年。
    乌氏冷着脸,侧身请他们进来,情绪平静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反倒是那老道看见乌氏后几欲开口说话,却生生憋了许久才吐出几个颤抖的字符。
    “乌、乌姑娘,好久不见。”
    “嗯,秦修,真是好久不见了,看来这些年你道法修得不错,都收徒弟了。”
    乌氏的声音响起,这老道士更是激动地差点站不稳了,连连说着重复的话语。
    “修得还行、修得还行……”
    “就是现在继承了门宗,不叫秦修,改道号作秦修子了,也是数十年不曾再有人叫我秦修。”
    旁边的红衣少年赶紧扶住激动的秦修子让他坐下,嘴里还偷偷念念叨叨。
    “为老不尊!”
    “都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了,见到女人比我都激动。”
    “老不害臊,真丢人……”
    直到秦修子狠狠瞪他,红衣少年这才闭嘴,偷偷向秦修子做了个鬼脸。
    “乌姑娘,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都没有变化,倒是我老得不成样子,都没脸见你了。”
    秦修子一边傻笑,一边用衣袖拂去额头上的汗。
    沐辰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娘亲和这老道也是旧识,他站在乌氏身后,听着两人聊起天来,竟找不到机会说父亲的事,好在乌氏似乎并不想和秦修子闲聊。
    她在茅草屋中走了几个来回,皱着眉头直接问他。
    “秦修,闲话少说,沐卯找你来寻我母子二人,究竟为何?”
    “他人呢?”
    “哦、哦,我正要和你说呢,就是我此次前来的目的。”
    秦修子见乌氏问他,终于记起正事,起身稳了稳姿态,刚要正色开口,脚下却突然剧烈晃动!
    还没等众人意识到发生什么,这泥瓦搭建的房屋已经在顷刻间裂开,大地震动,连山岳都在怒吼!
    秦修子最先反应过来,用力踹开房门!
    他和乌氏分别带着孩子跑出土屋,这时他们才看到无数巨大的岩石块从山上滚落,无情地向乌渔村逃命的人飞去。
    灰尘漫天,巨石滚落,时间似乎停格在了那个瞬间。
    在一片哭声和哀嚎声中,乌氏却最先反应过来。
    “我去救人!”
    只是她刚想飞出去查看伤员,又是一阵急促的巨兽嘶吼在屋外响起,她连忙用神识探去,脸色霎时惨白如雪。
    “是那些人,他们都来了”
    “秦修,难道你把他们引来的!”
    乌氏一瞬间慌了神,厉声质问秦修子,甚至用双手拉住秦修子衣领。
    秦修子连忙举起双手快速否认。
    “不是我,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乌姑娘,你一定要信我,我真是过帮你们的!”
    “是沐大哥几日前突然给我传讯,说你们的行踪有可能暴露了,而他也被人跟踪,这才特意找我过来通知你们,还要尽快带你们去蜀中避难!”
    “于是我才带着徒儿从蜀中赶来,就是为了早点将这个消息通知于你!”
    “现在他们已经发现了你和沐辰所在,还这么迅速地追到这里,必是来者不善,趁这他们还只是发动地灵兽之威没有靠近,我们快快走吧!”
    秦修子的脸被乌氏拉紧的衣领憋得通红,但他却根本现在无暇顾及旁事,只希望乌氏能赶紧带着沐卯的孩子逃离这个已经不再安全的乌渔村!
    站在一旁的沐辰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吓坏,本来地面的晃动就令他七荤八素,母亲和秦修子的话更绕得他头昏脑涨。
    乌氏看到沐辰惊慌迷茫的神色,咬牙放开秦修衣领,再看向哭喊声一片的乌渔村,单手做诀,嘴里念念有词。
    忽然一阵光芒浮现,在她葱白袖长的手中慢慢闪耀。
    三寸长的银蛇从乌氏袖口飞出,在半空快速编织了一张闪着白光的网,光网朝着乌渔村飞去。
    光网飞行的过程中越张越大,最后牢牢地罩在乌渔村上方,保护乌渔村不再被滚石袭击。
    而后她没有停止动作,继续编织光网,一张张光网飞上紧挨着村庄的大山。
    只因为大山受到地震的影响,土石严重松动,情况岌岌可危,若不尽快用术法加固这山石土木,必再成祸端!
