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求求你别报恩了》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花青鸾

[ 复制链接 ]
《求求你别报恩了》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花青鸾
声明:本书由拾光网(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简介:
  祁斯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
  某次醉酒后却出现了一个以报恩名义处处管着他的男人。
  想喝酒可以,果味仿酒饮料。
  想飙车可以,电脑开车游戏。
  拿着手机玩飞车手游的祁斯受不了了。
  “单鹤沣你大爷的,老子要喝酒喝到醉!飙车开到爽!”
  揣着银行卡,跑去车行刚刷了一辆新跑车的祁斯方向盘还没摸到,就被单鹤沣像提着小鸡崽似的拎回了家。
  在床上感受了一番醉生梦死。
  “先生求您别报恩了!受不住啊!”祁斯感慨。
  以身相许报恩攻X开心就好二世祖受
  宠宠宠!!!!
  标签: 温馨霸道总裁治愈系H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3-19 15:31: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1章 本少狂拽酷炫还有钱
  A市的清明节当日又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林木墓园是A市面积最大的一个墓园,其中墓地价格最高的一片墓地中,一名身材修长,长相艳丽的青年,正抱着一束蔫蔫的菊花站在一块墓碑前,看那菊花的包装肯定是从墓园门口不负责的小贩那随意挑的。因为每到清明的时候,墓园大门口附近聚集了许多卖花卖纸币的小贩,而他们卖的花基本都是从墓园里二次利用的,所以买在他们那买花的人都会仔细挑选花瓣完整的花束。
  祁斯一双好看的凤眼盯着照片上那一对笑得格外灿烂幸福的夫妻,眼里渐渐露出一丝嘲讽。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祁斯微微蹲下,把手上的花束随意放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棕色的手帕擦了擦沾了雨水的遗照。
  “他们都说你们心善,资助了那么多的小孩家庭,结果呢,无论是你们的忌日还是清明节,也不还是只有我一人来看你们吗。”冷笑了两声,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祁斯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墓碑挥了挥手,没有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开了。
  路过垃圾桶的时候,祁斯顺手把手帕扔了进去,那利索的动作,让人完全不敢相信那块手帕其实有五位数价格。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听到有孩童背诗的声音,祁斯抬眼望了过去,给出一个小男孩挺可爱的评价。
  “妈妈,那边那个哥哥好漂亮啊!”背诵诗文的小男孩感受到祁斯的视线,好奇得盯着祁斯看了半天,然后拉了拉大人的手,指着祁斯夸道。
  小男孩的妈妈顺着儿子指着的方向看去,青年眉眼上挑,淡粉色的双唇微微抿起,五官精致,雌雄莫辩,一双琉璃双眸中带着几分的傲气,好看却不怎么友好。
  “你才多大哪知道好不好看,走吧该去给你爷爷鞠躬了。”男孩的妈妈对祁斯这一身看起来不菲的穿着,心里。产生了些许戒备。
  “妈妈我能把我的伞给小哥哥吗。”小男孩见祁斯没有带伞,孤零零一个人走在雨里,很是可怜。忍不住拉着妈妈询问,而男孩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儿童伞也不适合祁斯这种成年人。
  这下男孩的妈妈有些生气了:“人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指不定是心血来潮,你管他作什么。”
  被凶了小男孩撇撇嘴,不说话了,依依不舍的看了祁斯一眼,乖乖跟着妈妈走开了。
  那边母子的对话,祁斯都听见了,他扯起一抹鄙夷的笑容,挺着腰板,傲气的往出口走去,丝毫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有些人总是莫名其妙的会对有钱人带着过分的偏见,不过那位母亲猜的没错,祁斯确实是有钱人的小孩。
  墓园门口,一辆豪车从停车场开了出来,再不懂车的人看到这车一串纯数字六的车牌,也知道此车的主人身价不菲。
