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混》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油色子

[ 复制链接 ]
《混》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油色子
声明:本书由拾光网(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内容简介:
  女友背叛,应何去何从?怒;
  真爱来袭,应如何面对?愁;
  父仇之恨,应如何处之?乱;
  流氓围绕,应如何是好?杀;
  混,不仅仅只是一种传说!
  ……
  男人谈恋爱,首先得看你钱包够不够实在。
  女人找干爹,首先得看你有没有资格当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4-14 09:45:44 显示全部楼层
初出茅庐


第一章 女友骗色又骗财
    我和女友恋爱5年,大学毕业后,我们在不同公司上班,但同居在一起。
    那天不知是什么原因,整栋大厦停电,于是我们便提前下了班。当时时间是下午1点多。回到住处,打开门,然后轻轻关上。谁知道却突然听见女友在卧室说话,而且说得很温柔很嗲,是我从没有听过的口吻。
    我心想,这个时候女友应该在上班才对吧?
    出自于好奇,我便呆在门口偷听,女友用着很娇嗔的语气说:“再等段时间啦,他这个月都快发工资了,等他把工资上交后,我再给他挑明,嘿嘿!先忍忍,很快的,很快的。他要5点多才下班,你现在到楼下来接我嘛。嗯,嗯,嗯,拜拜!嗯嘛!”最后发出的‘嗯嘛’声,应该是打啵儿的意思。
    是的,没错,我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会上交与她,一月三千五,我会上交三千,留下的五百只是生活费。她很喜欢购物,我有时会问她,一个月能剩下多少钱,她的回答是,都用完了。所以说,每个月下来,我基本是不会有余钱的,至于她,我就不敢保证了。
    挂了电话后,女友哼起了小曲。我在门外听着她这段话,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我很想冲进房间质问她,但忍住了,我赶紧躲进了厨房。
    大概五分钟后,女友出了卧室,然后又出了大厅,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但我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的模糊画面,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五分钟左右,我迅速跟了出去,但早已经没了人影。我在各个街道上神游到六点多,突然女友来了一电话,问:“怎么还没回来?”
    我提了提神,说:“今天加班,马上回来了。”
    我曾今发过誓,绝不打女人,而且我是极度鄙视打女人的男人,但……我只能说,我他妈的那是忍无可忍了。
    回到家中,我故作镇定,说:“这个月经理说要提前发工资了,估计明天就要发了。”
    女友一脸兴奋,说:“是吗?好啊,好啊。”
    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从她的兴奋中看见了恶心。
    我说:“我是全部上交给你呢?还是老规矩,留五百?”
    女友迟疑了下,说:“那全部给我好了,每天我给你20块生活费,比你留五百还划算哦。”说完“嘿嘿”干笑两声。
    我内心悲痛的笑了笑,说:“呵呵,你还真是会为我着想呢!”
    女友一脸笑意,说:“当然啦,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呀?”我真想说,我滚你MLGB的,但我忍了,我忍,我再忍。
    其实我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毕竟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突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长吸一口气,说:“是啊,你对我真的好,实在是太好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分手呢?而且还是你离开我。”
    女友脸色稍变,但一刹那间又恢复了原态,说:“你瞎想什么呢?不去想那些,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
    我沉默了,双手捂脸的沉默了,女友问:“怎么了?”
    想了很久,我内心终于承受不了,问:“你今天去那了?”
    女友笑得很勉强的说:“上……上班啊。”
    我不禁苦逼的笑了笑,说:“上班?呵呵,好一个上班。真的,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明白,但你呢?”
    女友继续装着无知,说:“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加班的事和谁闹矛盾了?”
    我怀着钻心的痛,说:“好,你说你今天上班是不?那我问你,你几点去上的班?你和谁一起去上的班?”
    女友似乎有些怀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语气加重的说:“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事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吧?一点多的时候,你在哪上的班,和谁一起去上的班啊?”
    女友冷笑,“呵,你看见什么了?”
    我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但我听见了。”
    女友问:“你听见什么了?”
    我说:“你问我听见什么了?那你自己回忆下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和谁通过电话,都说了些什么?”
    女友突然也显得有些生气,说:“你想说什么话,就明白的说,别给我绕弯子。”
    女友就是这样,很容易生气,不管这事她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要不顺她的心,她便会气起来。不过她每次生气,首先道歉的人绝对是我。
    我一字一句加重语气的说:“我告诉你,一点多的时候,我回过家,很不凑巧,恰好就听见你在说话,至于说了些什么,我就不多说了。”
    女友一手指着我,一脸怒气,不停点头,说:“你什么意思?偷听我说话?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可耻吗?你想知道什么,光明正大的问不就成了?何必要偷听呢?”
    我苦笑不堪,直摇头,说:“我偷听?光明正大?这句话你好意思说出口吗?我告诉你,我没有刻意要怎么样,是因为今天公司提前下班,然后才听到的。但我没想到的是,呵……你竟然背着我……”
    女友理直气壮的说:“我背着你做什么了?说啊,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我凶狠的盯着女友,说:“你有理了是不?好,就算你想分手,那你起码也不至于……我真的不想说你。”
    女友依旧之前的语气,说:“不至于什么?说啊。”
    我一鼓作气,也算是一种发泄,说:“我每个月除了生活费外,其它的钱全部给了你,我没怨言过什么。每个月,你买任何东西,我也没怨言过什么,那是因为我真的爱你,我想尽量的满足你。但你呢?想离开就离开吧,我没想到的是,你离开前,竟然还惦记着我那份工资,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之前我也是故意说这个月工资会提前发,我也是故意说你要不要全部把工资拿去,没想到结果……”
    女友冷冷一笑,道:“你还开始算计我了啊。”
    或许是我当时的神情确实有些明显,我沉默着,双手握拳,但在这一刻,我内心并没有动手打她的冲动。
    女友打量我一番,说:“怎么的?咬牙切齿,拳头握这么紧,想打人是不?”
    我依旧沉默。
    女友又继续说道:“我爱财怎么了?有错?你舍得把钱给我,不就是因为怕我跑了?我现在遇见一个比你有本事的人,我想和他好,有什么错?要是你有他那样的本事,我会放弃你,跟随他吗?”
    我一怒之下,大吼道:“你他妈的够了。”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向女友说,如果是因为其它事惹她生气,此时此刻,我肯定是在道歉了。
    女友怒视我,说:“你说什么?骂我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吧?你竟然骂我,那我还给你,你他妈的自己没本事照看好女人,反倒还骂女人,真没种。以前真是我瞎了眼,遇见你这种人男人。恶心。”
    我一怒之下,迅速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强行把她推在了墙壁上,吼道:“你什么意思?骂起很爽是不?”
    女友不停的挣扎,两手不停打着我掐住她脖子的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当时我用力确实有些大,见她显出极为痛苦的神情,我稍稍松了些,女友两眼散出凶光,直视我,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打我?有种你和他去打啊。”
    我松开了她的脖子,顺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怒道:“你打电话,把他叫过来。”
    女友倒是爽快,立马掏出手机,拨打了起来,然后说:“喂,你在哪啊?快点来我的住处。”
    我一把抢过女友的手机,怒吼道:“你他妈的有种就过来。”
    对方迟疑了下,说:“哟,看样子被你发现了啊,本来老子不想找你麻烦的,没想到你还自动送上门,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我当时已经气急败坏了,忘记了很多很多潜在的危险,未管三七二十一,说:“老子等着你,老子就怕你不来。”
    挂了电话,女友显得倒是安静了,而我却是一个人说过不停,从我们的认识说到如今的场面,心里越发难受。待我情绪稍微平息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我和那人通了电话,他如果真要来,肯定不会是单枪匹马,完了!但此时此刻,我总不能一跑了之吧?岂不是更丢脸?