    做完这两件事后,乌氏重新放出灵识,探查她口中那些人的距离此地还有多远,紧蹙额眉。
    “秦修,你继续稳住山石,等那些人快到时,就去西边那座山上找我。”
    “切记切记,千万不要暴露你的身份!”
    说罢,乌氏单手提起沐辰和红衣小子,银蛇瞬间膨胀变粗,她就御那银蛇,带着两个少年向村西另一座荒山上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5 08:51: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乌氏的决定
    秦修子不知乌氏作何打算,但看到乌渔村惨状,他又不能坐视不管,只得听从乌氏的话继续巩固山石。
    等山石加固完毕,灵识探去,发现那些人又靠近许多,秦修子叹了口气,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罢了罢了,我就是欠他们家的。”
    他抬手从腰间的乾坤袋中取出一件灰色的破布道袍披上,秦修子祭出一柄墨绿色的仙剑,又将身形和剑光全部藏匿,踏着这仙剑化作一道黯淡灰光。
    他快速向地震传来的方向飞去,方向正好和乌氏所在方向相反。
    另一边,乌氏带着沐辰和红衣少年两人飞到西边山上,那红衣少年还想说些什么,乌氏直接在他后脖颈处来了一击,这才回到沐辰面前。
    荒山上只剩下乌氏与沐辰两人还清醒。
    他们相视而望,连年大旱的黄土地上,乌鸦的叫声时断时续,在山中一遍遍回响,风吹过,枯黄的蒿草也哗哗作响。
    在这看不到一点绿色之地,不知怎地,虽然沐辰还未从刚发生的巨变中反应,他此刻看着凝望着自己的娘亲,竟能感到一丝孤独忧伤。
    终于,沐辰还是鼓起勇气问她。
    因为乌氏的神情让他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他的心脏砰砰砰地跳着,这一刻他想要知道发生的事,又有些不敢知道了。
    “阿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要抓我们的人是谁?”
    乌氏却温柔地拍拍沐辰的头,没有直接解释,只用慈爱目光望着他,声音轻柔。
    “辰儿,你还记得当年你阿爹初教你道法剑术时,是怎么起誓的么?”
    “阿娘,我记得。”
    沐辰用力点头,他不知道为何此时阿娘问他这种事情,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我曾经对天地发誓:”
    “吾辈修道法,习剑术,以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道法小成后自当以苍生为己任,不可因一己私利而滥用道法,亦不可因修道习剑而倚强凌弱、欺凌弱小!”
    “如有违背,我沐辰当道行尽毁,永决仙路!”
    沐辰目光坚定,炯炯目光中闪烁着超越年龄的信念,乌氏一把抱住沐辰,欣慰中带着伤感。
    “好孩子,不愧是他沐卯的儿子,从来都没有忘记他的教诲。”
    “这样不管他身在何处,也能安心了。”
    沐辰并不想看到乌氏这般,他忍不住继续发问。
    “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那些人要伤害乌渔村中的村民,他们的目标是不是我们?”
    “为什么爹不能回来找我们?”
    “为什么……”
    乌氏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将他抱紧,额头蹭他沾满灰尘的额头,眼中满是不舍。
    “辰儿,这尘世间的事,大都是解释不清的。”
    “但只要不忘初心,便没有什么事能绊住你的步伐。”
    “娘,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沐辰迷茫地问道,乌氏却从怀里取出一只不知是何材质的黑色袋子,牵着两端的绳缓缓系在沐辰脖子上。
    冰意袭来,让沐辰不自觉身体颤抖。
    他从来没见过这只袋子,又想发问,乌氏却不等沐辰的话问出口,满眼不舍地打断了他的思路。
    “辰儿,不要再问为什么,如果你真想知道这一切原委,活下去!”