  “小少爷您怎么在里面呆了这么久,还不让我们送伞过去。”从车上下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看着岁数挺大的老管家,老管家看着祁斯的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关心。
  显然祁斯对这位老管家的感情很不一般,全程严肃的脸上居然挂上了一抹笑容。
  “刘管家你赶快上车吧,明明有风湿病,一到阴雨天膝盖就疼,还陪我过来。”祁斯瞟了旁边的司机一眼,司机立刻上前开门请刘管家上车。
  清明节的墓园,无论是几位数的车,都只能像蜗牛一般缓慢前行,祁斯透过车窗,看着不少弃车步行的人,不免有些烦躁。
  “刘管家你先回去吧,我和朋友有约,最近都是阴雨天你记得去找李叔做针灸。”祁斯退出查看天气的软件,开了车门打算步行离开。
  刚下车还没走两步,祁斯就听见刘管家的声音。
  “小少爷您起码带着伞啊。”
  最终祁斯还是刘管家的视线下,撑了伞,不急不慢的朝着山下走去。
  祁斯出生在一个商人世家,父母都是做生意的,无论已经多么有钱了,父母总是在全国各地飞着,而祁斯的爷爷外公都死的早,从小到大身边都是刘管家陪着。
  现在父母不在了,除了刘管家,祁斯谁的话都懒得听。
  因为缺乏锻炼,走到山下不堵的马路边时,祁斯已经气喘吁吁,白净的额头上也布了一层薄汗。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自己已经迟到了十分钟,那两人该着急了吧。
  正想着呢,何瑜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祁少你人在哪呢?位置都留好了,就差你了!”
  “马上。”说完,不远处一辆宝石蓝的跑车朝着祁斯站着的方向开了过来,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上下来的人对着祁斯恭恭敬敬叫了声少爷,把车钥匙递了过去。
  墓园在郊区,离墓园差不多五公里外正在进行一场拍卖会,祁斯的目的地就是那。
  【作者有话说:新文请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19 15:31:31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表面emmm内心mmp
  此时拍卖会中心二层,何瑜斐握着手机在六平米的单间房来回走动。坐在长椅上听外面竞价的吴川实在受不了了,把何瑜斐拉着坐了下来。
  “祁斯那么想要那块绿松石一定会赶来的。老何你就放心吧。”
  而吴川口中的祁斯在赶去拍卖会场路上被一个又一个的红绿灯闹得心烦,忍不住打开了导航,这是最后一个红绿灯了,祁斯抬头看着,在心里倒数秒数,三,二,一。
  在红灯变绿灯的瞬间,祁斯踩下了油门正要飞驰而过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横穿马路,为了避让小男孩,祁斯只好调转方向,开到了一旁的人行道上,这才没有撞到男孩。
  孩子还小,遇见这种事情被吓得站在路中间哭,祁斯立刻解了安全带,三步并两步跑向路中间,抱着男孩回到了安全的路边。
  说来也巧,这男孩就是之前在墓园夸祁斯长得好看的。祁斯记得这孩子是跟妈妈一起的,于是朝着四周张望想看看这孩子的监护人在哪。
  果然那位不喜欢他的母亲匆匆跑了过来,一把抱过孩子,一边安慰一边检查孩子有没有受伤。
  “你这人开车长没长眼睛?没看到有孩子吗?”女人抱着孩子看了眼已经开到马路上的跑车,对着祁斯指责的训斥道。
  周围聚集了不少人,祁斯懒得和这人争论,打了两个电话出去,第一个电话叫救护车,第二个电话打给了刘管家。
  “一会救护车就到,带孩子去检查,一切走法律程序。”祁斯不耐烦的看了眼时间这下真来不及了。
  “走法律就走法律,你别以为你有钱就可以乱来,哪个交通法说你们开车能开到人行道上啊!”女人指着祁斯骂,说的话影响了周围的群众,都开始对着祁斯指指点点。
  不到五分钟,刘管家就赶了过来。
  “少爷您没受伤吧。”看着路边的跑车,刘管家急忙下车询问,生怕祁斯哪蹭到伤到了。
  “我没事,刘管家这里就交给你了,男孩横穿马路,我让了一下。一切走法律程序。”祁斯交代完后,就上了刘管家开来的车。
  祁斯这种态度让女人十分不满,抱着孩子拍着窗户叫嚣,要报警,让他别逃。
  被路上的事情一耽搁,祁斯到达拍卖会场的时候,他那块心心念念的绿松石已经被人拍走了。
  “祁少你来的也太迟了吧,早知道当时我也一起报名了,还能帮你出价呢。”吴川没想到祁斯真迟到了。
  望着已经在绿松石后面出场的一幅名画,祁斯不禁感叹今天运气真是太差了。
  “谁拍走的?我去问问能不能从他手上买过来。”
  何瑜斐和吴川特意留意了一下,就知道祁斯会这样问,直接带着祁斯追去了大厅。
  “就那个站在门口的!就是他买的!”