    果真,半个小时左右,门响了,女友微微一笑,道:“我去开门。”我也没阻止她。
    我也跟随出了卧室,门开后,先是一个25岁左右的瘦身男子戴着墨镜进了屋,紧接着跟进来5个身材魁梧的彪汉,同样戴了墨镜。我乍一想,莫非是保镖?
    瘦身男子取下墨镜,一把搂住女友,一脸深情的对着女友说:“哎哟,宝贝,有没有被欺负啊?”
    女友一脸委屈,似乎还带着哭腔,直直点头。当时我那个心呐,拔凉拔凉。
    瘦身男子立马跟一变脸似地,由刚刚的一脸情深变成恼羞成怒,一手指着我,大骂道:“操N妈的,老子女人让你用j8搞了就算了,你他妈的还敢动手打?找死是不?”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心虚,但碍于面子,说道:“呵呵,你真好意思说得出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4 09:46:03 显示全部楼层
初出茅庐


第一章 女友骗色又骗财
    我和女友恋爱5年,大学毕业后,我们在不同公司上班,但同居在一起。
    那天不知是什么原因,整栋大厦停电,于是我们便提前下了班。当时时间是下午1点多。回到住处,打开门,然后轻轻关上。谁知道却突然听见女友在卧室说话,而且说得很温柔很嗲,是我从没有听过的口吻。
    我心想,这个时候女友应该在上班才对吧?
    出自于好奇,我便呆在门口偷听,女友用着很娇嗔的语气说:“再等段时间啦,他这个月都快发工资了,等他把工资上交后,我再给他挑明,嘿嘿!先忍忍,很快的,很快的。他要5点多才下班,你现在到楼下来接我嘛。嗯,嗯,嗯,拜拜!嗯嘛!”最后发出的‘嗯嘛’声,应该是打啵儿的意思。
    是的,没错,我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会上交与她,一月三千五,我会上交三千,留下的五百只是生活费。她很喜欢购物,我有时会问她,一个月能剩下多少钱,她的回答是,都用完了。所以说,每个月下来,我基本是不会有余钱的,至于她,我就不敢保证了。
    挂了电话后,女友哼起了小曲。我在门外听着她这段话,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我很想冲进房间质问她,但忍住了,我赶紧躲进了厨房。
    大概五分钟后,女友出了卧室,然后又出了大厅,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但我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的模糊画面,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五分钟左右,我迅速跟了出去,但早已经没了人影。我在各个街道上神游到六点多,突然女友来了一电话,问:“怎么还没回来?”
    我提了提神,说:“今天加班,马上回来了。”
    我曾今发过誓,绝不打女人,而且我是极度鄙视打女人的男人,但……我只能说,我他妈的那是忍无可忍了。
    回到家中,我故作镇定,说:“这个月经理说要提前发工资了,估计明天就要发了。”
    女友一脸兴奋,说:“是吗?好啊,好啊。”
    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从她的兴奋中看见了恶心。
    我说:“我是全部上交给你呢?还是老规矩,留五百?”
    女友迟疑了下,说:“那全部给我好了,每天我给你20块生活费,比你留五百还划算哦。”说完“嘿嘿”干笑两声。
    我内心悲痛的笑了笑,说:“呵呵,你还真是会为我着想呢!”
    女友一脸笑意,说:“当然啦,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呀?”我真想说,我滚你MLGB的,但我忍了,我忍,我再忍。
    其实我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毕竟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突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长吸一口气,说:“是啊,你对我真的好,实在是太好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分手呢?而且还是你离开我。”
    女友脸色稍变,但一刹那间又恢复了原态,说:“你瞎想什么呢?不去想那些,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
    我沉默了,双手捂脸的沉默了,女友问:“怎么了?”
    想了很久,我内心终于承受不了,问:“你今天去那了?”
    女友笑得很勉强的说:“上……上班啊。”
    我不禁苦逼的笑了笑,说:“上班?呵呵,好一个上班。真的,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明白,但你呢?”
    女友继续装着无知,说:“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加班的事和谁闹矛盾了?”
    我怀着钻心的痛,说:“好,你说你今天上班是不?那我问你,你几点去上的班?你和谁一起去上的班?”
    女友似乎有些怀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语气加重的说:“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事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吧?一点多的时候,你在哪上的班,和谁一起去上的班啊?”
    女友冷笑,“呵,你看见什么了?”
    我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但我听见了。”
    女友问:“你听见什么了?”
    我说:“你问我听见什么了?那你自己回忆下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和谁通过电话,都说了些什么?”
    女友突然也显得有些生气,说:“你想说什么话,就明白的说,别给我绕弯子。”
    女友就是这样,很容易生气,不管这事她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要不顺她的心,她便会气起来。不过她每次生气,首先道歉的人绝对是我。
    我一字一句加重语气的说:“我告诉你,一点多的时候,我回过家,很不凑巧,恰好就听见你在说话,至于说了些什么,我就不多说了。”
    女友一手指着我,一脸怒气,不停点头,说:“你什么意思?偷听我说话?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可耻吗?你想知道什么,光明正大的问不就成了?何必要偷听呢?”
    我苦笑不堪,直摇头,说:“我偷听?光明正大?这句话你好意思说出口吗?我告诉你,我没有刻意要怎么样,是因为今天公司提前下班,然后才听到的。但我没想到的是,呵……你竟然背着我……”
    女友理直气壮的说:“我背着你做什么了?说啊,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我凶狠的盯着女友,说:“你有理了是不?好,就算你想分手,那你起码也不至于……我真的不想说你。”
    女友依旧之前的语气,说:“不至于什么?说啊。”
    我一鼓作气,也算是一种发泄,说:“我每个月除了生活费外,其它的钱全部给了你,我没怨言过什么。每个月,你买任何东西,我也没怨言过什么,那是因为我真的爱你,我想尽量的满足你。但你呢?想离开就离开吧,我没想到的是,你离开前,竟然还惦记着我那份工资,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之前我也是故意说这个月工资会提前发,我也是故意说你要不要全部把工资拿去,没想到结果……”
    女友冷冷一笑,道:“你还开始算计我了啊。”
    或许是我当时的神情确实有些明显,我沉默着,双手握拳,但在这一刻,我内心并没有动手打她的冲动。
    女友打量我一番,说:“怎么的?咬牙切齿,拳头握这么紧,想打人是不?”
    我依旧沉默。
    女友又继续说道:“我爱财怎么了?有错?你舍得把钱给我,不就是因为怕我跑了?我现在遇见一个比你有本事的人,我想和他好,有什么错?要是你有他那样的本事,我会放弃你,跟随他吗?”
    我一怒之下,大吼道:“你他妈的够了。”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向女友说,如果是因为其它事惹她生气,此时此刻,我肯定是在道歉了。
    女友怒视我,说:“你说什么?骂我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吧?你竟然骂我,那我还给你,你他妈的自己没本事照看好女人,反倒还骂女人,真没种。以前真是我瞎了眼,遇见你这种人男人。恶心。”
    我一怒之下,迅速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强行把她推在了墙壁上,吼道:“你什么意思?骂起很爽是不?”
    女友不停的挣扎,两手不停打着我掐住她脖子的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当时我用力确实有些大,见她显出极为痛苦的神情,我稍稍松了些,女友两眼散出凶光,直视我,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打我?有种你和他去打啊。”
    我松开了她的脖子,顺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怒道:“你打电话,把他叫过来。”
    女友倒是爽快,立马掏出手机,拨打了起来,然后说:“喂,你在哪啊?快点来我的住处。”
    我一把抢过女友的手机,怒吼道:“你他妈的有种就过来。”
    对方迟疑了下,说:“哟,看样子被你发现了啊,本来老子不想找你麻烦的,没想到你还自动送上门,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我当时已经气急败坏了,忘记了很多很多潜在的危险,未管三七二十一,说:“老子等着你,老子就怕你不来。”
    挂了电话,女友显得倒是安静了,而我却是一个人说过不停,从我们的认识说到如今的场面,心里越发难受。待我情绪稍微平息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我和那人通了电话,他如果真要来,肯定不会是单枪匹马,完了!但此时此刻,我总不能一跑了之吧?岂不是更丢脸?