    “只要活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和你爹究竟为何选择了这条道路!”
    “活下去!”
    女人温柔中带有坚强的话响起,在除了衰木还是衰木的天地间传着,烈阳也将天边染成这枯黄。
    在这漫无边际的荒凉中,不断生长的只有沐辰心中的不安。
    他抓住乌氏的手,急促呼吸,但当天边飞来一抹暗芒,乌氏还是将沐辰的手交到秦修子手中。
    “乌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们要一起走啊!”
    秦修子焦急地脱下灰袍,想要马上带乌氏和沐辰离开。
    “只要我们一直向东飞行,两天时间就能赶到历城。”
    “到了那儿我们可以混入人群,他们驱使着地灵兽,不会在东莱地界动手!”
    “抓紧时间吧,若是那些畜生闻着味道找来,就是大麻烦了!”
    乌氏却还是摇头。
    她看到他的手腕伤了,血痕深邃入骨,若是再深入两寸,只怕秦修子现在就只剩下一只手了。
    她对秦修子淡淡一笑。
    “我们的确可以一走了之,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我就这样走了,乌渔村的下场,你该比我更清楚吧?”
    秦修子本来还有万千句话要说,可那些到了嘴边的话就这样被乌氏止住。
    乌氏见他心中还在挣扎,便又劝他。
    “这次他们联手来抓我和辰儿,你真的以为进入东莱地界,他们就肯善罢甘休?”
    “不过是寻我们时,再隐蔽些罢了。”
    “倒是你和这孩子,若是被他们认出,就算你是一宗之主,就算你的宗门受东莱一派庇护,真到了那种时候,你却也不得不给他们一个交代。”
    “就算到了那时,我也绝对不会出卖你母子二人!”
    秦修子当即立誓,那张苍老得布满沟壑的脸上,竟也出现了赤子般神色。
    乌氏还是笑拍秦修子肩膀,从腰间的乾坤袋中取出一个木偶娃娃。
    她双手做诀,将这娃娃变成了和沐辰有三四分相像的模样,然后抱起这个娃娃,拿过秦修子手中用来隐匿身份的灰袍。
    “我也想和他一起活下去,可我不能就这样抛下乌渔村不管,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理应在这里结束闹剧。”
    “还有便是,就让辰儿这辈子活都在别人的追捕中,我也是不愿的。”
    “秦修,照顾好辰儿,多谢……”
    说罢,银蛇再现,乌氏飞离,留下一道绝美的背影。
    秦修子呆呆地望着那决绝的背影,感觉天地在这一刻也安静下来。
    她又离开了,和许多年前的那个下雨的夜晚一样,头也不回……
    地灵兽开始长鸣,撼动大地的力量再次传来,地动山摇。
    天边的乌鸦又在啼叫,荒寂的山上,只剩寒风从枯木断岩上呼啸而过,还有一直在哭的男孩。
    他没能留下让他这辈子忘不了的女人,而欠了她多年的那句谢谢和对不起,他终究也还是没能说对她讲出。
    不过,唯一改变的,就是这已经立了六十三年的道心,终究还是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25 08:51:4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为何入你门下,拜你为师?
    秦修子扛起沐辰和红衣少年离开时,红衣少年终于醒了。
    他还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乌氏远去的那道银光的尾巴,还有一直在哭的沐辰。
    “喂,你怎么了,刚才飞过去的那个是你娘吧?”
    红衣少年趴在秦修子肩头向沐辰问道,但沐辰心中悲痛,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
    红衣少年只好去问秦修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这个糟老头子又做了什么坏事,才会让那小子哭的如此伤心欲绝。
    秦修子又是狠狠瞪这红衣少年,面色深沉,一手扛着一个少年大步向西。
    激烈的打斗声渐渐远了,秦修子终究没有回头去看,也可以说他根本不忍回头,再去寻找那个身影,他害怕自己忍不住冲动,不管孩子们就飞去帮她。
    天已入黑时,他们还没走出这连绵的荒山,深沉冷漠的夜空下,沐辰的哭泣声渐渐低了,红衣少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嘟嘟囔囔地说道:
    “师父,我们怎么不御剑飞行,你说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道门修士里的大师,怎么赶路还要用走的?”