  何瑜斐指着的那人背对着他们,只能看到一道身姿挺拔的背影,除了能出男人身材伟岸,还能看出那人穿着讲究,一身下来价格不菲,这样的人他不一定能买回绿松石。
  别说买了,祁斯三人还没走到人家面前呢,就被拦住了。
  “单总现在不见任何人。您有事情请预约。”秘书模样的人带着两个保镖挡在了祁斯他们的面前。
  反正那人离祁斯的位置也不远,祁斯直接冲着不远处的人喊了出来。
  “单先生,我想买下你拍到的绿松石!我们可以谈谈吗!”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求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19 15:31:46 显示全部楼层
第3章 醉酒之后报了个仇嘻嘻嘻
  听到声音,单鹤沣漫不经心的朝着祁斯的方向看了一眼,就上了车,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先生,我想我们单总的意思您已经明白了。”
  那个姓单的男人憋自己的那一眼,眼神冷漠仿佛在看一个顽皮不懂事的孩子,这让祁斯十分不爽,也不再多说什么,掉头就走,他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好的生日礼物送给刘管家。
  门口的闹剧单鹤沣并没有放在心上,想见他的人每次用的方法都千奇百怪。
  回到公司,秘书抱着一沓文件已经在办公室面前等了许久。
  “单总,您要查的人赵秘书查到了,资料已经打印好了都在这。”秘书把手上的文件递了过去。
  单鹤沣脚步一顿,办公室都没进,接过文件就浏览了起来。
  文件的第一页上印着照片,是位长得十分精致好看的青年,青年的名字叫祁斯。单鹤沣念出了青年的名字,回想到刚才在拍卖会大厅闹事的青年,正是这资料上的人。
  “去把那块今天拍来的绿松石给我送来。”单鹤沣一边看着文件走进了办公室。
  ******
  没拍到想要的东西,祁斯只好和两位好友一起回了银安。
  银安会所是无数年轻的富家子弟喜欢混迹的场所,曾经无数个日夜祁斯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何瑜斐搂着祁斯的肩膀,嘴里说着安慰他的话,轻车熟路的来到他们最常呆的包间
  包厢里几个和祁斯他们一起玩的富家子已经在里面玩了几轮,见祁斯他们到了,立刻招呼着一起。
  本来心情就不好,祁斯一口气连干了几杯,渐渐意识模糊了起来。与平时一样,祁斯喝着酒听着吴川那走调的歌声,和一群不务正业的富家子玩色子到天黑再到天亮。
  第二天下午,祁斯睡得正香,听见吴川一声“死了都要爱”活脱脱被吵醒。不满的从沙发上抄起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可惜却没什么效果,吴川依旧飙着高音。
  祁斯翻来覆去实在不能清静的睡觉,只好爬了起来,脚步虚浮的在服务员的搀扶下出了会所。
  “劳烦祁少稍等片刻,小齐正把车开过来。”银安会所的服务向来贴心,长期来消费的顾客可以把车寄存在这,等喝醉的时候有专门的人送顾客回去,再把车开回来寄存。
  祁斯哼了一声,被太阳刺得睁不开眼。
  不记得是怎么被扶上车子的,等祁斯被叫醒的时候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自从父母死后,他就从别墅搬进了公寓,他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已经住够了。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觉得差不多恢复了意识,祁斯就让司机先走了,独自走了进去按着电梯站了过去。
  祁斯一直自认为自己酒量不错,奈何昨晚心情不好混着酒喝了不少,现在又坐着电梯直接上到二十四楼,出了电梯他就觉得自己胃里翻江倒海难受得不得了。
  强忍住胃里的难受,他扶着墙脚步不稳的往右边拐去,视线模糊间祁斯看到自家门口好像站着个人。