    果真,半个小时左右,门响了,女友微微一笑,道:“我去开门。”我也没阻止她。
    我也跟随出了卧室,门开后,先是一个25岁左右的瘦身男子戴着墨镜进了屋,紧接着跟进来5个身材魁梧的彪汉,同样戴了墨镜。我乍一想,莫非是保镖?
    瘦身男子取下墨镜,一把搂住女友,一脸深情的对着女友说:“哎哟,宝贝,有没有被欺负啊?”
    女友一脸委屈,似乎还带着哭腔,直直点头。当时我那个心呐,拔凉拔凉。
    瘦身男子立马跟一变脸似地,由刚刚的一脸情深变成恼羞成怒,一手指着我,大骂道:“操N妈的,老子女人让你用j8搞了就算了,你他妈的还敢动手打?找死是不?”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心虚,但碍于面子,说道:“呵呵,你真好意思说得出口。”


第二章 挨打蹲监狱
    瘦身男子拉着女友后退了一步,然后对着身后的彪汉,说:“打!”5个彪汉立蜂拥着马上前,我见事不对,赶紧朝厨房跑去,拿起菜刀,对着追来的彪汉吼道:“来,你们敢来,我就敢砍。”手拿着菜刀,不停的在胸前乱划,而此刻,我清清楚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5个彪汉愣了愣,然后看了看瘦身男子。瘦身男子则时刻不忘搂着女友,说:“怕个J8,5个人打他一个,不怕……”叽里呱啦一直说个不停,5个彪汉显然对我手中的菜刀有一定的惧怕,总是试着性的想靠近我。
    我望着瘦身男子,越看越是火大,当时脑子似乎已经达到一种走火入魔的状态,我狂吼了几声,不停挥舞着手中菜刀,朝瘦身男子位置处跑去。5个壮汉见我如此行为,意识性的避开了,不知不觉,我一刀砍在了瘦身男子的手臂上。
    那一刀挥下后,瘦身男子的一声惨叫把我惊醒了,看着流出来的鲜血,我慌了,当即丢下了手中的菜刀。5个男子见此状况,立马围了过来,一阵拳打脚踢。
    我原本以为砍得很严重,结果也就是一道小伤口而已。
    见我被打趴下时,瘦身男子蹲伏在我身边,掐住我脖子,凶狠道:“操NM,砍老子?信不信老子现在让你去见王爷?”说着,瘦身男子的另外一只手不停的挥舞着菜刀。
    我心情很复杂,在那一刻脑内漂浮着很多问题,但又指不上是那一个。
    瘦身男子虽然不停的挥舞着菜刀,但他并没有朝我砍来,过了一会儿,瘦身男子松开了手,站起身,说:“老子还没那么傻,你这一刀,老子会让你付出代价的。”然后又对女友说:“打110,老子让他去监狱呆呆。”
    女友忐忑不安的说:“这样不好吧?万一他反咬我们一口呢?”
    瘦身男子说:“你傻啊?是他拿刀砍的人,谁都可以作证,看看我的伤口,还在流血。这个监狱老子让他住定了。速度打!”
    女友听话的报了警,我也由之前的躺着变成了坐着。
    20分钟左右,JC来了。期间,瘦身男子简单包了包伤口,同时一直强调着,有能力把我搞进监狱。
    JC询问了一阵后,把我们所有人带去了警察局,然后又是一番询问,期间,似乎是瘦身男子的亲人来过。
    这件事大概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调查,我无力反驳,因为我如果要想怎么怎么样,相关的东西太多了,需要这样x师那样y师,这样x钱那样y钱。跟JC解释没用,而我瘦身男子一味的想让我坐牢,手段耍到什么程度,我不得而知。最终,我认了,被判刑一年。
    这一年,我被关在看守所,说是一年,其实就10个月。
    在看守所的期间,我想了很多很多,出狱后,我是否趁其不备,来一个……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内心也很难受,因为难受的原因,就多还是来源于父母,想着他们都那把年纪了,而我呢?不仅没有尽孝道,反而……
    在监狱里的时间虽然很苦,但十个月还不算漫长。终于,我出狱了,拿着属于我的东西。出狱后的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女友去一个电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很矛盾。我也想过,女友的号码应该是换了,但结果证明,我的猜想都是错误的。
    我重新买了一张电话卡,拨打了女友的电话,通了,对方“喂”了一声。没错,正是女友的声音,我苦笑一声,说:“还记得我吧?日子过得怎么样?”
    女友似乎并不惊讶,说:“还真被他说中了!”
    我问:“什么意思?”
    女友恢复了正常语气,说:“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没,我就想试试看,没想到你还是用的这个号。”
    这时,突然是男人的声音响起,正是之前的瘦身男人,“哈哈,监狱的滋味如何?怎么的,还想报复?老子就是等你老报复,有没有种?老子告诉你,这将近一年的时间,老子对欣欣可好了,她想要什么老子都满足她,你能吗?”欣欣正是前女友,全名赵欣儿,瘦身男子叫宋德快。
    我瞬间沉默了……
    宋德快说:“怎么?哑巴了?怕了?吓着了?还是怎么了?有种你现在告诉老子你在那不?放心,老子不会动你,只是让你见见你想见的欣欣,让你看看她这段时间以来,是否是又边漂亮了?哦,对了,你才出狱,怎么可能有地方去呢!要不我告诉你个地,你来。我担心你胆儿小,嗯,去一个人多的地方,你也就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怎么样了,如何?还敢不敢来?”
    我底气不足的说:“你什么意思?”
    宋德快一声大笑,说:“没什么意思。其实我早料到你出狱的时候会给欣欣来电,所以欣欣想换电话号码,我都没让。怎样,对你不耐吧?今天你出狱,就算我来给你接风洗尘,让你见见你的……你的……老朋友!哈哈……”
    我内心挺复杂的,不去,颜面无存,去了就算没有凶险,但定是羞辱得不成人形。我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宋德快又说:“你妈的,是不是个男人?敢不敢来?老子都给你说了,不会把你怎么样,怎么的?吓成这样?你就给老子痛快的来一句,来还是不敢来?”
    我酝酿一阵,说:“来!”
    宋德快一声大笑,道:“好,那下午五点,凤凰饭店,到时候,饭菜我请,不来的是孙子。”
    挂了电话,打了个1860(现在的10086)问了问时间,下午3点0分。翻了翻口袋,还有128块5毛。
    凤凰饭店,我当然知道,不过还有一段距离,我转了两趟公交再加10多分钟的路程才到,期间,宋德快打来一电话询问了状况。
    心想,进监狱的时候也是那么热,出监狱的时候还是他妈的那么热。到了凤凰饭店不远处,门口站了8个人,短袖墨镜的装扮。
    其中一张极其厌恶的嘴脸印入眼帘,宋德快。还有一张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面容,赵欣儿。
    走近他们身旁时,宋德快一声大笑,然后取墨镜,说:“哎哟,热吧?走,走,走……进饭店吹吹空调。估计牢房没那待遇吧?哈哈……”然后半推半推的将我推进了饭店。
    进到一包房,宋德快说:“他们都是我朋友,不介意一起坐下吃饭吧?放心好了,他们不会把你怎样的,你大可放心。”
    我心中大骂,笑你MLGB笑!