    “难不成……”
    “难不成是师父您老人家年纪大了,灵气衰退,骨质酥松,所以带着我们两个就飞不起来了?”
    “傅艺,闭嘴!”
    秦修子厉声呵斥,此刻竟觉得连瞪眼都显得不够严肃,直接叫傅艺禁声。
    而他没有解释的是,这茫茫黑夜,星辰为伴,若是他带着沐辰和傅艺御剑飞行,那仙剑的光芒定会十分明显,容易被人发现,因此他只能徒步走出这片大山。
    傅艺也知道秦修子不爱多做解释,撇撇嘴又去想别的事情,突然,几声沉闷的响动过后,秦修身后净地传来一声撼天动地的爆炸声!
    刺眼的银光瞬间照亮整片夜空,爆照后的流光如一条条银蛇,稀稀疏疏窜向四周,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当最后的火星缓缓落下,慢慢熄灭,飘逸着长发的人影从爆炸中心坠落,傅艺惊叹地长大嘴巴:
    “咦,那好像是……”
    “喂,你娘炸了。”
    傅艺把头转向满脸震惊绝望和痛苦欲绝的沐辰,嘀嘀咕咕地说道。
    秦修子心中同样充满悲伤,好像这漫天星辰都已坠落,但他还是眼疾手快,瞬间用手掌捂住沐辰的嘴,避免被那些耳朵机灵的灵兽听到。
    他再次加快脚步,好似脚下生风,扛着那人留下的希望和信念,终是没有回头,大步离开了。
    ……
    “辰儿,活下去,去证明你心中的道活下去!”
    “娘——!”
    沐辰猛然惊醒,从木板床上僵直坐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耳边还回荡着乌氏最后留下的话,眼前却不是他熟悉的场景。
    床边是木桌和木椅,茶壶孤零零的摆在桌上,素布挂在木盆旁边的架子间,墙面还有一幅半俗半雅的画卷,看起来倒有些不伦不类。
    沐辰看出这是一间普通客房,但现在他却没工夫去管那画卷的摆放,他拍着自己晕乎乎的头,满脑子都是回家。
    就在此时,客房的门却吱呀一声打开,沐辰抬头看去,果然是那秦修子和碎嘴子的红衣小子。
    可他并不想看见他们,因为沐辰心中对他们确有怨恨,虽然知道那些事不是他们做的,但也确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才突然发生。
    对那些不知姓名、样貌之人的怨恨,此刻也转移到秦修子和傅艺身上。
    秦修子背手走进房门,他已经换上一件绣着仙鹤的白色太清氅,头戴道观,留三绺长髯,右手拿浮尘,看上去这穿着比先前正式许多,也衬得这秦修子有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
    但沐辰见他这样,便感觉他装模作样,心中更加不喜,转头看向窗外。
    秦修子见状走到沐辰床前,傅艺倒是没有多嘴,还拉来一把椅子送到秦修子旁边让他坐下,只是秦修子一直紧着脸。
    “沐辰,我知道事情突然发生,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但事已至此,节哀。”
    沐辰的眼眶再次泛红,但他努力忍住泪水不落,倔强地从床上翻下。
    “我要回家!”
    秦修子听见这话眉头紧皱,摇头拒绝,但沐辰却又说了一遍。
    “阿娘的尸体还留在那里,阿爹也不知家里发生什么,家中只剩我一人给母亲处理后事,我要回家!”
    “你这臭小子,我家师父好心好意地安慰你,你却不领情,还如此任性,难道非要旁人说那些肉麻的安慰之语才行?”