  “我们又见面了。”站在他家门口的人看见他出了声。
  只想赶快回家的祁斯压根没在意对方说了什么,不过男人挡在他面前真的很烦人,连房门密码都不能输入。
  “祁斯先生?”单鹤沣闻着祁斯身上的酒气,忍住不微微皱眉。
  本来就走路不稳的祁斯本想把挡着他的男人扯开,结果双手离开了墙重心不稳差点摔倒,还好单鹤沣眼疾手快,拉住了祁斯,可祁斯却因为惯性抱住了单鹤沣。
  不习惯与别人接触的单鹤沣下意识想推开祁斯,却想到善良慈祥的祁氏夫妇,终究没有抬手。
  可经过这么一摇晃,祁斯是彻底忍不住了,张口就直接吐了出来。
  先是觉得胸前一暖,再是扑鼻的恶臭,最后看着祁斯嫌弃的主动离开了他的怀抱,单鹤沣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上面沾着疑似呕吐物的液体。
  再看向罪魁祸首,某人吐完后,身心愉快,靠在门口闭着眼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求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19 15:32:02 显示全部楼层
第4章 谁敢抱本少????
  酒醒后的祁斯躺在柔软的床上歪着头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
  “都晚上了。”祁斯揉了揉脑袋,喝多了头疼。
  正揉着,他觉得房间里的味道有点难闻,使劲嗅了嗅,祁斯发现自己身上散发着强烈的酒臭味。
  嫌弃的看着自己没换的衣服,祁斯直接起身往浴室走去,再不洗澡自己身上都要生蛆了。
  用着自己最喜欢的薄荷味洗发露,祁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怎么回来的?会所的小齐开车送他到的楼下,然后他自己坐的电梯,最后呢?
  祁斯搓头发的动作一顿,他隐约记得他回来的时候有个陌生男人在门口等他,还和他说了点什么。
  最后因为不认识对方,他没输密码锁,所以那自己是怎么进来,怎么睡在床上的?
  “卧槽!”祁斯立刻打开花洒把头发上的沫沫冲洗干净,套上浴衣就冲了出去。
  出房间前祁斯从卧室的角落翻出自己打高尔夫的背袋,从里面抽出一根高尔夫球杆用来当武器。
  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一条缝,祁斯探出脑袋,左看看又瞧瞧。客厅没有被翻过的痕迹,一切正常。紧紧抓着球杆祁斯深吸一口气,用力拽开门挥舞着球杆冲了出去。
  扫视了一圈,祁斯发现厨房阳台没有被扫荡过的痕迹,总算放松了下来,可能自己酒喝多记错事了吧。
  放松后的祁斯把球杆随手往沙发上一扔,祁斯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酸奶喝了起来,从小他就喜欢喝酸奶。叼着酸奶祁斯准备回去重新洗澡,刚踏进房间,他就听见“咣当”一声。
  声音是从书房传来的,祁斯立刻放下酸奶,重新拿着球杆警觉的往书房走去。
  仔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就在他准备打开书房门的刹那,祁斯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他迅速举起球杆往门口打去。
  “少爷?”一位拿着扫把和簸箕的中年女人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祁斯一个人住,每天都会有阿姨过来定时打扫卫生,所以家里很干净。而从书房出来的正是每天给祁斯打扫卫生的阿姨。
  不放心祁斯又走进书房看了一眼,一切如旧,唯一变化的就是他放在桌子上的杯子变成了垃圾桶里的玻璃碎片。
  “这个点阿姨你怎么在这?”一般阿姨都是上午过来,这个点祁斯完全没想到家里会有人,因此才会误会家里有坏人。
  “少爷您前天说您这两天不在家,让我今天下午过来打扫,您忘了?”