    我说:“我他妈的做牢房好像坐上瘾了,指不定出了这饭店,我还得出去抢劫,甚至杀人,反正他妈的现在也是贱命一条。牢房里面其实也不赖,至少还有个住处。”
    宋德快看了看赵欣儿,说:“欣欣,你有没有觉得你老朋友变得堕落了?你还是劝劝他,哎!”菜陆陆续续的开始上了……
    宋德快继续侮辱着,我呢,听三句回半句。
    宋德快突然又对赵欣儿说:“欣欣,你老朋友今天出狱,来敬他一杯,免得传出去说你不情义。”
    赵欣儿整个苦瓜脸,直视着宋德快,说:“你……干什么啊?”
    宋德快嬉皮笑脸的说:“听话,快点,陪你老朋友喝一杯。”
    赵欣儿极不情愿的倒上酒,低着头,举杯道:“我敬你!”
    宋德快说:“哎……欣欣……你要看着他啊,你这样多没礼貌?”赵欣儿倒是听话,抬头望着我重新说道:“我敬你!”
    我也倒上酒,回:“我也敬你!”一口干了。
    宋德快大笑不止,同时不停鼓掌,吼道:“好,好……”
    我心中琢磨着,这宋德快到底想耍什么花样?故意拿赵欣儿来侮辱我?还是又趁机想把我送进监狱?
    错……大错而特错,抓破我脑袋,我也没想到,宋德快他竟然玩得是这一出。
    宋德快移了移凳子,离我更是近了。然后拍了拍我肩旁,说:“怎样?老子对你不耐吧?你出狱,老子还请你吃饭喝酒,不错吧?哈哈……”
    我听着这话,怎么感觉是话中带话,于是说:“你什么意思?想怎么样?”
    宋德快又是一声大笑,道:“没,没什么,不过呢,还有一件事说不定会让你更加惊喜。想不想知道?”
    我说:“你有话就直说,别绕圈子。”
    宋德快笑得一副尿憋的模样,说:“想知道为什么我让欣欣不换电话号码吗?”
    我越听越是糊涂,说:“想知道,是个男人你就爽快点,别像一个女人更年期来了似地,婆婆妈妈说了一阵,还没说个主题。”
    宋德快突然起身走到了赵欣儿的背后,双手放在了赵欣儿的肩上,一副跟赵欣儿按摩的模样,低头脸贴着赵欣儿的脸,轻轻说:“欣欣,10个月了,这天终于来了。”
    我想,莫非是想在我面前秀恩爱?或者……当场激情?邪恶了,邪恶了……
    赵欣儿一脸疑惑,回头望着宋德快,微笑道:“你这是干嘛呢?”
    宋德快松开了手,慢悠悠的又走在了我身旁,突然他跟一川剧变脸似地,仰天一声狂笑,然后骂道:“操N妈的,你个臭娘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4 09:46: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天翻地覆的转变
    什么情况?你妈,什么情况?不仅是我愣住了,在场的其他男子也是一脸茫然的盯着宋德快,似乎这一出他们并不知道,赵欣儿更是不知一个所以然,先是看了看宋德快,然后又朝两边看了看,似乎觉得这个‘臭娘们’不是在骂她。
    突然的一个反转,我陷入了短暂的模糊状态。
    赵欣儿确定是在骂她后,立马站起身来,说:“你骂谁呢?什么意思?”
    宋德快又是一声大笑,突然有人敲门了,进来一女服务员。宋德快对着女服务员看了看,说:“你看人家服务员都比你长得标致、干净,哈哈……”女服务员满脸通红,放下菜匆忙出了房间。
    赵欣儿有些生气,说:“宋德快,你什么意思?”
    宋德快耸耸肩,双手一摊,说:“没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你把老子的原计划给破坏了?你知不知道让老子多等了好几个月?你真以为老子会和你白头偕老?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去。本来老子是打算玩玩你就罢了,但突然出现这一幕,让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这一等,害得老子还要对你好10个月,今天你的老相好终于出狱了,老子终于可以开始了。”
    我他妈的越听越是糊涂,宋德快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这事和我坐牢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坐牢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赵欣儿突然两眼通红,这是她的一贯作风,咬牙切齿的说:“宋德快,你到底什么意思?是我那里做错了?”
    宋德快扭了扭脖子,说:“没,没错!哦,要算错的话,就错在你看上了我,哈哈……哈哈!你值了,你是当真值了,和我在一起的女人,你是最久的一个,你应该感到庆幸。我现在好好给你说,你俩可听好了,老子的一贯作风是,上别人的漂亮女人,然后玩腻了,又会通知她的男人,问她男人还要不要回去,哈哈。心情好呢,发点什么裸照片给她男人看看。妈的,你倒是好,让老子……”
    赵欣儿眼泪哗哗直流,估计她对宋德快暂时是动了真感情了。
    赵欣儿呼吸显得急促起来,一手指着宋德快,说:“姓宋的,你不得好死!”说完,准备走出房间,结果被宋德快拦截了下来,说:“别走,急什么,老子这不是成全你吗?现在又可以和你的老相好一起了?多好的是?你他妈的走什么走?”
    宋德快啊宋德快,我真是低估了他,不知是受了创伤还是怎么,竟然有这样一颗愤世嫉俗的心。
    我不禁笑了,一种无法言语来形容的笑,说:“宋德快啊,你真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儿来形容你。”
    宋德快搂着赵欣儿,朝我说:“老子本来都快完事了,赵欣儿都快过来了,哪里想得到……你让老子脸往那里搁?不收拾你,老子又更没脸。害得老子等了你10个月啊,哎呀,想不想看照片?老子有,哈哈……哈哈……是现在看呢?还是……哈哈……”
    赵欣儿不停的挣扎着,宋德快一声怒吼,“动、动、动、动你MLGB动。”
    赵欣儿哭道:“宋德快,你还是不是个人?”
    不知为何,我内心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起伏不定,快感?伤心感?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宋德快说:“别那么说,我们俩差不多。想当初,你不是还想把你旧情人的工资给骗了吗?你还好意思说老子吗?不过呢,你这种行为老子很是喜欢,要换着是个男人,老子一定交你这样的朋友。”说完,使劲一推,赵欣儿站立不稳,摔在了地。
    宋德快紧接着又是一声,“咱们走!”然后我冲我说道:“照片等会发你,哈哈……”一群人扬长而去。
    我望着坐在地上的赵欣儿,突然感觉她可怜的程度与我差不多,我蹲下身问:“你没事吧?”
    赵欣儿流着泪只说了一句:“我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让宋德快没好日子过。”手背在眼睛位置一拉,迅速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我也灰溜溜的跟着出了饭店,迷茫了……
    当初会选择来到这个城市,全是因为赵欣儿,如今在这儿,出了以前的一些同事,没有任何一个朋友,现在首要是住处啊。
    还好和以前一个寝室的同学关系好,借了一千块,马不停蹄的找了一个简单的单间先住下。
    接下来的生活,更是让人意想不到,我甚至感觉我活在这个世上总是那么的无辜。
    第二天的时候,宋德快果然把照片发了过来,全是一些三点式的,不过没有所有图片全是赵欣儿一个人,其他的都被处理过。同时还发来一条信息,“怎样?你之前的女人在我的胯下是多么的享受,哈哈……哈哈!”
    我删除图片,不禁笑了,心想,赵欣儿啊赵欣儿,没想到你的下场会是这样,呵呵!自作孽不可活啊!