    傅艺抱着双臂在一旁嘲讽道,但这安静的客房内也没人在意他说什么,秦修子思虑片刻,这才张口。
    “沐辰,吾修道之人,以天地为棺椁,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1,不讲厚葬之礼。”
    “你母亲既已将你托付于我,你就该就听我教诲,跟我回蜀中竹剑堂,我也会悉心教导,辅你入道,绝不私藏。”
    秦修子以为他这样说能让沐辰从乌氏遇害的事情里拉出来,他正襟危坐,等着沐辰对自己道谢,再感动得痛哭流涕,大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云云的话。
    可沐辰阴着脸,完全没有一点秦修子期待的表情出现,竟然还冷哼一声!
    “我自幼便有母亲指点,父亲传道,更以天下苍生立心,不用旁人教导!”
    “况且父亲曾教导我,说我辈修仙问道,当以拯救苍生、对抗災祸为己任,而你身为一宗之主,却完全不曾想过对抗旱魃,治理旱災……”
    “我为何要入你门下,拜你为师?”
    沐辰见秦修子突然愣住,自以为自己说到了他的痛处,又瞪着秦修子那张神色古怪的脸,横眉冷哼一声,猛地掀开被子跳下木床,穿上麻布鞋便就要走。
    一个身影突然跑到门口挡住门,不让沐辰离开。
    拦住沐辰的不是秦修子,却是他那个小徒弟傅艺,冲着沐辰大喊。
    “你这小子自小生长在那偏僻渔村,从未与门宗之人接触,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却又懂些什么?”
    “这旱魃又没经过蜀中,旱災也没波及到我们竹剑堂的管辖地界,你当真以为若是那些大门宗不开口号召,这种大災我们想管就能管得了吗?”
    注:
    1引自《庄子·杂篇·列御》,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
    翻译:我以天地作棺椁,以日月为连壁,以星辰为珠宝,以万物作陪葬。

第六章 道起何缘
    破落客栈的房间中,西风吹的门阀吱吱作响,太阳的光辉也从木窗钻入房中,而傅艺话音未落,沐辰便张口反驳。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可你说的那些,又与修道之士抗災救民何干?”
    “难道就因为你刚刚说的,这旱魃就不用驱赶,旱災就不用再管,因大旱而背井离乡的百姓就不用救助了吗?”
    “若这就是你们对旱災不管不顾的理由,那这仙法剑道、不修也罢!”
    沐辰昂首挺胸,神色宝相,句句慷慨激昂,一时间傅艺竟找不到反驳他的话来,皱着眉头地向秦修子求助。
    “师父,你看他在说什么,他怎么能这么说我们?”
    秦修子听到沐辰的话却并没有像傅艺一样生气,脸上说不出是苦涩还是欣慰。
    “沐辰,你能有此觉悟,我深感欣慰。”
    “但你年纪尚幼,经验阅历不足,所思所虑确大有不妥。”
    “旁地暂且不说,就说这災兽旱魃现世,大旱三年,你知道当怎么治吗?”
    “难道就凭你这一腔热血,天下就太平了吗?”
    “稚子啊”
    秦修子的这番劝诫之言幽幽道来,终于让沐辰不再那么激动,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鲁莽之徒,只是心中一直有怨,他又问秦修子。
    “那还请问先生,这广安大旱究竟该如何治理,旱魃现世又该如何驱赶?”
    “对抗災兽只一言一语可道不清楚。”
    “若你真有为天下苍生立命之心,就和我们一起回去,习百家文,读万卷书,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那当今旱災,还有杀害我娘的人”
    沐辰又问,眼睛死死盯住秦修子。
    “災兽自有我辈处理,我与你立誓,一定尽快解决災祸,还百姓福年。”
    “至于那些人,就算我现在放你回家,告诉你是谁,你就真能给你娘报仇了吗?”
    “你初入大道,连柄仙器都没有,怎么替你娘报仇,靠你身上的柴刀?”