  听阿姨这么一说,祁斯想起来了,他那天确实说过,这下他算是彻底放心了。
  “阿姨你弄好就走吧,时间也不早了。”祁斯随手把球杆往书房墙上一靠,走回去接着喝刚才没喝完的那罐酸奶。
  坐在懒人沙发上,祁斯翻着八卦杂志,洗澡不急,先喝酸奶。
  阿姨在外面收拾了一会,拿着之前祁斯随便乱丢的球杆敲门进来把球杆放好。
  “少爷您突然拿高尔夫出来是最近要用吗?”阿姨以为祁斯刚才拿着球杆是打算在客厅里比划比划,因为之前祁斯有段时间迷上高尔夫的时候就是在客厅拿着球杆挥来挥去,所以阿姨以为祁斯现在又重新迷上了。
  “放回去吧。”祁斯头都没抬,他三分钟热度,没兴趣的东西很难能再提起兴趣。
  阿姨把背袋上的灰清理干净,又把背袋放回了原来的柜子里。
  没一会阿姨又敲了敲门。
  “少爷,这是我来的时候,在门口抱着你的男人留下的,说让您清醒后打电话给他。”
  “嗯嗯,嗯?抱着我的男人?”祁斯正在看杂志,敷衍的嗯了两声,嗯了一半突然发觉到不对劲,“阿姨什么男人?”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求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19 15:32: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5章 讨好祁少的错误示范
  “我来下午来的时候,有个男人正抱着少爷,看样子认识您呢,您吐了他一身他都没生气,还客客气气的和我说话呢。”阿姨把那人留下的纸条和盒子放在了祁斯的床头柜上,就拿着外套走了。
  虽然祁斯还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可心思完全不在上面,纠结了一会还是扔开了杂志,去拿了纸条。
  “单鹤沣?”纸条上只写了一个名字和一串手机号,这人字迹结构严整,笔势却透着豪纵,不过怎么姓单呢,想到昨天在拍卖会那个姓单的眼神,祁斯现在还记着仇。
  “字不错。”夸赞了一句,纸条就被他揉皱扔进了垃圾桶。吐了别人一身的事情他还是不回忆的好,至于联系他?祁斯表示不认识的人没必要给自己徒增烦恼。
  扔完纸条,祁斯顺手想把盒子一起丢了,想了想他还是打开了盒子。
  只见丝绒盒打来,里面放着的正是他心心念念一直想要的那块被人拍走的绿松石。
  “单鹤沣……”祁斯默念了一遍纸条上的名字,顿了顿想通了。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盯着绿松石看了半天,祁斯也没想到那人是什么意思,最后决定这种人的东西不要也罢!
  隔日祁斯拒绝了几个狐朋狗友的邀请,一天都没出过房门。
  何瑜斐带着吃的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祁少穿着一件毛绒绒的连体睡衣,正躺在沙发上皱着眉盯着平板,何瑜斐猜测祁斯八成又在看推理剧。
  不过祁斯这个造型把何瑜斐逗乐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祁大少,我说你这件睡衣和你真配。”
  没在意好友语气里的调侃,祁斯把手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何瑜斐闭嘴。
  看着祁斯这个样子,何瑜斐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祁少最喜欢看推理剧,然而每次都猜不中凶手。
  何瑜斐把带来的大闸蟹放在了厨房,顺手在冰箱里拿了罐啤酒。
  “怎么是他!!”从客厅突然传来祁斯的咆哮,随后就是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何瑜斐放心的喝起了啤酒,祁少有个习惯猜不中凶手就摔平板,第一次遇见这事的时候,他也在喝东西,结果被吓呛着了。
  明明前一秒祁斯还安静乖巧,下一秒就毫无形象的吼了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静若处子,动若疯兔吧,何瑜斐是这么想的。
  “怎么了,我们祁少又猜错了?”何瑜斐给祁斯带了罐酸奶用来安抚他。
  “你说一般电视剧里那些看起来特别善良的人最后肯定是凶手,这部到好,世上会有这种圣母吗?”祁斯气不过,看着完好无损的平板忍不住又把它往一边踢了踢。