    自此以后,我的心情都显得比较消极,找了一个火锅店服务员的工作,每天下班的时候都会喝喝酒,有时一个人,有时和同事一起。没想到慢慢的酒量练了出来,一般一斤白酒喝下不醉。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我电话号码没换,也没和赵欣儿联系过。
    突然一天,一个陌生号码先是打了我电话,然后又挂掉了,接着又发来一条信息,“看着,好戏要开始了。”
    我赶紧反拨回去,通了,但是给我挂掉了,然后我再打,电话关机。我发了一条信息,“你是谁?”没回应。
    我想了想难道是宋德快?但按照他之前的性格,就算要找什么麻烦,也不会玩这种阴的。再说,都几个月了,他没理由突然……
    宋德快的家底,我之前也所有耳闻,他老爹好像是包工程的,算是个富裕家庭,有那么点关系。再一想想,我心中冒出一个人,赵欣儿……再一仔细想,估计是别人发错信息了!继续过着我火锅店的服务工作,下班后,喝酒是我的必修课。
    又过了两个月,又一陌生电话号码先是打了打我手机,然后挂了,紧接着发来一信息,“宋德快死了!”我两眼发直,似乎记忆在那一刻定格了。直到一声:“来,干杯。”这才惊醒。
    和同事道别,回到住处后,已经是凌晨四点多,我拨打了这个陌生号码,通了,但瞬间我便挂掉了,心中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怕意。
    我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是谁?”
    短信没等到,倒是等来一电话,一熟悉的声音响起:“怎么挂了呢?”正是赵欣儿,她如今的语气,已经和半年前完全不是一种味道。是自信?是成熟?还是一种离奇的灵异?让我分辨不出来。
    我故作平静的说:“你刚那短信是什么意思?”
    赵欣儿笑了笑,说:“什么什么意思?不就是宋德快死了吗?很难理解吗?”我突然感觉背脊一阵飕凉,说:“他怎么死的?”
    赵欣儿说:“听说是得罪了黑社会的人,还欠下了高利贷,到底是被谁杀死的,没人晓得。你最近过得还好吧?”
    不知为何,我感觉赵欣儿的这句‘你最近过得还好吧?’另有寓意啊,而且是一种带有死亡气息的寓意。
    我说:“呵呵,还行。”
    赵欣儿说:“你还在火锅店上班?”
    我心跳立马高速运转,我深吸一口气,说:“你怎么知道?”
    赵欣儿笑了笑说:“上次路过,恰好看见你了。哎!”
    简单聊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这一天,我睡觉老实做噩梦,潜意识告诉自己,要出事了。
    果然,两天后的夜里,经理突然过来对我说:“小顾,你先把手头的活儿放下,有人找你,你跟我出来下。”
    当时的天气较冷,我跟着经理出了火锅店,然后经理对着旁边一穿着西装的男子说:“张哥,你要的人,给你带来了。”
    所谓的张哥一手拉住我的胳膊,语气很冷的说:“跟我来!”
    我问:“你谁啊?”
    所谓的张哥完全不搭理我,直接把我拉到了一宝马车旁边,紧接着的一幕,简直是戳瞎我的双眼,一女人披着绒毛大衣走出了宝马车,一张似曾相熟的面孔,差点让我没认清她是谁。
    所谓的张哥立马叫了一声:“欣姐!”
    我更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如今的赵欣儿和之前比,简直就是天翻地覆的转变。
    赵欣儿一脸的鄙视,微微摇头,一声冷笑道:“哎,过得真是悲催。要不我给你介绍个活干?”
    我正准备转身走,那知被所谓的张哥一手拉住,不给与任何解释,一巴掌向我扇来,力度不是一般的小,我摸了摸被打的脸,麻木了。
    打完之后,所谓的张哥才冒了一句:“找死是不?欣姐问你话呢!”我心想,完了,莫非我和宋德快是一样的下场?我老实回答:“谢了,不需要。”
    张哥又是一脚踹在了我腿上,骂道:“不识相是不?”我心想,我闯N妈的鬼了,打、打、打、打你老汉不长毛,你MB的。
    赵欣儿不屑的说了一句:“好了,张哥,我们走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4 09:46:3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装逼,找死!
    自这天以后,我想着反正在这儿也没什么朋友,干脆换个城市,太危险了。只可惜天意弄人,我本已做好准备走的心理了,哪知,我一同学突然说要过来到这边上班,是他们公司的安排,问我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兴趣去他们公司。当初我们一个寝室,关系不错。
    我想如今找个工作也难,再加上同学热情,于是我答应了,继续留在了这个城市。同学来后,经过他的介绍,我去了他们公司,感觉还不错。我想虽然在一个城市,但现在离之前的火锅店有一段距离,而且赵欣儿最近又没来找我了,我的下半生应该会安稳了。
    果然,在公司呆了一个月没出任何状况,我终于算是慢慢放下了赵欣儿的事。
    在同学的带领下,我也算是熟悉了我所在的这个部门的流程。幸好我之前练成了一身的酒量,应酬的时候,还勉强能应付。
    我同学叫刘鑫,和赵欣儿也是同学,当初我和赵欣儿一起,都是知道的。至于我和赵欣儿之间的事,我也如实的向刘鑫说了说。
    一个月后,我们又有一个应酬,这个客户就喜欢酒吧那种热血沸腾的气氛,于是我们把客户约在了市里较豪华的酒吧。
    喝着喝着酒,客户的胆儿也肥了,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说这个妞不错,一会儿说那个妞不错。当然,我们也得应付着,偶尔会说:“王总你要喜欢,我们过去给你问问?”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都是瞄准有男人陪同的女人,只有这样客户会拒绝。
    继续喝酒,酒吧突然又表演了一段舞蹈,带着挑逗的舞蹈,让男人产生欲望的舞蹈。舞蹈结束后,客户脱了外套,全身不停的摇摆着。我心想,MLDB的,比我想象的色多了。
    不过这个客户据说是40岁,但他的样貌不像,一看顶多就30对模样。
    客户摇着摇着突然静止了,两眼冒金光,说:“这妞怎么样?这妞怎么样?”
    我和刘鑫朝客户的目光随去,大爷的,遇见谁不好,偏偏遇见了赵欣儿。此时的赵欣儿露着肩,穿得是一件紧身大红色裹裙,陪加一双高跟鞋,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气息。
    我和刘鑫默契的对了对眼,一脸震惊。此时的客户,说着说着,已经准备跟随赵欣儿而去了。
    我立马拉住了客户,说:“王总,你看这女人比她更好。”我随意向一个女子的方向使了一个眼色。
    客户看了看,不屑的说:“没法比,没法比。”又继续跟去,我又拉住客户。客户似乎不乐意了,说:“你干嘛?你干嘛?”
    这时的赵欣儿已经坐在了不远处的卡座上,旁边坐的是一光头男士。
    我说:“王总,我老实给你说吧,这女人我见过,她跟的是一黑社会大哥。”当然,这也是我猜测的。
    客户一声大笑,说:“黑社会大哥?我怎么没看见呢?我告诉你,我还是一黑社会大哥呢!信不信?”
    刘鑫立马应声:“王总说的是,王总说的是。”
    王总朝赵欣儿位置凝望一阵,说:“和她最亲密那秃子,我怎么看怎么不像一黑社会大哥,顶多一地痞流氓。”
    刘鑫说:“王总说的是,王总说的是。”
    王总突然来了一句,差点让我背过气,“你们去帮我约约那女的过来,如果成功了,以后我们公司的业务全部交给你俩。”
    刘鑫拉了拉我,眼神向一边丢了丢,示意我先走,我俩慢步走在酒吧里,我说:“上次我看见她开的是宝马,宝马啊,她开的都是宝马,你说她跟的男人会如何?再怎么也不会差哪儿去啊。”
    刘鑫说:“咱们也别往坏处想,不就宝马嘛,王总开的还是奔驰呢!”
    我说:“咋办?该不会真过去问吧?”离赵欣儿的位置是越来越近……
    刘鑫说:“要不然呢?”