    “你还是要先同我回去,此事我日后会给你个交代,你父亲的事我也会告诉你,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
    蓝空碧如洁玉,白鸟潇洒离去,这方小小的天地,秦修子的话终于打动沐辰。
    他倔强地点头,暂且压下悲痛,回首向秦修子行了个大礼。
    “晚辈知道了,谢先生。”
    屋内的紧张气氛松弛下来,一直守在门口的傅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脸感叹地走向沐辰,拍上沐辰肩膀。
    “还叫什么先生,以后你就该叫这糟老头子师父了!”
    “既然他当你师父,我就是你师兄,你就是我师弟,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罩着你”
    在这略显轻松的气氛下,傅艺又开始喋喋不休,沐辰尴尬地耸肩让过手臂。
    他本不是性格尖锐之人,只是因为巨变才强硬,可他也没有这么强悍的心理素质。
    明明刚刚还因为应不应当抗災的事情吵的不可开交,却能如此迅速地转变心态,这还没过半柱香,就变得亲切热情。
    好在秦修子并不着急。
    “这拜师礼还未成,不急着叫师父。”
    沐辰心中被说不出口的悲伤全部填满,若就让他现在改口,的确是强求。
    不过事已至此,沐辰只得跟着秦修子和傅艺前往他们口中的竹剑堂,秦修子也终于可以祭出他那柄墨绿色的仙剑,带着二人一路向蜀中方向飞去。
    这还是沐辰首次御剑飞行,虽然是秦修子带着,但沐辰还是有些手足无措,傅艺便又笑他。
    等仙剑腾空,风声凛冽,沐辰只感觉这凉风呼呼直响,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好在秦修子一直护着,虽然让人觉得不小心就要掉下去,但也很快熟悉了这种凌空逐日的奇妙感觉。
    秦修子见沐辰终于将忧愁稍稍放下,特意放慢赶路的速度,带他领略沿途风景,也借此机会好好讲述了修道的起源,还有神洲大地上的七十二宗。
    神洲大地,浩瀚广博,自古以来便有诸多能人异士,修炼之法奇多。
    但这修仙之法林林总总,却都离不开一个道,只因这最初的概念源于上古时流传下来的一本记录世间万事万物之‘道’的宝典,曰《易经》。
    这其中记载的思想竟让人既觉得高深莫测,又简单容易,因此看过此宝典的人对此古籍的评价皆称之奇。
    以此籍为根,先民将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山川河岳视为主宰,对天地产生敬畏,乃顶礼膜之。
    又有古人以为,人乃天地造化而生智,只要通过修持养生,修性炼命,对精神和肉体进行自我控制,就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甚至‘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崇高目的。
    遂古人便从这古籍记载的规律中寻到淬炼人身自带先天真气之法,再引天地灵气入体,就有了最初的修士。
    只不过人行万里,活百年,有时就算对一个字的理解都千差万别,对那古籍的理解自然也各不相同,如此一来,这世间便逐渐有了门宗之分,强弱之别。
    这些门宗不断发展演变,也经历了许多勾心斗角之事和吞并灭门之争,才形成了今天七十二宗共守神洲的和平态势。
    而七十二宗之间会最终呈现这种和谐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因为这些门宗需要共同对抗祸乱天下的恶兽。
    本来寻常的山林猛兽,普通百姓就能围而杀之,可世间又岂止寻常猛兽?
    自上古炎帝、黄帝联手大战蚩尤,世间便产生了一种可以附在生灵身上、使之进化狂躁的戾气,久而不消,暗中聚集。
    妖兽,就是神洲大陆上对那些由戾气刺激而变得更加凶恶猛兽的形容。
    就如同修士纳天地灵气淬身强体,这些吸收了天地戾气的野兽就是兽中的修士,比寻常野兽力气涨十倍不止,更有妖兽顿悟天道,习得术法,危害人间。
    因此猎杀妖兽,就是修士们平常最普通的任务。
    在此基础上,如妖兽隐荒山旷野,继续吸收天地戾气匿其踪迹,就有很大几率成为比妖兽更恐怖厉害的凶兽。
    妖兽化凶,则非一般修士可以诛杀。
    要是再碰到那些从万年前就存活下来的上古凶兽,更需要众修士联手抗之,才能还一方百姓平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