  何瑜斐敷衍的嗯了几声,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防止祁斯接着讲,何瑜斐赶快转移话题,捞起祁斯睡衣的尾巴甩了两下。
  “你这个睡衣不错,哪买的回头给我弄一件呗,我要花的,豹子的。”
  瞟了何瑜斐一眼,祁斯没说话。
  “行了我开玩笑的,刘管家的眼光依旧没变啊。”何瑜斐摇摇头看着祁斯的样子,小时候穿还挺可爱的,长大了穿就有点,仔细看了看,何瑜斐觉得现在穿祁大少也是好看的。
  双眼水灵,皮肤也白,有那么一点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过这话何瑜斐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小时候祁斯喜欢这种睡衣,刘管家看到好的都会买给他,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他长大。
  这次刘管家给祁斯挑了件袋鼠样子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口袋,祁斯量过一台笔记本装进去都绰绰有余。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求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3-19 15:32:52 显示全部楼层
第6章 “推理小能手”何瑜斐
  祁斯从前面的巨型口袋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十,九……”从十开始倒数,当手机上的时间到下午三点时,刘管家的电话按时打来了。
  “少爷今天一共来了三批人,都是问汇款的。”
  “知道了,按老规矩解决。”
  挂了电话祁斯伸腿踢了踢吃的不亦乐何瑜斐:“给我留点。”
  正说着阿姨到了,祁斯让阿姨晚上把螃蟹给煮了,不能出去也能和何瑜斐在家里喝点酒。
  “我那还有瓶好酒,从串儿那弄来的,晚上不归不醉啊。”祁斯说着,忍不住一半身子探出沙发,伸着手够着茶几下被他踢进去的平板,打算再找部新片子看看。
  “少爷,昨天那男人的纸条和礼物我给您了吗?人老了,记性有点不好。”阿姨还带着一双洗螃蟹的胶手套,急匆匆出来问道。
  一听阿姨这话何瑜斐来劲了,把本来要回答祁斯问题都忘了。
  “啥男人?啥纸条?你和那个男人什么关系?”何瑜斐笑得贱兮兮的朝着祁斯眨着眼打听,他们祁大少这幅长相,银安的姑娘一见到跟胶水似的就喜欢往他身上粘,不仅仅是姑娘,有些和他们差不多身份的富二代还追过祁斯,可惜这么多年何瑜斐也没见祁斯真和哪个女的或者男的有什么牵扯,依旧保持处男身份。
  “不认识,不认识。”祁斯戴上耳机,明显不想搭理对方。
  切了一声何瑜斐把祁斯抱着的零食抢了过去,走到玄关换上自己的鞋子。
  “怎么,你要走?”祁斯还指望晚上有人陪他喝酒呢。
  “是呀,晚上我家老头子喊我回去吃饭,再不回去吃就打断我的腿。”一提到回家何瑜斐就蔫了吧唧的。
  “噢,再见!”
  拉上毛毯,祁斯准备认真看电视了。
  这次祁斯选了个评分特别高的悬疑剧,这次他就不信自己猜不到凶手。
  刚听完片头曲,他手机就响了。
  “何瑜斐你干嘛?”被打扰看电视的祁斯很不爽。
  “祁少我的车钥匙丢你家沙发上了,劳烦您给我送下来呗。”
  祁斯懒得换衣服。他这衣服挺好看的,虽然有点独特,就算被人看到他也不在乎。
  公寓楼下何瑜斐拿着手机一边和最近新搭上的妞聊着微信,一边等祁斯给他送车钥匙。
  旁边站着的男人引起了何瑜斐的注意,他上去之前就见到这男人拿着手机谈着公事望着楼里,他这都要回去了那男人还在谈事情。
  这人身材高大,一道剑眉斜插入鬓,鼻梁高挺,神色淡漠,一身高定黑色西装,配着银灰色领带,
  “这男人一表人才该不会是在等情人吧。”何瑜斐前不久刚知道他二叔包养了一个小明星就藏在这个小区里,他还听二叔说这个小区环境不错安全系数还高,身边不少人包养的女人都藏在这里。
  这男人从头到脚一身下来价格不菲,肯定不是住在这的,但是不住在这又盯着里面看来八成是在等情人。越想何瑜斐就越觉得自己猜的很准确,打算等祁斯下来和他八卦八卦,不过这男人怎么看得有点眼熟。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求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