    突然,王总冲了过来,对着我俩说:“墨迹!”拿着酒杯歪歪倒倒的朝赵欣儿位置走去。我心想,完了,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我和刘鑫紧跟在王总后面,走在赵欣儿面前时,赵欣儿显然认出了我和刘鑫,但没有任何的交流。
    王总倒是懂,没有直接对赵欣儿敬酒,而是对着一旁的光头,说:“兄弟,来我敬你。”
    光头似乎不领情,平淡说了一句:“敬酒敬错人了吧?”此时此刻,我发现,坐在光头旁边的人均是用着一种戒备的眼神盯着王总,蓄势待发的状态。
    我用着喉音在刘鑫的耳边说:“旁边坐的好像都是光头的人,王总千万别他妈的做出什么事来。”
    王总笑了笑说:“没错,就是敬兄弟你。”
    刘鑫在我耳边嚷道:“妈的,再怎么说也是一老总,至于吗?我操,真他妈的影响形象。”
    我回道:“估计是喝高了!”
    光头倒也客气,回了一声:“那我也敬你!”一口喝了。
    王总然后又对着赵欣儿说:“来美女,我敬你!”
    光头似乎不乐意了,说:“敬我的酒,又拿去敬其她人,好像是不太礼貌吧?是不会做人呢?还是怎么的?”
    我赶紧在刘鑫耳边嚷道:“要不要拉下王总?”
    刘鑫说:“嗯,走!”
    于是,我俩赶紧上前,一脸笑意的拉着王总,同时对着光头说:“不好意思大哥,我们老总喝多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此话一出,悲剧诞生了!
    王总立马挣脱开,扭头望着我和刘鑫,说:“什么喝醉?你妈喝醉了,我都还没喝醉。”接着又凝视着赵欣儿说:“来,美女,喝酒!”说着,端起酒杯小喝了一口。
    光头微微一笑,说:“给脸不要脸啊?”
    王总先是仰头一笑,然后用力一摔,手中的杯子立马粉碎性骨折分散在了地板之上,最后说:“你个秃子,怎么说话的?啊?老子看你才是给脸不要脸。”
    旁边坐的人立马站了起来,我和刘鑫已经示意到了极度的危险,只有那王总还在不停的牛逼着。
    旁边的人刚站起来,光头立马一个手势,也就是简单的举了举手,半举式,所有人立马又坐下了。
    这个时候,一群保安也莫名其妙的跑了过来,光头又朝慌忙过来的保安使了眼色,手轻微挥了挥,保安似乎得到命令一般,呆在了原地。
    我心想,完了,看样子真是遇见大哥级别的人物了。王总依然一副不知所以然的神情,估计是酒劲上身,朝着赵欣儿看了又看,不停的说着,“来,美女喝,喝……”
    光头摇头道:“你还真是不是识趣,给你台阶,你还不懂下是不是?”王总一味的顾着和赵欣儿,完全不理会光头。
    光头立马向周围使了一个眼色,周围坐着的人立马明白了,快速起身,直接把王总拉在了一旁,爆打!一群保安视而不见。光头的眼神突然又落在了我和刘鑫的身上,向我俩招了招手,示意过去。我和刘鑫岂敢违抗,顺其光头的意思,走到了他身旁。
    意外的是,赵欣儿突然开口了,说:“三哥,放过他俩吧,他俩是我之前的同学。”
    所谓的三哥先是望着赵欣儿,一愣,然后说了一句:“怎么不早说?那这老总你也认识?”
    赵欣儿说:“不认识!”
    三哥说:“你看你俩跟了个什么屁老总?”说完后,站起身来,向被打的王总位置走去,推开了那群人,那群人见三哥如此举动,立马停住了手脚。
    三哥蹲下身,对着王总说:“呵呵,老总……谁罩着你这个老总的?”
    王总似乎已经被打得背过了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三哥立马对着一旁的人说:“看看他是个什么情况。”一人立马蹲下身,触了触王总的鼻,然后说:“还没死!”
    三哥立马又对我和刘鑫说:“把你们这个狗屁老总抬回去吧。”
    我和刘鑫立马扶起王总出了酒吧,刘鑫驾车,我在后面扶着王总。车开了一程后,王总突然开口说道:“妈的,停车。”
    我一惊说:“王总,你没事吧?”
    王总愤怒道:“还死不了,酒也给我打醒了,刚才我是装的,不装的话,恐怕还要被打得更惨。”我心想,你还是有自知之明啊!
    刘鑫立马听了王总的话,停了车,说:“王总,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你告诉我地址。”
    王总依然愤怒说:“回家?回什么家?这打难道白打了?我现在就叫人,立马去酒吧灭回来。妈的,今天出来本来是玩,就没带人。”
    我吞吐的说:“王总……我觉得这事吧……先……先缓缓……”
    王总一声大吼:“缓?你倒是相安无事,可以缓,我可是被打了,这气找谁缓?找谁出?”
    刘鑫立马又接道:“王总,说句实话,我觉得先把那人的来头弄清楚再决定,我刚才发现酒吧的人好像都怕那光头。”
    王总想了想,说:“那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刘鑫说:“刚才我听那女的叫光头三哥,相信王总凭借你的关系肯定你问得出来这个所谓的三哥到底是什么人物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4 09:46:5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牛逼的辞职
    王总不屑的说:“本市的大人物我谁没见过?三哥,哼!我看就是一小混混罢了。”
    我说:“是,王总说的是,但现在太晚了,叫人也不方便,等明天把那什么鸟三哥的底摸透了,再去收拾他也不迟啊。”
    刘鑫也急忙迎合:“嗯,是啊,王总。”
    王总应了话,随后叫刘鑫开车回到了他的住处。途中,我也试探性的问了问王总关于此次的业务,妈的,估计悬了,王总来了句:“再说……”
    由于出了这事,之后的两天我和刘鑫也再没缠着王总,怕的是,惹祸上身。我和刘鑫也琢磨过如今赵欣儿的身份,黑社会某某人的情妇,本是想打电话给赵欣儿稍微问问,但前思后想,万一惹着那什么三哥,岂不是死得很惨,估计宋德快的命就是死在他手上。
    后来刘鑫说以谢谢她为目的,打个电话过去问问看。想来想去,最终我还是打了一电话,王总被打后的第二天下午一点,我给赵欣儿去了一电话,通了,我立马客气的说:“昨晚谢谢你和三哥。”
    我之所以会快速的把三哥说出来,是怕三哥在她身旁,万一怎么怎么的……总之防一防不是坏事。
    赵欣儿说:“算是还你的吧,哦,刘鑫怎么和你在一起?”
    我如实回答:“他被公司调到这个市来上班。”
    赵欣儿说:“那改天我请你们吃饭,你们什么时候有空?”
    我急忙说:“这不太方便吧?”
    赵欣儿说:“放心,三哥不会太多管我的社交,我和朋友吃饭,他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当然,我也是绝对不会背叛他。”
    我看了看刘鑫,刘鑫撇嘴耸肩,表示无所谓。我说:“呵呵,只要你有空就行。”哪知赵欣儿来了一句:“我有的是时间,不如就在今天下午吧?五点,凤凰饭店。我对那饭店真是恋恋不忘,吃饭都会选择那饭店。”
    无奈,只能选择应邀。
    下午四点半我和刘鑫便到了饭店,坦白讲,此时,我们俩有些心虚,怕迟到会遭到不测。MLGB,五点半的时候,赵欣儿才开着她那鸟宝马一摇一摇的摇了过来,单身一人。
    其实,我宁愿有人跟着她,单独一人,万一有个什么眼线,妈的,有好日过吗?进饭店,来到当初被褥的包房,赵欣儿笑了笑,说:“还记得吧?”我点头示意,不言语。
    我和刘鑫都显得特严谨,说话是注意了再注意,一点也不敢得罪,如今的赵欣儿今非昔比,可是一夜飞上枝头的金凤凰。
    聊了一会儿后,赵欣儿亲自开口说出了我和刘鑫的疑问,“你们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刘鑫那是一个客气,确切的说是虚伪,说:“对你来说,正常嘛,美女天生就应该是富贵命,这是上天注定的。”
    赵欣儿摇了摇头说:“你这话说得……”
    刘鑫见赵欣儿摇头,整个脸色立马变了,吓着了。
    赵欣儿又继续说:“这也全靠宋德快,逼得我实在没辙了。我天天沉在酒吧中,因为我知道好多有钱公子哥都喜欢往酒吧跑,没想到误打误撞认识了五一三。有句话说得真没错,你们男人就是一视觉动物。”
    我和刘鑫保持沉默,估计赵欣儿久久不见我俩说话,于是说:“你们怎么不说话?”刘鑫说:“听你的故事比我们的气派多了,你说我们听着就是了。”
    赵欣儿也不争辩什么,继续说:“出生社会后,我才明白,我想过有钱人的生活,所以我才找了宋德快,但……”赵欣儿喝了一杯酒,又对着我说:“你也别怪我绝情,当初你那点工资真的是满足不了我。”
    说完,赵欣儿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说:“这里面有两万,算是我还你的,从今以后,我俩谁也不欠谁。辛亏你之前没怎么对我,否则的话,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坦白讲,我就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赵欣儿突然一语,我真不知是应该感到庆幸还是……
    这顿饭吃得很是不自在,终于熬到和赵欣儿道别了。离王总被打的第三天,我和刘鑫琢磨着打个电话去问问,看看关于业务上的事。
    电话打去,刘鑫先是客气的交谈了几句,见王总不说伍一三的事,刘鑫也闭口不提,以免惹上麻烦,然后问了问业务的事,王总不乐意的说:“你们急什么?再说!”见王总不耐烦的语气,刘鑫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王总这儿的业务我们暂且放下了,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结果。后来,我们多方打听了关于伍一三这个人,他的关系很复杂,据说是市内一黑社会大哥兄弟的朋友的亲戚的朋友。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一个奇妙的机遇下,我竟然和黑社会染上了关系。当时,刘鑫正好和公司的一女同事好上了,结果经理对这女子也有好感,突然晓得刘鑫和这女子有关系,立马找出了很多理由准备让辞退刘鑫,那晓得该女子说,如果刘鑫要走,她就跟着走。
    这可不妙,把经理给气急了,找了一群小混混恐吓了刘鑫,不巧,平时我和刘鑫同路,所以一道把我也给恐吓了,而且这群混混没一点职业道德,恐吓完后,把我俩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给搞走了。
    我俩被恐吓后,刘鑫那是一个气,当然,知道这恶劣的行为是经理干的。
    整天上着班,经理不给刘鑫一个好脸色看,终于,刘鑫在一天爆发了,也就是领着工资的第二天,指着经理的鼻子,骂道:“老子不干了,你他妈的有种给老子等着,拽个J8拽。”我心想,这份工作毕竟是刘鑫介绍的,如今他和经理闹翻要走,我也没理由再呆着了。于是,我俩秘密的把经理给修理了一顿,直接打跪在地。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经理不知道从那里调查到我和刘鑫的住处。当时我和刘鑫租的是一个套二的房子,一人一间。
    估计一周后的一天下午,我和刘鑫刚把房门打开,一群人立马从楼上围了下来,群涌而至,挤进了大厅,其中一个人就是经理。
    ‘啪’的一声,也不知道是谁关的门,经理一拳击在刘鑫的胸膛上,说:“你妈的,老子看你是活腻了,玩报复是吧?老子也会,你个穷外地的,妈的!”然后又扭头望着我,说:“你他妈的没事无事跟着瞎闹干什么?老子本来对你没什么意见,喝哟,老子看你也是活腻了,想跟人混,也要擦亮眼睛,别一副SB样。”
    刘鑫说:“经理,你这带人来是什么意思啊?”
    经理破口大骂:“什么你妈,别给老子说什么什么什么的,老子不懂什么意思叫什么?给阿拉说国家语言,你的明白?”
    我不禁笑了,心想,国家语言,我滚你MLGB的,装得像个锤子样。
    经理直接又冲着我吼:“你他妈的笑什么?皮子发痒了是不?想让我给你松松皮是不?”
    我立马一副严肃表情,说了一句特SB的话,“要打是不?老子砍过人,坐过牢,不妨再坐一次。”
    经理笑了,说:“你在那砍的人?”
    我依旧在自我陶冶中,说:“就在本市!”同时竖起食指,指了指楼地板。
    经理大笑,说:“你个臭外地,难怪会坐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你不坐牢,谁坐牢?怎么的?还想砍是不?来来来,砍我,砍我……”经理说着的同时拉开了衣领,露出了胸膛,一群人起伏不定的笑了。挑衅完后,不屑的说了句:“SB,在老子面前装逼,找死!”
    今日我少了以往的那股冲进厨房拿菜刀的劲,面对嚣张的经理,我沉默了。
    经理又对着刘鑫说:“跪下先叫三声爷爷,然后说,‘爷爷,孙子把刘婷婷让给你,你就放过孙子吧!’如果让我满意了,我会考虑放过你们。”一群人又笑了。
    刘鑫说:“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叫孙子治了,孙子就是孙子,名字都定型了,你还想挣扎什么呢?这可是你父母辛辛苦苦给你安定上的,你别枉费了你父母一片苦心,做不孝之子啊。”
    孙子治勃然大怒,一脸的赘肉直颤抖,手朝刘鑫一指,吼道:“打,MLGB的!”劈哩啪啦,辱骂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刘鑫倒是能忍,被活生生的打趴在了地,一点声音也不出。
    我一副孙子形象,面带微笑,对着孙子治猥琐的说:“孙哥,别这样,够了,够了,打出了事对你也不好。”
    孙子治昂首挺胸,高傲的说:“注意你的措词,你叫我齐天大圣都行,但别扯上哥。少他妈的在老子面前攀关系。收拾了他,老子立马收拾你。”
    我脑内直冒金星,啥?齐天大圣,我齐你老汉不长毛,滚你MLGB的,还齐天大圣,给你一个悟能的称号已经抬举你了。
    还沉侵在他的齐天大圣的话里,未来得及反应,模糊听得一声:“好了,再打这个畜生。”劈哩啪啦,瞬间只感觉身体疼痛不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4 09:47:1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险些变残废
    孙子治的声音:“老子让你嚣张,老子让你和老子争女人,老子打不死你算你命长,妈的……”
    这群人下手真重,完全没把我当成个人在伺候。我当时忍着疼痛在想,别让老子有发达的一天!虽然这种想法不切实际,但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我厚着脸皮,痛苦的呻吟道:“我双手双脚断了,要死了!”
    这话还真奏效,这群人立马收拾了自己的手脚,我虚着眼看了看整体的一个状况,孙子治两手插着肥腰,仰天大笑后,说:“俩SB,以后给老子老实点,老子现在知道你们的住处,要是不老实的话,老子随时上门伺候。”说完悠哉悠哉的离开了!
    我躺在地上琢磨着应该走远了,扭头望了望刘鑫,此时的刘鑫仍然躺在地上没动,双眼紧闭,我心想该不会……立马坐起了身,吼道:“刘鑫……刘鑫……”
    刘鑫立马睁开双眼,吓得我身体往后一仰,刘鑫低声说:“人应该走远了吧?”
    我说:“诈尸啊,你。”
    刘鑫说:“我不装成这样,成吗?这帮本地狗下手真重。”
    我说:“嗯!”仔细一看,才见刘鑫嘴角挂着血丝。我说:“哇!你被打出血了!”
    刘鑫说:“哪?”
    我说:“嘴巴!”
    刘鑫摸了摸嘴,一副痛苦模样,说:“妈的,哎哟!好痛!”
    我说:“你快站起来看看手脚断了没。”
    刘鑫说:“你的断了?”
    我说:“不太清楚!”
    刘鑫说:“你刚不是说你手脚断了啊?”
    我说:“我装的。”
    刘鑫说:“哦,那我们一起站起来,看谁的断了。”
    我说:“嗯!”
    刘鑫开始数:“1、2、3!”
    我俩站了起来,刘鑫说:“我好像没断,只是有点痛!”
    我说:“我也是!”
    我和刘鑫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始,慢慢的转变了……
    我俩托着疼痛的身体进了卧室,刘鑫的卧室。
    我躺在床上,刘鑫说:“你有我们有没有办法逆转呢?”
    我皱眉看他,说:“逆转?逆转什么?”
    刘鑫说:“报仇啊,难道白打了?”我想了想说:“有!”
    刘鑫说:“说来听听。”
    我说:“找个机会,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就像上次那样,我俩把他揍了,然后咱们离开这个城市。他想报复都找不着人了,哈哈!”
    刘鑫一副鄙视的眼神盯着我,说:“太猥琐了不?”
    我说:“那就没辙了,这顿打就只能受着了,也别想什么报复的事。你看咱俩在这城市,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再加上本地的有些歧视外地的,尤其是歧视你我这种没钱的。”
    又沉默了会,刘鑫眉飞色舞的说:“你说……赵欣儿能不能帮帮忙?”我立马从躺变坐,说:“打住!那是个瘟神,别去惹。”
    刘鑫撇嘴笑道:“我觉得你比她还要瘟些,你看看我,遇见你之后,特倒霉!”
    我皱眉说:“靠,你这样说,很伤我,知道不?”
    刘鑫说:“别伤,指不定瘟过了之后,我们就能翻身做主人了呢?”
    我说:“我们做主人给谁看?”
    刘鑫想了想说:“暂且做给自己看吧!我说真的,赵欣儿那里难道真的就没辙?”
    我说:“嗯!要不你问问刘婷婷?说不定她家有钱有势。”
    刘鑫长吸一口气,说:“别逗了,我现在先尽量远躲她,万一那本地狗知道了,估计又没好日子过。”
    我说:“那你带着她远走高飞吧!”
    刘鑫犹豫了犹豫,说:“也是,但被那本地狗打了,我他妈的心里难受,不发泄的话,这辈子都是个疙瘩。”
    我俩沉默了……
    这两天,刘婷婷时常会打电话给刘鑫,刘鑫直接吓得关机。然后刘婷婷又往我手机上打,我没辙,只能接,接了之后又只能撒谎。没想到孙子治突然给我来了一电话,说:“刘鑫那孙子这两天在干什么?手机也关机,你让他跟刘婷婷说清楚,要是刘婷婷再找我问一些刘鑫那孙子的事,你俩给老子等着受死吧!”
    挂了电话,我和刘鑫无奈的对眼,刘鑫说:“我日死他祖先人!”
    我说:“咋办?要不你和刘婷婷说说吧?我估计你对她也没什么感情,毕竟认识也不久。”
    刘鑫说:“你话不能这么说啊!再说了,我就这样松手了?那个本地狗肯定是这样想的,他得不到,也不会让我得到。”
    我说:“估计是!”想来想去,刘鑫还是不愿意打电话去和刘婷婷解释什么,依然保持着关机状态。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和刘鑫基本是天天宅在家中。期间,刘婷婷几乎天天会给我来上一两个电话。
    刘鑫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我别无选择,只能跟着他一起爆发。这天中午,刘鑫说:“要不找赵欣儿试试?”
    我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刘鑫的脸色,特认真,我说:“要找你找,我现在看见她觉得很尴尬,你懂的!”
    刘鑫毫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把她电话给我!”
    我如实的把赵欣儿的电话给了刘鑫,刘鑫立马拨打了过去,通了,开上了免提。
    赵欣儿很懒散的说:“喂!”似乎在睡觉。
    刘鑫客气的说:“呵呵,欣姐还在睡觉啊?我是刘鑫。”
    赵欣儿立马语气正常的说:“哦,是你啊,有啥事吗?”
    刘鑫说:“我这儿出了点事,不晓得欣姐能不能帮帮忙?如果欣姐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屏气凝神的听着,能不能发生逆转就看赵欣儿关键的一句话了。显然赵欣儿有些顾虑,沉默了一会儿,说:“什么忙?你先说来听听,能帮的话,我尽量吧!”
    刘鑫说:“我和冉熙被公司的一个经理给……给打了,但前提是那经理想惹事。估计欣姐也晓得,这儿的部分本地人本身就有歧视心理。”
    我高耸眉头,心中说,你妈,你和赵欣儿说事,别把我扯进去,MB的。
    赵欣儿一惊,说:“被打了?那你等等,我最迟明天答复你,不过你放心,这事一定给你解决。”
    挂掉电话后,刘鑫得意的跳起了不协调的芭蕾式天鹅舞,眉飞色舞的嚷嚷道:“当那个当,当那个当……”
    我一想又有些不妥,说:“喂,你有没有想过,赵欣儿就算帮忙了,那之后呢?”
    刘鑫静止了,想了想说:“这个,这个,到时候再说。”
    果真,第二天下午,赵欣儿给刘鑫来了一电话,叫我和刘鑫去凤凰饭店。去了饭店,老位置,赵欣儿向我和刘鑫介绍了一男人,看模样,三十岁左右,称呼他为李哥。至于李哥是干什么的,赵欣儿没说,只是对我和刘鑫讲,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李哥,同时相互留了电话。
    饭桌上,李哥问:“你们想怎么办这事?”
    我心想,难不成又可以杀之而后快?
    刘鑫看了看我,示意我说,我犹豫了下,说:“能搞死不?”当然,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他们三人脸色立马暗淡下来,李哥微笑道:“这恐怕……”刘鑫立马接过话,说:“不,不,不,随便教训下就是了。”
    最终,刘鑫想了个招,把孙子治叫到我们的住处来,等他来后,再来一个报复。想要孙子治来,动动嘴角应该没问题。事情商量好了,约定在第二天。
    吃了饭,走出饭店不远,我和刘鑫都收到赵欣儿的一条信息,“事情解决好后,包一个红包,吉祥点的,比如888、999,上千的话就包个2222或者8888,意思下就行了,李哥也不在乎这点钱。李哥叫来的人就不用包什么红包了,晚上随便请他们玩玩就成。”
    刘鑫执意说要自己掏钱,最后我以之前赵欣儿给的两万块赢得了包红包的机会。商量了下,包几百块有失大体,但包8888又太昂贵,于是决定包了个好事成双,2222。至于考虑到李哥叫的人,本想是一人给他们找个小姐,但仔细一琢磨,最低消费一人也要一百,再加上开房钱,不说多了,50总要吧?万一有20人,有点亏。不干,还是随便找个KTV让他们自生自灭去。
    第二天,在李哥来的20分钟之前,刘鑫终于开机了,给孙子治去了一电话,通了,说:“姓孙的,我和刘婷婷的事希望你别在搅合了,他又不喜欢你,你为什么非得让我也不许和他谈恋爱?”刘鑫说,不能对他太凶,怕他怀疑,不敢来。
    孙子治那是一个乐,说:“哎呀,你孙子竟然开机了啊,哟!胆儿肥了吧?是不是皮子又发痒了?要不要我再来给你松松皮?”
    刘鑫故意结巴的说:“我……我……告……告……告诉你,你就是要和刘婷婷在一起,我还要和她住在一起。这不关你的事。”
    孙子治惹怒了,说:“哎呀,你孙子,看样子真是皮子痒了,信不信老子今天又收拾你?”
    刘鑫说:“姓孙的,你这样很变态,你知道不?我真不想骂你,你个变态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